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痞子术士 > 706离别

706离别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听叶
    燃走出那个豪华的地下宫殿,已经是第三天的正午。怡红院(.yhy99.)也就是说他们在下面整整待了一天两宿。

    一天两宿的时间,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十分的短暂,但是在吴挂

    平看来却是度日如年。

    走出假山的第一刻,吴挂平先就仰望着天空。深深地吸了一

    口气。她平生次感觉到这艳阳高照是如此的美好。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如果换在两天前吴挂平绝对不敢相信事情居然如此轻松的就解决了。可事实胜于雅辩。

    她母亲的问题。威廉的问题。最主要的是她自己的问题。都这

    么轻易的解决了,虽然偶有遗憾,比如威廉。政养并没有完全的放

    过它。而是交给了约瑟夫带着它一起离开了这里。并没有如她母亲

    所请求的那样放过它。更不要提替他还魂了。但是这种遗憾并不让

    人觉得怅然。只会让人觉得政养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并不是一个是

    非曲直不分的人。也不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喜好来办事。所以这种遗憾也只是在她心中一闪而道。剂下的只有感激了。

    老实说,就算是所有的问题都已经烟消云散,她依然还是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这一切来的这么的让人措手不及。让她连一个整理自己思绪的

    时间都没有,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去感受过程,就结束了。

    偷偷的膘了一眼政养。现他脸上始终都带着一副懒洋洋的无

    所谓的笑容,仿佛之前的危险经历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经历罢了。但是在她吴挂平心中却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她想,如果还有下辈子,恐怕她都不会忘记这令人刻骨铭心的

    经历。 ”你。o”吴挂平犹豫了少许。最终还走决定问出自洞书吧细甩日饱随姗不一样的体骑

    “也就是说并不是有绝对的把握?”吴桂平注意到政养刚才的措辞用了一个“应该”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吧?”政养硬着头皮的否认,老实说连他本人都没有太绝对的把握。

    吴桂平仔细的看了政养一眼,突然笑了笑:“我听吴苗说起过

    ,你曾经答应过她,说你会追求我的?”

    政养猛然干咳了一声,大是尴尬的避开了她的视线小声解释道

    :“对不起。那个。那是我被吴苗这个小丫头的没有

    办法了。而且当时我也没有答应她。所以你干万不要在意 ”。“没有关系。”吴挂平脸色一黯。“其实我个人倒是很期待能

    有个男人追求我,你也知道,三十年来我还从来没有享受过男女之

    间的那种情感。我甚至都没有敢奢求过这种感觉

    “没有关系。”政养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对这个女人产生的一种莫名的怜悯,“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去放心的享受这种感觉。”

    “是的。”吴挂平目不转睛的看着政养,“一年前的时候我还在极力的控制自己这种感觉,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加的重要,我拼命的压抑自己。可是现在我突然想通了

    政养笑了笑。那是因为你的一切都改变了。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吴挂平笑了笑,“如果没有能让我心动的男人出现,就算是我没有问题。我也不会如此。问题是能让我心动的男人出现了

    “那我要恭喜你了。”政养大是好奇的“哦”了一声,打心底

    的也是为这个女人高兴,不管怎么说她能走到今天也很不容易了。

    “其实我突然现我可能在一年前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的对他动心了。”吴挂平显得若有所思,“但是当时的我因为以前从未经历

    过这种懵懂的感觉。所以并不确定这种感觉的真实可靠性。当然也

    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我身体的原因

    政养大为感慨的点了点头。这个女人虽然饱经世事,但是从另

    外一方面来说。在情感方面她却单纯的像一张白纸。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

    “当我最终明白这种感觉之后,我却现这个男人对我并不感兴趣。而且他的身边也不乏漂亮善良的女人。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吴桂平幽幽一叹,言语之中的不甘之色溢于言表。

    政养大是无语,这种事情他实在是无法给出什么好的建议,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应该告诉她一点什么?毕竟这个女人对于感情方面

    太单纯了。

    思索了少许之后苦笑道:“如果这个男人还单身,你可以去争

    取一下。如果这个男人已经成家了你最好是放弃,毕竟这样的男人就算是争取到了也不值得你去爱。”

    “我也是这么想的。”吴桂平看着政养,“这些天我想了很多 。一直在做着天人之争。思来想去。最终我还是决定给自己一个交

    代。我决定不在去尝试压抑自己的这种情感。”

    政养点了点头:“女人就应该这样。要敢爱敢恨,我支持你这

    么做。”

    “可惜的是,当我最终不想再压抑自己的时候,这个男人却要

    离开了。”吴桂平表情有点激动,这或许是因为他三十年来始终都没有对男人动情的原因吧,所以在这方面显得很笨拙。

    “你政养微微一愣,心中大感不妙,因为他

    突然现这个女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劲。

    “我尝试着想抚留他,但是却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吴挂平看向政养的眼神越的炙热。“不用这么看着我,是的。这个男人就是你!”

    政养大汗淋漓,干咳了两声刚刚准备委婉的拒绝时,坐在身边

    的吴桂平突然纵休入怀,扑到了他的怀中,颤声道:“政养,你不是那种第一眼就能让女人倾心的男人,但是你绝对有能力让女人对你日久生情。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很短暂,但是我们认识的时间却不短,不是吗?从第一次你帮我解决了困扰了我许久的问题之后,

    尤其是那次晚上你带着我去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公墓之中……从此,你就在我的脑海之中留下的深刻的印象,而且挥之不去,这一年来,我的脑海之中时常的会想起你

    政养扬了扬手,有心想要将这个女人推出怀中,最终却是悬停

    了半空之中。换着以前他一定会为此沾沾自喜,但是此刻的他心中

    却是没由来的升起了一股苦涩的感觉。

    “我常常在问自己,为什么会没由来的想起你?”吴挂平斜靠在政养的怀中,微微的闭上了双眼。“直到你来到这里,来到了我

    的身边,我才想明白了这种感觉。严格的说,应该是我们一起在地

    下你将我抱起来放入到棺材里面的时候。那一刻,你的眼神,你说

    的每一句话。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一刻。我在想或许这就应该是那种爱的感觉吧?所以请你不要拒绝我

    政养喉咙一阵干哑,苦笑道:“我是一个不值得女人去爱的男

    人。我没有责任感,我有无数的缺点,最主要的是,我是一个没有

    将来的男人,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是怎么样?下一个落脚

    的地方在哪里?我还

    吴挂平轻轻的伸手梧住了政养的嘴巴,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你很男人。无论是遇到任何危险,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不用有任

    何的担心。而且正是因为我知道你这一走我们再见面的机会十分的

    渺茫。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阻止自己压抑这种情感。如果我错过了这个机会,我想我会后悔一辈子。”

    政养无奈的苦笑道:“你知道你今天对我说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是解脱了,但是我却困住了。原本我就已经无法再承担任何的感情负担了。你今天突然如此,让我政养情何以堪?”

    “你是男人嘛。”吴挂平娇媚的一笑,顿了顿之后小声道:”知道我为什么要突然跟你说起这件事情吗?”

    “或许你是想让我临走之前给我一些安慰吧?”政养苦笑不已。

    “为什么不说是我为了让你记住我呢?”吴挂平反问了一句,

    “我知道你之前其实已经忘记我了。”

    政养呆了呆,这的确是一个让人不要忘记她的好办法。

    “可是我觉得仅仅如此你对我的记忆依然不会刻骨铭心?”吴桂平突然笑了笑。

    “那你还要如何?”政养大是费解,总不能在他身上咬一口,

    留下一个今后好相认的暗号吧?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选择这辆车来送你吗?你知道的,我的

    车库里面有很多款式的车。”吴挂平不自觉的避开了政养的眼神。

    “是不是因为这辆车的空间足够大,坐在上面足够舒服?”政

    养的回答很让人好笑。如果是这样,那么吴挂平就不会刻意的问他

    了。吴挂平摇了摇头,横了他一眼道:“那走因为这辆车封闭性能

    极好,无论是我们在后面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我的司机都不知

    道

    政养呆了呆,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的让人浮想联翩?

    刚刚要说话时。吴挂平突然搂住了政养的脖子,脸色一阵潮红 。轻声道:“我的司机没有走高到机场。也就是说现在到机场的

    时间至少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说我一直向往却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男欢女爱”

    政养脑海猛然一蒙。好像被电击了一样。呆在那里。他怎么也

    没有想到这个一向循规蹈矩事事保守的女人居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

    举动?

    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怡红院(yhy99.)毕竟她前三十年说白了根本就没有甚至

    连想都不敢想过这种男女情感上的事情。突然之间一切都接触了,

    那种心底的狂热自然是一不可收拾。

    只是他政养却是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疯狂的转变。

    刚刚准备拒绝时,吴挂平的身休整个挤到了他的怀中,性感的

    薄唇靠近了他的嘴边。轻声呢喃道:“不要试图柜绝我。这一刻没

    有任何人能阻止我去这么做。女人一旦是做出了决定。你们男人是

    永远无法理解她们的疯狂的。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可是我

    只是希望你能在你以后流浪的日子里面闲暇之余会偶尔的想到我。

    同时这也是让我自己不要去忘记你这样一个特殊男人的存在的唯一

    办法。这是唯一让我们彼此铭记对方的唯一一个办法。“可是。 。“政养想说的是让人记住对方的办法有很多种,不一定

    非要用这种办法?

    奈何吴挂平那性感的薄唇此刻已经毫无预兆的贴近了他的嘴唇 。那小巧的香舌略显生涩的探入到了他的嘴中。

    同时整个身体几乎是紧紧的贴近了他的身休之内。

    尽管她所有的动作显得极其的僵硬,没有丝毫的技巧,政养依

    然忍不住一阵迷醉。

    有心想要推开这个女人,但是当他稍微用力的时候。吴挂平却是按的更紧。整个身体近乎缠在了他的身上。

    好吧,政养承认,他不是没有力气将她推来,而是他没有毅力

    将她推开。

    更主要的是那一刻他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不知道能否解除的情蛊。很有可能这是他最后一次和女人有着如此亲密解除的机会了。罢了

    政养暗暗一叹,他原本就是一个对男女之事极不坚定的男人。

    挥了挥手,一直悬停在空中的手,终于落在了吴挂平的香肩之

    上。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体轻微的一阵颤抖,政养最终抛却了所有的顾虑。

    人生得意须尽欢!

    伴随着满室的香艳。二人彻底的沉醉在了其中。同时也少许冲淡了两人心中那浓郁的伤感的离别之愁。 。

    夏雪一脸伤感的走出了洗手间。眼角还略带泪痕。膘了一眼另

    外一边独自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西方面孔的女人抱着一个中

    国孩童呆的孙道临。急忙抹去了眼角的泪痕。随之而起的是一脸

    强颜欢笑。

    孙道临也是看到了夏雪。急忙朝她招了招手。

    “孙老您看什么看的这么专注?。夏雪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同

    时顺着他的目光朝着另外一边好奇的看过去。她注意到那个西方女人年纪在五十左右。那个孩童则是不到一

    岁。模样虎头虎脑。煞是可爱。让她忍不住有种想要亲近的念头。

    “那个孩子,你看他是不是长的有点像孙道临扭头一脸古怪的看着夏雪。“有点像政养?”

    夏雪呆了呆,急忙扭头朝着那个小孩看去。

    “先不要说相貌是否相似?”孙道临喃喃自语,“你看看这个

    小子的眼睛,活脱脱的就是政养的眼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

    的。还有那略微显黑的皮肤。不会是这个小子的私生子吧?。

    事实上夏雪在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也是忍不住呆在那里。政养

    这个坏小子身上最具有鲜明特点的就是他那双坏坏的又好似清纯的像雨水洗刷过的天空一样眼睛。还有他那略显黝黑的皮肤。

    而眼前的这个小孩子明显的和他是一摸一样。

    难道是夏雪心中狂震。可是怎么会是一个外国女人带着呢?还有为什么会在温哥华?

    眼看着那个女人带着孩子朝着洗手间那边走去,夏雪急忙要追

    过去问个究竟?

    孙道临突然道:“政养这小子终于来了。你们登机的时间快要

    到了

    夏雪额然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去,政养懒洋洋的朝着他们走来

    ,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那昏没心没肝的笑容,只不过这种笑容的背

    后似乎隐藏着一些别人无法看懂的东西?

    顾不得等到他走过来,夏雪扭头去寻找那个孩子的时候,哪里

    还有他的踪影?

    “看什么看得这么认真?”政养好奇的看着两人。

    “没什么?”夏雪笑了笑。因为心中想着刚才的那个孩子,所

    以连政养的表情有些古怪也是没有现。

    “吴女士没有什么问题吧?”孙道临显然是更加关心这个问题。

    “没有。”政养笑的很尴尬,“因为她临时有生意上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急着赶回去了。”

    二人没有在意,孙道临点了点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

    们早点安检准备登机吧。另外,吴苗拜托我跟你道别,她说以后会

    去中国找你的。”

    政养笑了笑,这个丫头自己刚才还念着她了。点了点头,扭头

    看了一眼夏雪,大是好奇的道:“咦,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不是的。”夏雪急忙摆手,“我只是刚才上洗手间的时候补妆的时候不小心

    政养大是好奇。这个丫头从来不化妆,就算是化妆也只是淡妆

    ,从来没有这么讲究过,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吧?

    想到之前她迫切的要到机场,甚至中途都没有等自己,好像很不正常啊。思来想去之后现找不出破绽,干脆也就不想了。人总是要有点秘密了,他不是也有自己的秘密吗?因为做贼心虚,所以也就不敢追问了尽存涧书吧脉胁甩功们

    和孙道临嘱咐了一些关于秦冰和吴桂平的事情之后,拉着夏雪政养朝着里面走去。

    看着政养和夏雪消失的背影,另外一边的墙角走出了截着墨镜

    的一男一女。

    “他走了。”女人喃喃自语,语气之中满是萧瑟。

    男人微微一叹,苦笑道:“如果我是师母您,刚才就会走出去。或者跟着师博一起回去。至少您应该见师博一面对他有个交代。

    您没有看见我师博那一脸失望的表情吗?那就是因为没有看见您。女人呆呆的看着远方,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小样

    ,很多事情你不懂。”

    “我不懂?”李小样螂哝了一句。“我是不懂,你既然来都来

    了,为什么要躲在这里偷偷的看着他离开?为什么要和夏雪推来让

    去?我师博又不是商品?我敢肯定在他心中一定会有你许沁的位置存在。”

    “这个不用你说。我比谁都清楚他心中有我。”许沁扭过头去 。“但是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他。在他的心中没有哪个女人是最重要的。我之所以不跟着回去。主要就是给他一个做出取舍的机会和

    时间。当然,我也不想让他太为难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这样看着他离去,恐怕以后你再没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了?”李小样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那就是命。我认了!”许沁幽幽一叹,扭过头头去。不经意

    间。脸上已经滑落了下来的豆大的泪珠。

    李小样心中恻然,装着没有看见她拭去脸颊泪水的动作,道:

    “我知道师母您可能是对师博有些失望。因为他见到夏雪之后就把

    您忘记了。甚至迫不及待的准备回国。所以才根心不见他的。其实

    我师博并不是这样的男人。他的有情有义你比我应该更加清楚。之

    所以这么迫不及待的回去,我估计应该是生了一些迫不得已的事情,而且绝对十万火急的。

    许沁呆了呆,随即急忙追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分析?。

    “很简单,因为师博之前答应过我。温哥华的事情完结之后会

    待带我去日本,然后带我去苗疆见识一下那些巫术李小样点了

    点头。“这次突然改变的行程难道不说明问题的迫切性吗?。

    许沁大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政养很少有说话不算的时候。除

    非是有特别的事情。你说会是什么事情呢?”

    ,“我们这么分析吧?。李小样点头回答师博之前去日本是

    为了兑现一个前辈的承诺,帮忙去找一个日本女人解决一些陈年的

    恩怨。但是他却始终不肯告诉我去苗疆干什么?而刚才夏雪和您聊

    天的时候她已经很清楚的说明了她会陪着师博去苗疆。 。许沁点了点头。刚才夏雪告诉她,如果她想通了。可以到苗疆

    去找他们。这是事实。

    “为什么会这么着急去苗疆呢?。李小样续道据我所知师

    傅很少和那些苗疆人打交道。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分析师傅之所以

    迫不及待的去哪里是不是也要解决什么问题呢?。

    ,“这是很有可能的许沁点了点头,“可是他去解决什么问

    题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师博一般什么事情不会告诉你们?。李小样追问了一句。日珊涧书晒齐牵

    己心中最大的疑惑,“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带走罗伊伯爵和他的

    那些仆人的人到底是上帝身边的天使?还是来自地狱的使者呢?”

    政养哑然一笑,不答反问道:“你先告诉我,在你的想象当中

    上帝的使者应该是什么样?地狱的使者又该是什么样的?”

    “上帝的使者就是天使,自然是长着一对洁白的翅膀。”吴桂

    平点了点头,“地狱的使者嘛。书上说的是好像是长着。

    “这就对了。”政养摆了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刚才那个不就是长了一对翅膀吗?”

    “你的意思是说她真的是天使?”吴挂平呆了呆,随即一脸的

    激动。

    “什么天使,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一个装腔作势的鸟人罢了。”政养笑了笑。吴桂平忍俊不住,横了他一眼嗔道:“你这个人总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难怪刚才那位天使对你很不满

    事实上刚才政养曾经毫不避讳的称呼了那个突然出现然后将罗

    伊伯爵等的魂魄带走的天使为鸟人。这个带有歧视性的称呼让那位

    天使对政养颇有敌意。甚至一度还曾经生了一点小小的言语冲突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那个天使居然忍了下来。

    “她对我不满,那是因为她觉得我不尊重她。”政养笑了笑。

    “事实上她也没有值得我尊重的本钱。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个替人跑腿的打杂的小人物罢了。我为什么要卖她这个面子?”日姗涧书晒齐牵

    “基本都是他自己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许沁点了点

    因为危险性很大,不想让我们担心,所以基本没有告诉我们的习惯 。“这就对了。”李小样再次点头。“从刚才夏雪和你说话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这次师博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你注意到没有?夏

    雪刚才的时候表情很古怪。而且她转身走出去的时候似乎好像还哭

    了?。姗徊书吧蜕齐全

    “你没有看错?”许沁呆了呆。

    “绝对不会看错的李小样慎重的点头,“这证明了夏雪是

    知道师傅这么着急回去是干什么的?。

    ,“可是为什么政养告诉了夏雪没有告诉我呢?。许沁一颗心沉

    到了谷底,她想起了夏雪告诉她,将会辞去华兴所有职务的决定。

    这难道不是意味着有什么事情生?

    “那是因为这段时间师博一直和夏雪在一起,所以被她无意之

    中现了李小样肯定的点了点头。“你想想,如果师傅去办什

    么危险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带着夏雪去呢?除非夏雪知道事情的严重,一定要陪着他去,他没有办法拒绝

    许沁心中狂震。她想起了一年前政养差点死去的那次可怕的经历。这种事情在政养身上生了第一次。就绝对会有第二次。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李小样叹了叹,“这种不好的预感

    来源于一个关于师博的谣言。

    ,“什么谣言?。许沁急忙追问。

    “这一年来风水界一直在谣传,师傅因为泄露天机太多,所以被天谴所累李小样一脸的敬畏。“而师博也是一直凭借一己之

    力。对抚天谴。所以我猜想师博应该是提前现了天谴的到来,需

    要找个地方去避难。这种天谴应该是体现在身体上某个地方的变化

    ,而且还极为的明显。所以才被夏雪现。然后她才会坚决的陪着

    师博远走天涯。我听说一年前师博就差点因为天谴而送命 。唉。如果是这样,我该怎么帮助他呢

    “不要说了,我们马上回国许沁断然阻止了李小样的话语 。一想起一年前的事情她就忍不住一阵后怕。

    “我恐怕不能回去,因为我还没有完成师博交给我的任务

    李小样苦笑摇头。“不如师母您先回去,等我解决琳娜小姐的问题之后

    李小样徒然停住了话语。因为他现许沁此刻正看着远处愣愣

    的呆。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不远处一个中国女人正抱着一个不到一岁

    的孩子逗耍,女人的年纪三十多点,相貌绝美。累的李小样瞪大了

    双眼了半天的呆。在他们的身边则是站着一个五十左右的西方面

    孔的女人。

    他们正准备登机,李小样最近也学了不少的英文,所以看到了他们的目的地是澳大利亚。

    “那个孩子的眼睛怎么和师傅的眼睛一摸一样?”李小样喃喃

    自语,他对这个问题更加的好奇,尤其是许沁此刻好像被瞬间石化

    的表情更是不对经。

    “任飘婷!?。许沁喃喃自语。

    川:呵呵,原谅我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暂时完结政养的故事。尤其是任飘婷的出场方式,或许很多人会失望,但是总比不出来要好吧?痞子写了一年多了,将近两百万五十万字了。这一年生了很

    多事情,很不凑巧的是我自己的琐事也很多,导致我的更新在后期不是很稳定。这点我做的不好。我承认!惭愧之余也要感谢那些对

    小弟不离不弃的衷心读者。网络更新稳定是王道,我很明显没读好书尽行液书吧脉胁甩功们

    有做到。多余的解释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再次感谢大家的理解了。

    关于政养后续的事情,之前我是准备将日本和苗疆的情节一并写完

    的,但是后来我现,如果把这两段写完至少还要两百万字。呵呵 。这还是保守估计的。因为中间会穿插很多秘术和其他的情节,不

    是只言片语就能写完的。所以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暂时告一段落。

    实在是时间有限,我想与其敷衍写完,而且每天更新极少,还不如

    多构思一下,至少不会让大家觉得有被敷衍的感觉。事实上,关于

    后续的很多情节,我都是刻意的加快的度。

    多余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后续的情节请大家继续关注风水师3实体版,实体之中会有所交代。如在网络上传,我会提前通知的 。大家有钱的棒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再次感谢大家了!

    吴桂平绕有兴趣的看了政养一眼,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无法让他看透,对待罗伊伯爵这样的一个鬼魂,他都能以礼相待。可是对待天使却是毫不假以辞色。有时候飞扬跑扈。有时候谦虚谨慎。张

    狂时让人看不顺眼。谦虚的时候又好像一个谦谦君子。

    不过她也要承认,政养有张狂的本钱,因为很明显她能看出来 。虽然刚才那个天使对政养十分的不满,但是最终却不得不强忍下

    来,这应该就是实力了。

    毕竟政养能凭借一己之力最终解决了这里所有的滞留鬼魂,这

    本身就是一个血的事实。虽然最后举办婚礼的时候他没有出任何力

    ,只是做了一个公证人那么简单。但是没有先前的一番斗智斗勇那

    可是真刀实枪的。

    显然那个所谓的“天使”也是看出了政养的能力,故而没有做得太出格了。

    “你真的在纽约的时候亲手抓住过一个天使吗?是和刚才我们

    见到的外形一样吗?”吴挂平想起了前几天政养说过的事情。

    政养点了点头笑道:“我有必要骗你吗?实话告诉你,刚才我

    们见到的那个鸟人和我在纽约见到的那个实力比起来要差很多,不

    洲目比起来,她要比美国那个要聪明很多,因为她有自知之明。她很清楚如果刚才她和我动手,不过就是在自取其辱罢了。”

    吴桂平哑然一笑。虽然政养说话很狂。但是她可以想象他一定是在美国和那个天使激烈的交锋过。否则刚才他面对那个天使的时

    候不会显得那么的谈笑风生,换着任何一个人初次见到一些稀奇古

    怪的事物自然都会显得极为的谨慎的。

    “那个。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国?”吴挂平转移了话题。 ”我会先看看秦冰的情况。”政养点了点头”如果时间太久 。我恐怕等不到完全康复了。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这是我应该的。”吴桂平一脸责备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你真的这么着急的回去?至少你应该等到她舒醒吧?”

    “我会尽量等到她醒过来的。如果实在等不了,那也没有办法

    ,好在以后时间还多,她也没有什么大碍。”政养回答道。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着急的回去?是不是因为遇到了什么麻烦?我能帮助你吗?”吴桂平关切的看向他。

    “如果你能帮忙解决我的麻烦,就不会在你这里生这么多事情了。”政养苦笑摇头。吴桂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是。政养遇到的麻烦,自然不是她能帮忙解决的。虽然她很想知道。但是摆明了政养是不会告诉她

    的。所以也是在犹豫。

    “好了,这个麻烦对于我来说,虽然有点烦心,但是未必就是什么天大的麻烦,我急于回去自然是有办法解决了。”政养看出了

    吴挂平的心思。“现在我们去看看秦冰,另外麻烦你电话告诉孙道

    临老哥他们可以回来了。”

    吴挂平点了点头,欲言又止。很显然政养是要夏雪回来准备回

    国了。

    政养焦急的在秦冰的卧室外面来回的走动。另外一边的孙道临

    则是陪着他一起等待。

    为了等到秦冰的舒醒。他已经在这里等候了五天的时间。这是他最后的期限。如果今天还不能完全舒醒,那么他只有先提前回国

    了。

    之所以等到今天。那是因为之前灵童和大夫告诉他,五天之内

    应该可以短暂的舒醒过来。

    此刻夏雪和吴桂平两人在里面守候,刚刚经过了一次排泄的处理之后,应该是舒醒过来的最佳时机。

    “老弟,不要着急。”孙道临见政养心神不宁,忍不住走到了他身边小声的安危道。

    政养苦笑道:“我能不着急吗?明天我就必须回国了,不见到这个丫头醒过来我走的如何安心?更何况唉。“政

    养再次一叹,他最后一句没有说完,那是因为他不确定自己回国之

    后的苗疆之行是否能彻底完全解决自己的**的情蛊。

    退一步来说,就算是能解决,时间需要多久?一个月?一年?

    两年。还是十年?时间越久,那就至少证明了他必须要待在苗疆随时准备让人帮助他来解决问题。也就是说,无论是多久

    ,他都必须要待在那里,不能离开半步。这点之前奇猜在帮助他解

    决药降的时候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他了。目的就是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

    如果解决的时间抱得太久了,那么着就意味着他很长时间都无

    法见到秦冰。这让他如何才能心安?

    这几天空闲的时间里,他犹豫了许久才最终下定决心给许沁打

    了一个电话,这还是夏雪鼓励了许久。他希望临走之前能见这个女

    人一次,不管如何,他都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关于去苗疆解决情蛊的问题,除了夏雪知道外,他没有告诉任

    何人,包括许沁。如果不是夏雪凑巧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是不可能告

    诉她的。毕竟他没有让女人为自己担心的习惯。

    “老弟如果有什么麻烦我可以帮你。”孙道临一脸期许的看着政养,毕竟政养这次帮了大忙。人家投桃他自然要报李了。政养摆手笑了笑:“老哥如果真心想要帮我,那么就清你在这

    里多待一段时间,直到秦冰舒醒。到时候希望能到苗疆一带给小弟

    我一个信息?你看如何?。

    “老弟放心。我一定不负所望”。孙道临慎重的点头,很识趣

    的没有继续追问政养的事情。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随着房门的打开,夏雪和吴挂平两人走了

    出来。

    “怎么样?。政养焦急的看着两人。

    “她醒过来了吴挂平点了点头。

    “我进去看看政养急忙转身。

    “不用了。”夏雪一把拉住了政养,“她很虚弱。精神状态很不好,刚刚醒来和我们也只说了几句话就昏睡过去了。我估计下次

    醒过来至少要等到几天以后了

    政养呆了呆,随即一脸黯然的点了点头。夏雪之所以不让他进

    去,恐怕是因为秦冰并不想见到自己吧?

    罢了!政养摆了摆手,扭头看向吴桂平道:“那就麻烦吴女士

    替我们照顾好好照顾她吧?”

    吴桂平点了点头。看着政养道:“你们什么时候回国?。

    “明天吧政养不假思索明天许沁应该会过来了吧?。

    最后一句话政养是看着夏雪说的。

    夏雪苦笑摇头道:“我忘记告诉你了。许沁昨天晚上电话给我

    ,她临时有点事情可能无法过来了日姗涧书晒齐伞

    “为什么她不直接给我打电话?”政养呆了呆。

    “这个你可能要去问她了。”夏雪苦笑摇头。“另外她还通知

    我,我们两人的工作岗位可能要变动一下了。以后美国的事情恐怕都是她来负责了。也就是说,她会待在美国一段时间了。”

    政养又是一愣。稍微思索之后暗自一叹。他想起了在来美国之

    前许沁对自己说过的话。

    这个丫头突然临时有事无法过来送自己,而且突然决定留在美

    国。这似乎是一种暗示?“看着政养一脸的黯然,夏雪大是不忍,

    走到了他的身边柔声道:“不是还有我在你身边吗?我已经决定了 。回国之后我会辞去我的职务,陪你去你任何要去的地方

    政养感慨万千。秦冰不想见她,可能是有点尴尬。又因为夏雪

    的原因。所以以此来表明心迹。至于许沁。先前却是有

    言在先。所以他很明白这个丫头为什么做出这么一个决定。

    老实说她们不约而同的做出了这个决定,让政养心中难受的同

    时,又忍不住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或者,这应该是一种很好的结束方式。虽然这种方式有少许的

    缺陷。但是却未必不是好的方式。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政养握住了夏雪的手。点头道:“我们今

    天就走吧。现在订回国的飞机还来得及。”

    “这么着急?”吴挂平大皱眉头,她自然是注意到了政养难看

    的神情。显然是受到了某些打击,需要迫切的离开这里。“是啊。也不着急这一天的时间,你至少要给吴姐姐一个给我 们送行的机会吧?”夏雪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也好,来温哥华几天了我都没有好好的看看这里的风景。”政养哑然一笑,他刚才的心情好像是受到了一点影响。 。 温哥华机场,夏雪焦急的等待在广场上。不时的看看手表,然 后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孙道临道:“孙老,怎么政养还没有过来?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吧?” “不要着急,吴女士会亲自送他过来的,现在时间不是还来得及吗?”孙道临笑着安慰道。 夏雪无奈的耸了耸肩,除了如此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原本政养是和她一起上车到机场的。不过临时吴桂平突然有点事情需要单独找政养。好像是身体又出现了某些意外。这些问题是之前政养解决的, 自然是需要他亲自处理了。所以临上车的时候,政养又不得不下来。 “早知道这么等这么久。你就应该等着和政养一起过来了。”孙道临笑道。 “那是因为我有事情需要提前到机场来。”夏雪神秘的笑了笑 ,随后四下看了几眼,好像在寻找什么人? “提前?”孙道临呆了呆。 “孙老您先在这里等会我。我去一趟洗手间。”夏雪突然开口 。没有等到孙道临同意就转身朝着另外一边快速的走去。 将手从吴桂平手腕上收回了回来。政养一脸好奇的看着吴桂平 道:“奇怪了,我刚才检查你身体之内再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你会感觉到身体不适呢?” 此刻他们正坐在吴桂平专门准备的加长林肯。刚刚走出大门朝 着机场赶去。第一次坐在这样一个豪华的房车,政养却没有时间去 享受。毕竟临走之前吴桂平突然喊着不舒服。他自然是要全力解决 了。 “我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体不适?”吴桂平笑的很诡异。“我 是告诉我不舒服吧?” “不舒服?”政养呆了呆。之前她的确是这么说的。不过他不 明白不舒服和身体不适有什么区别? “身体不适单纯的是身体上的。”吴挂平幽幽一叹,“可是如 果是不舒服。也可以理解为是我的心里上不舒服。其实我很好。” 政养又是一愣时,吴挂平艺一双美目目不转睛的看向政养续道 :“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为什么?”政养苦笑摇头。 “我知道你这次离开之后,恐怕我们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吴挂平再次一叹。“所以我不过就是想和你单独多相处一会,仅此 而已。” “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那一天我政养再次来到这里 。 “这些敷衍的话语就不要对我说了。”吴挂平摆了摆手。“我 很清楚你是不会在来了。而且也没有理由再来。因为从今往后这里 再没有你可以留念的人了。否则昨天你就不会急着要离开这里了。 。政养无奈的一叹,他无法反驳吴挂平,因为她分析的走对的。 “看吧。被我说中你的心事了吧?”吴桂平轻轻的横了政养一 眼。 “我不来,你就不能去中国找我?”政养辩解道。 “你神龙见首不见尾。让我如何去找你?”吴挂平大是抱怨。 据我所知。只要是你想玩失踪的时候。连夏雪他们都不知道你的 行踪。孙老在中国还算是很有能耐的。他不是也找不到你的人吗? 政养颇为无语,他明白吴挂平的意思,那就是在含蓄的告诉他 。至少要给他一个联系的方式?或许去哪里?但是。他不得不无奈 的发现。有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站会在哪里? “再说了,我凭什么身份去找你?”吴挂平看着政养。 “我们是朋友。”政养强调了一句。 “既然是朋友。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吧?”吴桂平狡黠的看着他一脸的笑意。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麻烦。”政养大为头疼,有心要拒绝这个女人。但是又不忍看着她失望的眼神。尤其是她刻意的要单独 送自己去机场的这份苦心,所以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稍微的透露少许 。“我不过就是遇到了一些身体的小麻烦。需要到中国的苗疆找一位故友帮忙解决一下 “是不是很严重。严重到了现在的情况已经迫不及待了?”吴挂平是何等聪明的人,从政养急于离开这里回国,自然就可以猜到 了。“是的。”政养老实的点头,“虽然现在很严重。不过我的朋 友应该可以帮助我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