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前科萌妻,请入瓮 > 第七十章:幸福的开始(大结局)

第七十章:幸福的开始(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离兮
    如果现在不是因为怀着孕,她都想立马做手术了,这张脸,虽说司亦萧不介意,家里的人也没什么介意。可是她终归还是想出去啊,不能每次都带着纱巾吧。

    安叶忽然想到一件事,看了眼司亦萧笑的神秘,“老公,你身边有没有特别优秀的单身男士啊?”

    司亦萧不明所以,挑眉问道:“有你老公在,谁还能比你老公更优秀?”

    安叶只觉得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她让自己尽量心平气和。咬牙切齿的笑道:“那除了老公以外的第二优秀人员呢?”

    “少钧?子寒?”

    安叶磨牙,“除了他们两个。”

    江少钧已经有了思涵姐,洛子寒比汤媛还小,也排除在外。

    “很多,十八岁到五十岁优秀的单身或者离异的很多,老婆,你要干嘛?”

    安叶凑近,笑眯眯的说,“那你看着合适的,给媛媛介绍一个呗。”

    上次母亲说媛媛打算不结婚,找她让司亦萧帮媛媛介绍个男人,她不能真让媛媛做单亲妈妈吧,这个忙,她当然要帮。

    司亦萧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他老婆想当他面爬墙呢,还好,虚惊一场。

    “媛媛的事,我会留意着。”

    安叶特意嘱咐道:“你把关严一点,可别找一个像周颂海那样的。”

    “老婆。放心,保证让媛媛满意。对她好的。”

    现在每天安叶主要任务是安心养胎,次要任务是给汤媛物色好的男人,司亦箫把公司的事情也都拿到家办公,有需要的也会进行视频会议。

    他现在的任务是陪老婆养胎,安叶的肚子也渐渐大起来,她也不想带着纱巾出去,干脆就成天在家了,每天的生活是简单而幸福。

    自从上次安叶找司亦箫商量过汤媛的事,司亦箫之后也故意带了一个三十岁左右沉稳帅气的男人回来谈事情。名叫刘哲,刘家与司家有生意往来,而刘哲算是奋斗青年了,出生农村,一个人打拼,目前也有属于自己的公司,司亦箫当初看中的就是刘哲的稳重与刻苦才选择与刘哲合作一个项目。

    刘哲是典型的理工男,到现在二十八岁了也没有一个女朋友,之前大学倒是有过一段感情,可是因为身份的差距,最后无疾而终。

    安叶知道刘哲是司亦箫带回来准备撮合汤媛的,安叶与安母当然努力为两人创造机会,安叶与安母当初还担心刘哲一名成功男人,汤媛又是离异女人,怕是要费一番周折,可令大家跌破眼镜的,刘哲在见到汤媛的一瞬间就动心了,而之后得知汤媛是离异的女人,那心就活泛了。

    之后不用安叶给两人创造机会,刘哲也是有事没事的往司家跑,汤媛当初还没有感觉出刘哲对他的意思,直到刘哲在两个月后对她求婚了,汤媛这才后知后觉。、

    汤媛当时就傻了,还没等她反应,肚子却是一阵疼痛,汤媛脸色一白,感觉下面有什么暖暖的东西流出来,才知道是羊水破了,要生了,刘哲当时也是傻了,是被汤媛这突发的状况给弄傻的,刘哲迅速反应过来,抱着汤媛就往医院去。

    本来想躲在远处偷看的安叶与司亦箫也立马跟着去了医院,汤媛被送进医院没有半个小时就生了,是个男孩,当时刘哲抱着软乎乎的婴儿,理工男的心柔成了一片,汤媛见刘哲是真心喜欢这孩子,想起之前的求婚,她的心也有了一丝异样。

    汤媛住院的这段日子,刘哲是天天陪着,忙里忙下的,如果说当时只是感动,那现在恐怕就是心动了,可是汤媛想到自己的情况,心终究还是不敢交出去。

    一周后,汤媛出院。

    “媛媛,你看这小家伙多精神啊。”安叶逗乐着小宝贝,小宝贝刚睡醒了,精神得很,在刘哲的怀里,黑葡萄的眼珠直溜溜的打转。

    安叶是怎么看怎么喜欢,司亦箫瞧了一眼,心里勉强觉得还是长得可以,当然在他的心里,肯定是自己的孩子最漂亮,再过三个月,他的孩子也要出生了。

    汤媛此时母性的光辉可是无限放大,“这小家伙最会折腾人了,非要人抱着,不然指定哭。”

    安叶撇了眼刘哲,贼笑道:“你这不是有一个专业奶爸嘛,又用不着你抱,多好啊。”

    安叶的话让汤媛一阵脸红,刘哲嘴角抿着浅笑,“以后都我来抱。”

    这话说的直白,汤媛心里是极其复杂的,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知道刘哲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而且还是司亦箫都认可的,那肯定不会看走眼,可是汤媛却觉得自卑,刘哲一而再再而三的直白,搅乱了一池春水。

    汤媛的沉默,让气氛变得尴尬,安叶一笑,转移话题,“媛媛,小宝贝的名字取了吗?”

    汤媛说,“汤诚,我希望他以后做人诚诚实实。”

    刘哲知道汤媛的顾虑,也没有逼她,但是每天还是很勤的往司家跑,安叶的肚子大了起来,行动开始不方便,也懒得动,司亦箫听医生建议为了让她多走动走动,便每天抽出一个小时扶着安叶在后园慢走一个小时。

    司亦箫处理好的文件都会让秘书美琳直接来司家取,现在司亦箫几乎把工作都交给了下面,美琳一个人忙不过来,也把陈瀚从蓉城调了回来。

    公司上下都知道他们的总裁在家陪总裁夫人养胎,这让他们对神秘的总裁夫人是好奇的不得了。

    而每天去司家取文件便是美琳最开心的时候了,因为她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总裁夫人,只可惜每次都隔得有些远,不能看的太清楚。

    安叶见这段时日杨思涵都没有来看她,也没有她的消息,后来才从司亦箫的嘴里得知杨思涵去了法国,江少钧听说后也跟着去了,安叶真心希望这次他们两个能修成正果了。

    这边是和乐融融,而远在中非一家地下娱乐城里,莫云瑶与宋小雅两人脸上带着纱巾,周旋于各色的男人之间,当她们被送来的第一个月,莫云瑶由于不‘听话’可没少被折腾。

    正如司亦萧所说的,两人的容貌虽然被毁,可那身材也是尤物,让男人们是看直了眼睛,这家娱乐城早就收到司亦萧的嘱咐,多多‘照顾’二位,于是莫云瑶与宋小雅每天至少接十位不同的男人,有的男人变态,直接用皮鞭抽的莫云瑶皮开肉绽。

    在第一个月,莫云瑶几乎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尤其是下面,可这样的她却更惹那些饥渴男人的眼红,恨不得拆骨入腹。

    这日,莫云瑶与宋小雅身着暴露,几乎是衣不蔽体在台中跳着火辣激情四射的舞蹈,整个人身上散发着糜烂的气息。

    在被送入这里的那天,莫云瑶就知道自己一辈子完了,她没想到安叶还有清醒的一天,失去孩子,失去做母亲的资格,现在更是沦为男人的玩物,以前那嚣张的气焰早就被消磨殆尽,而有一天有一个人告诉她,蓉城的父母被顾浩逼的穷困潦倒,公司被收购,那一刻,莫云瑶只觉得她自以为是的爱情真的是大错特错了。豆木叨才。

    爱上顾浩,是一切错误的开始。

    三个月后,司家乱作一团,安叶要生了,司亦萧虽然早有准备,可是当安叶肚子坠疼的那一刻,他还是愣了三秒,然后赶紧送去医院。

    医院走廊处,听见里面安叶的惨叫声,司亦萧烦躁的来来回回的走,心也跟着安叶一声声的惨叫而隐隐作痛,他发誓,就要一个孩子,不管男女,他都不要让安叶再受这样的罪了。

    安母双手合十的作祈祷状,安父与司老爷子稍镇定一点,见司亦萧走来走去,司老爷子怒道:“你给我坐下来。”

    司亦萧哪里坐得住啊,全当司老爷子的话耳旁风了,安叶这次可没有汤媛幸运,足足三个小时才把小家伙生下来,手术室开了,医生抱着孩子从里面出来,还没说话呢,司亦萧就冲了进去。

    医生愣了愣,孩子不是在她手里吗?这当爸的怎么往里面冲啊。

    “是男孩女孩?”司老爷子有些激动的问。

    医生一笑,恭喜道:“是一个漂亮的王子,足足八斤呢。”

    安母安父与司老爷子一听,皆是激动,刚出生的婴儿还没有长开,看着也不漂亮,可那眉眼与安叶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其它的就长的随了司亦萧,简直是两人的结合啊。

    安叶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已经累的睡了过去,司亦萧看着满头大汗的安叶,那是心疼的不得了,司老爷子让他看看孩子,他都懒得看,“这孩子真是来讨债的,八斤重,难怪叶儿那么辛苦。”

    司老爷子无奈笑骂了声,哪里有人嫌弃自己孩子长的重啊,安母也是哭笑不得,医生却感觉难得,现在哪个准爸爸不是孩子一出生就围着孩子,哪还管孩子他妈啊。

    司家的重孙一出生,那可是一件大事,司老爷子是笑的合不拢嘴,安父安母整天围着孩子转,司亦萧却是整天围着安叶,孩子他至今还没去看一眼呢,安叶看着为她忙上忙下的司亦萧,不满的道:“你是对儿子有多不满啊,你连看都不去看一眼,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是不喜欢孩子。”

    司亦萧看着她,心里冤枉啊,嘴上却还是说道:“老婆,我待会就去看。”

    安叶心里无奈的不行,却也暖的不行。

    安叶出院后,司家就开始筹备婚礼了,司老爷子的打算是等重孙百日宴,司亦萧与安叶就举行婚礼,来个双喜临门。

    司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司亦萧一听他老子的婚礼还要被臭小子的百日宴给占了一半,顿时就不爽了,那个脸整天都是黑黑的,奈何安叶一锤定音,婚礼就与百日宴一起举行。

    安叶看着郁闷得不得了的司亦萧,心里是笑翻了。

    小家伙的名字是司老爷子与安父一起取的,司轩逸。

    婚礼定在了百日后,那安叶到时可不能还蒙着面纱做新娘吧,司亦萧之前准备好为她做整容手术的人,手术就定在一个星期后。

    而更主要的是,她现在这张脸不能把孩子给吓着吧,那她这个当母亲的真是失败了。

    小轩轩的出生让司家热闹了不少,小家伙很少哭,每天都是咯吱咯吱的笑,现在小轩轩也长开了,白白嫩嫩,正如当初安母所想,将安叶与司亦萧两人的精髓全遗传给轩轩了,漂亮的不得了,长大后又是妖孽一枚。

    司亦萧抱过一次,太软了,小轩轩见到司亦萧就笑得欢乐,还不停的吐泡泡,萌得不行,司亦萧一下子心就被萌化了,这是他与叶儿的孩子,果然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孩。

    正当司亦萧高兴着,忽然感觉手上湿湿的,才知道小家伙尿尿了,司亦萧的脸顿时黑了,小家伙还不知道他爹地怎么了,反而笑的更开心。

    一旁的安叶见司亦萧被自己的儿子给整了,也是笑的不行,自此之后,司亦萧可不敢抱小轩轩了,奈何小轩轩一看到司亦萧,就想扑腾过去,司亦萧权当没有看见。

    汤媛吐槽,“哪里有你这样当爹的。”

    司亦萧看了眼刘哲怀里的孩子,十分淡定的说,“专业的奶爸,还是刘哲适合啊。”

    安叶,“、、、”

    汤媛,“、、、”

    刘哲扬唇一笑,“诚诚很好带。”

    这是绝对的挑衅啊。

    汤媛开始是不敢接受刘哲,在之后刘哲对她们母子的细心呵护下被感动,才迈出了那一步,后来刘哲也把汤媛从司家接了出去,本来刘哲想与汤媛举行婚礼,可是汤媛却不答应,最后两个人就只是扯了结婚证。

    一个星期后的手术很成功,安叶脸上的疤痕虽然没有百分百的去掉,脸上只有一道粉嫩的疤痕,如果不近看是看不到的,而且洛子寒给了安叶一盒药膏,说涂了这个脸上的疤痕会再淡化一些,就算不能完全淡化,平日里化点淡妆,也完全遮过去了,依旧是当初那张完美的脸蛋。

    司家孙子的婚礼,重孙的百日宴,那可谓是非常隆重盛大,一向低调的司;老爷子发话了,婚礼与百日宴往最豪华最大的办,而司家的喜事,早就在京城传开了,司老爷子还没有发请帖,司家的大门也快被踏破了。

    司老爷子这次高兴,不管是巴结的,真心的,都统统收下,前面忙的热闹非凡,而作为婚礼的主角,安叶与司亦萧却是闲得自在。

    安叶带着小轩轩在后园玩,而且她也让汤媛把汤诚经常带来玩,两人当初还说做亲家,现在两个都是男孩,两人的美梦破碎了。

    汤媛曾经有一次玩笑说让安叶再生一个,司亦萧当时就冷了脸,“要生你与刘哲生去,我才不让老婆再受罪。”

    刘哲旁边接话,“媛媛自然会再生一个的。”

    汤媛,“、、、、”

    安叶,“、、、、”

    洛子寒为了司亦萧的婚礼可是忙前忙后,用司亦萧的话说,想当伴郎,不敢点实事怎么行,也是洛子寒就被抓来当苦力了。

    眼看婚期将至,杨思涵与江少钧却还没有消息,安叶问道:“老公,思涵姐还没有联系到吗?”

    “放心,到时他们会来的。”

    安叶叹了一口气,“希望吧,不知道江少钧追到思涵姐没有,我还等着思涵姐给我当伴娘呢。”

    杨思涵与江少钧是在安叶与司亦萧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回来的,看着两人手牵着手,和好如初,安叶是一阵高兴,就连小轩轩也手脚扑腾咯咯的笑。

    举行婚礼的地点就设在司家别墅,整个京城,再也找不到比司家别墅更合适的婚礼场地了,整个场地充满着浪漫与幸福。

    来参加婚礼的都是京城跨越军政文商娱各个领域有名望地位的人物,还有社会各界的精英人士,超过两千人的宾客,这是京城有史以来最豪华的婚礼了。

    婚礼场地如司老爷子要求的,奢华,气派,司家少夫人一直是京城的神秘人物,大家都是只闻其名,可从未见过其人啊,这次当真的能一睹风容了。

    安叶一直住在司家,所以司老爷子安排司亦萧让人从司家出去在京城主道上绕一圈再回到别墅,洛子寒如愿当了伴郎,乐的屁颠屁颠的,江少钧也是伴郎团之一,杨思涵做了伴娘,司亦萧也叫来了秘书美琳做伴娘,美琳可是开心的晕晕的。

    一百辆法拉利的跑车,主婚车与伴郎伴娘车都是兰博基尼,用安叶的话说,这真的是太拉风了。

    司亦萧早就给交通局打好招呼,一行人可是浩浩荡荡,畅通无阻,当绕了一圈看时间差不多了,车子在司家别墅停下,而在不远处,看着司亦萧与安叶的婚礼,顾家兄弟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有祝福,有不舍,他们心中的女孩,在今天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安叶穿着洁白的婚纱,今天,她无疑是世上最美最幸福的女人,挽着安父的胳膊,朝着红毯的另一端走去,红毯的另一端,站着她今生将相依相伴的男人,司亦萧。

    她此刻脚下的每一步,都是向幸福迈进。

    从前受的痛苦与不幸,都是为了这一刻极致的幸福。

    司亦萧看着自己的新娘朝自己而来,那是他一直梦寐的事,或许从见她的第一眼,他就是如此想的,让她成为自己的新娘。

    许她一世欢乐,一生幸福。

    浪漫唯美的音乐悠扬,全场的宾客无不惊叹新娘的美丽,当安叶的手交到司亦萧手里的那一刻,仿佛他们就该在一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小轩轩在安母的怀里,今天也穿的喜气洋洋,软软糯糯,像个水晶包子,是他们见过最漂亮的孩子。

    耳边听着牧师的声音,安叶与司亦萧眼里此刻只有彼此,不用那些誓词,他们也会相伴到老,一生幸福。

    “我愿意。”

    “我愿意。”

    牧师的话落,司亦萧与安叶同时说道,都不用牧师再说第二遍了。

    当戒指套上无名指的那一刻,安叶红了眼眶,当初司亦萧送她钻戒,她收了起来,没有戴,他说会给她一枚最独特,配的上她的戒指。

    汤媛站在刘哲身边,刘哲抱着汤诚,也是幸福的一家。

    杨思涵依偎在江少钧的怀里,感动的一塌糊涂,江少钧温声说:“到时我们也办一个这样的婚礼。”

    杨思涵抬眸一笑,摇头,“有你,就已经是最好的婚礼。”

    今天江氏夫妇也来了,司亦萧早就看见,也权当看不见,今天是大喜日子,不管他们是来祝福的还只是走过程的,都与他无关。

    安叶也瞥见人群中的江氏夫妇,也只是淡漠而已,当牧师请家长上场时,安母将小轩轩交给安叶,与安父上去,司老爷子当然也得上去。

    安叶与司亦萧十指相扣,相视一笑,幸福从这一刻,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