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九百五十九章 黄金之乡

第三千九百五十九章 黄金之乡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第七重奏01
    ****************************************************************************************

    瞧不起归瞧不起,嘴贱还是要嘴贱的,有句话说的好,虽迟但到。

    “说起来,我一直觉得奇怪,鱼尾巴你这句哥哥真的好意思叫出口么?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都快成年了。”

    话刚落音,画面一刹那间变得黑白,静止,紧接着恢复正常,彷如耳边传来砸瓦鲁多的错觉。

    唯一能证明这一刹那间存在的,就只有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恶龙蕾娜了,就算如此,她依旧有着自己的黑铁倔强。

    “可……可恶,我输的可不是你,是大海。”

    你都知道人鱼背靠着大海输出爆表,还在钢丝绳上起舞,这又怪得了谁呢?

    就算是我,堂堂联盟救世主,也知道在龙之乐园夹起尾巴做人,新一代的作死帝,怕不是得重新竞聘了。

    想是这么想,瞧见菲妮和蜘蛛小姐一点也不自知,我还是谨慎的靠过去,拉了恶龙蕾娜一把。

    虽然她是……但是她毕竟是……,请自行脑补,完形填空。

    “埃里雅,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叔叔我呀,我可已经等不及了,诶嘿。

    “咿呀。”

    “现在就可以么?那还等什么。”

    “等等,尊敬的贵客,请等等。”

    两位喘消了气的海族战士好像有话要说,但又什么都没说,只是正了正形象,昂首挺胸的站在金色光道末端两旁,笔直立正,各自掏出一枚海螺吹响。

    这是……

    我沉思数秒,一拍手心,懂了,这是人鱼之王的第一道考验,让我跟着曲子,即兴填词,现炒现卖,高歌一首!

    嗨,没想到还是个埃克西亚王看着三大五粗的,竟然还是个文化人,说实话,要在人鱼面前唱歌,哪怕是我这个歌神,还是有几分压力的,埃里雅的歌喉我鉴赏过,可以说全宇宙仅次于我了,这要是赢的太轻松,导致人鱼一族怀疑人生怎么办?

    “你不懂,你完全不懂啊!这就是单纯的欢迎仪式,别想太多!”在我清了嗓门,准备展现实力的时候,小母龙忽然在背后冒头,死死勒住脖子。

    这家伙,平时就已经很过分了,这一次是不是变本加厉,读心读的有点太多了?

    只有两个人的仪仗队,我还是第一次见,也不知道到底算是欢迎还是不欢迎,这或许是埃克西亚顶着亲女儿的巨大压力,将仅存的最后一丝倔强和体面拿出来暗示我。

    滚远点!

    诶,我就不,我就要来。

    在悠远的海螺声中,大家跟随着埃里雅一起踏上了金色光道,跺了几脚,软中带着紧实,别说,还真有点走红地毯的感觉。

    “咿呀,咿呀咿呀?”刚走上来,埃里雅就有些迫不及待。

    “要不要滑滑梯?嗯……我都可以,可以更快些?那好吧。”

    或许是格外的开心兴奋,今天的埃里雅全程人鱼软萌语,不和她相处个两三年,还真翻译不了。

    “抱着你?还要牵着其他人的手?一个牵着一个?”我又读懂了,也没多想,回过头向小母龙伸出手。

    “哈?这么幼稚的游戏,我才不要。”她双手抱胸,脸蛋重重往外一撇,十分不屑。

    “真的不要?”

    “打死也不要!”

    对着恶龙蕾娜伸出去的手,却是悄悄钻入了一只温温软软的小手心。

    本年度最佳,就决定是你了。

    小母龙又牵着蜘蛛小姐的手,她一开始不乐意,打从初次见面开始,被蜘蛛巢穴狠狠PTSD了一回,她就很不待见蜘蛛小姐,颇有埃里雅第二之势。

    但我对她说,要防着蜘蛛小姐捣蛋,能立刻制止她的就只有你我,你不牵,就只能我来牵,到时候再让蜘蛛小姐牵你了,考虑三番,她又愿意了。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三只手四臂怪,还要一只手抱着埃里雅,不可能同时牵上更多人。

    话说回来,记忆有些模糊了,我是不是有过四臂怪人的奇怪经历?XX之爪什么的。

    这人啊,只要年纪够大,真的什么都能体验一下,不奇怪,不奇怪。

    蜘蛛小姐往后就随意了,毕竟都是和气人,没有谁看谁不顺眼,不似我手上这只暴躁小母龙。

    等人体蜈蚣……咳咳,我是说人形火车组好了,怀里的小小人鱼儿,兴奋的将手中的三叉戟高高一举。

    兴奋到带着一丝破音的“咿呀”声,就仿佛是火车的鸣笛,身为火车头的我,忽然感觉到脚底下本应该正经的金色光道,忽然打了肥皂水似的,变得滑不溜丢,不正经起来了。

    脚下一滑,带着其余众人,咻一声,以不怎么科学的速度消失在海边尽头,这哪是滑滑梯,分明就是云霄飞车。

    但是是真的嗨,连我都情不自禁的高声“YAHOO”起来。

    “公~主~殿~下~”

    充当仪仗队的两名海族战士,迈着悲壮的步伐从后边追了上来,越追越远,越追越远……

    等等,我怎么听着不似我一个人在鬼叫?

    头往回一扭,入目的便是在队伍最末尾,叫的却是最大声的菲妮,不奇怪,这小伪娘一惊一乍大呼小叫大惊小怪惯了。

    欧娜碧丝就很少女矜持了,三无公主……呃,你啥时候跟上来的?!和牵着她的蜘蛛小姐,抛开面相不谈,就是那面无表情处事不惊的样子,像极了一对亲姐妹,顺便一说,三无公主是姐姐,毕竟个头高,身材全方位压制,当年的萝莉三无公主,现在已经长成妖娆丰满的……呃,三无长公主了。

    这个世上既有太平公主,也有鞑靼公主,她介乎于二者之间,偏右一些,这很合理。

    再往前瞧瞧,小母龙好像要掩饰什么,死死抿住了嘴唇。

    “你刚才叫了!”我非常肯定。

    “你下巴流血。”她也非常肯定。

    我抹了一把,刚才小人鱼兴奋激动的时候,不是在怀里将三叉戟高高一举了么,所以说……一般导演都是会将这种无聊的细节剪掉的,不碍事,下一秒钟就会好。

    互相看到了对方出糗的一面,打了个平手,我和小母龙皮笑肉不笑的对视几眼,试图找到对方其余的破绽,破防输出,一波带走。

    “听说你来过几次?”

    “怎么了?”

    “看现在的前进方向,好像不是去海底?”

    “谁告诉你是去海底?”

    “埃里雅不是人鱼么?她的家不是在海底在哪里?”

    “你这话不能说对,也不能说错,为什么不问问你怀里神奇的鱼尾巴呢?她自己家她不是更清楚?”

    “这种问题本人很难回答,就像你问我我家在哪里,是什么个样,问我的家人都有谁,我一时半会很难说清,从第三者的角度了解更合适。”

    “你家在哪里你都不知道?”

    “这要看主观定义还是客观定义了,如果是客观定义,或许小茉莉会更清楚些。”

    或者说,你可以问问她口袋里到底装了多少串钥匙以及多少张房契。

    “你能不能把话说的明白点?”

    “你才是,多看点书,对大家都好,不要总想着依赖艾卡莱伊,回到刚才的问题,埃里雅的家到底在什么地方?难道真不是在海里?”

    “我的艾卡莱伊姐姐,我爱依赖,关你屁事,鱼尾巴的家,我刚才说了,一半一半,你去了就知道。”

    “真不能把话说明白?”

    “就是不说,就是要吊你胃口,诶。”

    “我放手咯。”

    “我劝你三思,你放下的可不止是一个。”

    我瞄向小母龙的肚子,小母龙瞄向身后众人,等目光重新对上,才发现彼此都误会了,这种时候,输的总是她。

    “去死!”双手被牵制着,她果断羞怒出腿。

    “休想!”谁又没有条腿呢。

    两条腿孤单滑着,两条腿隔空踢来踢去,最终在某一次交锋中,两条腿纠缠起来,身子一歪,失去平衡,整个队伍在我这个火车头的带领下,一起脱轨,咻一声坠入了大海。

    等重新回到轨道,大家相安无事,顶多衣服湿了,只有蜘蛛小姐,喝了不少海水,在一边有气无力的大字躺着,肚子鼓鼓,两眼昏花,嘴角时不时溢出一些水,处于间歇性溺水状态。

    只有一个人受伤的世界又达成了,从这里可以轻易看出,肯定是蜘蛛小姐>菲妮>我。

    换言之,只要蜘蛛小姐在我身边,我就不会意外受伤!

    经过这次意外,我们安分了许多,没再说话,等小人鱼再次启动云霄飞车模式,一直相安无事,约莫十几分钟后,也不知道滑出了多远,逐渐地,我发现,海平面上升起了一层古怪的薄雾。

    莫名的有些熟悉,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雾气越来越浓,那种熟悉感也越发的强烈,当到达一个顶点的时候,前方如同有一双手拨开了重重迷雾,眼前突地豁然开朗。

    依旧是迷人的碧海蓝天,没有穿梭到奇怪地方,然而,在金色光道的尽头,本应该海天相接的界线,出现了一座散发着金色光辉的岛屿。

    一直沉默,准备给我一个惊喜而忍了许久的小人鱼,此时此刻,自豪的挺起了胸前那两枚大贝壳,小小三叉戟指着前方岛屿,终于向我介绍道。

    “哥哥,欢迎来到我们的家,梦境与现实的交汇黄金之乡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