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生死簿 > 第138章 道家新秀1

第138章 道家新秀1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明月当空
    香香去找江怡琴了,他倒是会找人安慰,想想他平时乐观的性格,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终于脱了束缚,这位神秘的谷姓女子走了之后。院子里的树竟然奇迹般的都没了,只剩下墙角茅厕边有一颗杨树立在那里。

    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交代:“最近做的不错,我得去找香香,顺便也找那个影初接触一下,你去一趟长沙吧,我想你也会很好奇亲生父亲是什么样子的。”

    我眼圈一红。说:“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把我养大的父亲。”

    他笑了笑,说:“那是不会错的。你母亲也很想你,她现在也在长沙。路上小心。”

    他急急忙忙的走了,给我留下了一个地址。让我顺着地址去找。我仔细一看,上面写着一个完全陌生的地址:一个叫洞阳镇的小地方。

    这个陌生的名字立即吸引了我全部的心思,我急匆匆的就像赶往那里。本来继续走千里桩是最快的方式。可是胖子不在,我试了半天竟然仍然不能启动,只好另想办法。

    最后乘了火车。买票上车,坐在座位上开始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心情。在车上坐了几个小时。昏昏欲睡的时候,很偶然的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我猛地站起来喊道:“焦丁丁!”héi yāп gê

    她却好像没听到似的,自顾自的挤进了下一个车厢走了。旁边被我站起来时撞了一下的大叔不满的说:“认错人了吧?”

    我没理会他,考虑是不是追上去,但想想叫住她之后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很明显她是跟胖子的亲生母亲有某种关系,虽然邵旭东死了,但也不是她下的手,追上了又能怎么样?

    我颓然的坐下,想起来邵旭东,心里有些伤感,自从我那次帮他解除了诅咒之后,他虽然没有过多的表示什么,但能感觉到他从心底自发的亲近。没想到却死在了这里。他跟我们不一样,只是个普通人,这让我怎么跟同学老师还有他父母交代?

    身边的大叔甩着一口奇怪的腔调说:“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我以为他要跳什么刺,不高兴的说:“怎么?我有什么不正常吗?”

    “你看看你脸上,怎么这么红?”

    我这才感觉到,脑袋似乎有些昏沉,好像发烧了。难道要生病了?我摸了摸头,果然是有些热。但也不是特别严重,满不在乎的说:“没事,还有几个小时就到站了。”

    谁知道就这几个小时,竟然越来越难受,刚开始是眼皮睁不开,身体有些疲倦痛疼,到后来干脆连直起脖子都感觉到累,最后意识都迷离了。

    昏昏沉沉的感觉到有人在抱我的脑袋,一个女人说:“小伙子醒醒,把这退烧药喝了,不然怕是要出事。”

    我想抬起手来,却根本没有力气,身上冷的出奇,然后感觉到自己的嘴巴被人撬开了,灌进来些救命的水。后来才感觉到好些,勉强睁开了眼睛,之间周围站了几个人,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女人说:“好些了吗?下一站赶紧下车去医院查查,你这烧发到四十度了,不要命了吗?”

    我勉强的答应了一声,又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就听到那女人继续说:“我也只带了孩子用的退烧药,不知道管多长时间,你们最好让他下一站赶紧下车去医院。”

    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病的这么厉害过。似乎自从高中休学之后,就没有生过病,没想到这么一病就这么的厉害。

    果然没过多久,就被人扶下了火车。一个铁路警察扶着昏昏沉沉的我上了一辆车,似乎是要送我去医院。

    我虚弱的已经无法辨识真假,配合的上了车,感觉车上跟外面一样冷。就听到有个男人说:“去市医院,快点。”

    巨大的推背感让我感觉到放松,终于去医院了。头疼欲裂,我就像是一个小小的人正缩在角落里,默默的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到这个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是普通的感冒,直到一个突然的刹车,我整个人重重的拍在前面的座椅上。

    司机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妈的不要命了,敢这么拦车!”

    外面却没有人出声,我旁边的警察伸出头去恼怒的说:“赶紧让开,我们这是去医院救人,耽误了救命你负责吗?”

    我勉强撑起身体,看到一个陌生女孩正缓缓走到左侧车门,只一把就把车门扯掉了,一只手变得非常长,抓住了我背上的衣服,直接提出了车门。

    我瞬间明白,这是不知道又是从哪儿来鬼怪盯上我了。

    两位警察受到了惊吓,司机果断开车走了。我被这个奇怪的女人拉着到了路边,她重重的把我摔在地上,就不管了,自顾自的沉默了好久。我纳闷的想,姑奶奶你把我劫下来到底要干什么?要杀要打给个话吧。

    可是我已经虚弱到连话都懒得说的程度,阿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上次收到了太重的伤。

    过了十多分钟,她终于开口了:“我虽然很讨厌你,但也绝不容许你这样被人给害了!”说完她伸手放在我脑袋上,我只感觉到温温柔柔的一种奇怪的力量从我的头顶传进脑袋,顿时感觉到清爽许多,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在救我。

    我看着她年轻的样子,再想起刚才她说话的声音,心中涌起一种怪异绝伦的感觉,因为我一听到她的声音就明白过来,这就是把我和父亲绑在树顶的那个女人,只是没想到样子竟然会这么年轻。

    是胖子的亲妈,父亲的旧好,那个蜀山的大妖。

    真没想到这个应该把我看作是眼中钉的女人,还会出手救我。

    她接着说:“真是一群愚蠢的猪,为了躲我,把那女孩子藏起来,可是你看你现在,连这普通的魔虫嗜脑都对付不了。”

    她又一次提起那个女孩子,我心里忽然想起来一个不太敢想起的名字:英姐。

    已经好久没有联系她了,只是固定在每周五的时候发个短信,问一问安好。

    然而这位脾气古怪的阿姨虽然救下了我,却对我的态度却难以捉摸,这句牢骚话说完之后,就再也懒得对我说一句话。偶尔看我一眼,也像是污了她的眼睛一样赶紧的移开眼神。这让我心里更是些忐忑不安,想着赶紧逃离,想了想还是接着往长沙赶。

    我以为她会走掉,但却意外的发现她跟着我又到了火车站,也不买票,就远远的跟着我上了火车。那查票的人也变成了瞎子,这么大个人不买票竟然看不到。

    找到了我自己的位置坐下,我慢慢的恢复了力气和生气,心态也稳定下来。车上人不多,少女般的古怪阿姨坐到了我对面,让我感觉有些别扭,可是她一言不发,闭着眼睛打坐。

    我对面原本是有人的,是个穿着很讲究的中年男人,也不知道中什么邪了,她一来,那人就乖乖的走远了,好像是跑到餐车吃饭了。

    大约半个小时候,火车已经开过了下一个站点,我发现这个阿姨的表情有些奇怪,她似乎脸色越来越难看,睁开眼睛精光四射,在一刹那间,我感觉到致命的危险,在指环内养伤的阿竹突然出现在我的前面。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对面这个叫谷霜的女妖就像马上就要爆炸的炸药一样,瞬间就能将我炸的粉身碎骨,尸骨不存。

    但是片刻之后,我和阿竹都有些楞的互相看看,因为没有任何事发生,对面的谷霜阿姨还是好好的在那里打坐。那种危险的感觉却再也找不到了。

    我擦擦头上的冷汗,阿竹不明所以的看了谷女妖一眼,又回去了。谷女妖睁开了眼睛,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弄个护身鬼,也算是那群猪不算太愚笨。你也算是有福运的人,我家香香的事还得靠你照顾。”

    我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她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她的儿子替我而死,不是应该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的那种态度吗?

    当我点点头然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时,却发现她已经离开了,然后原本应该坐在我对面的男人回来了。他显得有些迷茫,跟旁边的同伴说:“你说我这脑子糊涂的,想好的去餐车吃饭,转了个圈就回来了。”

    我心说你哪里是糊涂,你是一时走运被妖怪迷惑了好不好。正想着终于松一口气呢,从前面车厢走来两三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个奇怪的东西。这三个人让我眼睛一亮,两男一女,要说长相和穿戴也是普通,可就是往那一站,眼中透露出来的精气神就让人不敢忽视,似乎他们站在那里,车厢里的其他人就全都成了凡夫蝼蚁。

    这三人中最亮眼的还是中间的那个女孩,虽然个子比两边的男生矮,可是一件洁白的运动衫和简单的马尾辫,配上一双星星般双眼,让我竟然有些不敢直视。

    他们三个在车厢头看了一下,女孩点了一下头,一个男孩开始往车厢里面走来,走到我座位旁边的时候停下,这让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