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 103 大结局

103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凤七七
    这突然而来的枪声响起之后,另一阵枪声也是接着响起,燕斯启他们到底还是没有在这些人出手之前将这些人给解决掉,季薇然歇斯底里的叫着秦墨白,可是秦墨白仍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端木硕将叶念深护着也是险险的偏了偏头才躲过了射过来的子弹,现场一片混乱,将霍成俊安排的几个狙击手彻底的解决之后,燕斯启当即便是命令众人该快将叶锦宸和秦墨白送去医院,同时也是快速的将叶念深送回了叶家老宅。

    手术室里的灯光不停的闪烁,看得人直接心中发慌,端木硕有些坐不住了,就一直在走廊里走动,只是他都已经这样的心急,季薇然的心中就更是不安。

    “医生,他怎么样了?”医院里,季薇然焦急的目光不时的盯向手术室,眼见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她立刻就是上前询问道。

    “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吸入太多烟尘碎物。呼吸器官受损,之前又遭受过重击,再加上病人的要害处中弹,只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你们若是有什么话想要说的话,可以等到他醒了之后再说。”

    “那叶锦宸呢?就是和他一起送进来的另一个人情况如何了?”

    “他吸入的烟尘碎物还在我们能清理的范围之内,所以他的情况已经是彻底被稳定下来了,只是他的背上有几处烧伤,要好好的处理。”

    那医生交代完这些之后便是离开了,然后季薇然就看到秦墨白和叶锦宸都分别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匆匆的憋了一眼叶锦宸,季薇然便是随着医生一起赶到了安置秦墨白的病房之中。

    季薇然是强行控制着自己才让自己一直都保持冷静,她才不要相信医生所说的那些话,紧紧的盯着病床上那张苍白的脸,她低声喃喃道,“墨白,你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当年你都能将我从死门关抢回来。现在的你一定也能做到这些的,对不对?”

    端木硕站在一旁脸色也很不好。医生刚刚所说的话还一直都响彻在他的耳边,那可是自己的好兄弟,他怎么可能就这样匆匆走了?他那样心疼然然,他怎么可能就这样丢下然然不管,所以,秦墨白,你一定会醒来的,你也必须醒过来。

    也不知道是端木硕和季薇然的祈祷起了作用,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秦墨白搁在床边的手突然就动了动,季薇然一喜,“墨白,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

    终究这只是自我安慰的话语罢了。秦墨白虚弱的笑了笑,对向季薇然期盼的眼神,一时之间他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之前还在那栋小型的宾馆被李成缠着打斗的时候,他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若不是叶锦宸即使出现,他恐怕早就已经倒下了,后来危机时刻将季薇然扑倒,他便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精力算是用完了,不过,好在他将然然给护住了。

    费力的伸了伸手,季薇然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把就将他的手抓住,而另一边,端木硕也是将秦墨白抬起的手握住,“硕,叶锦宸没事吧?”

    “他已经转危为安,只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那就好,然然,以后我可能不能再陪着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幸福。”

    都成了这个样子,竟然还想着别人,季薇然的双眼中已经氤氲着满满的泪水,“墨白,我会的,所以你也一定会好起来的,对不对?”

    秦墨白勉强的笑了笑,甚至那笑也带着几分吃力,“是,我会好起来的,我还要看着你幸福,我还想抱抱小家伙……”

    听着秦墨白所说的话,季薇然眼底的泪水蓄积的越来越多,在秦墨白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就闭上了,那本是握着季薇然手心的手也一下子就垂了下来。

    季薇然一下子就急了,“墨白,墨白,你说了你也会好起来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你怎么可以骗我……?”

    这凄怆的声音响起,端木硕也是红了眼睛,握着秦墨白的手也不由的紧了紧,只是,相比较季薇然来说,他的情绪还是相对稳定一些,即便是他不想相信这个事实,不想相信自己的好友已经离开自己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却是逼着自己不得不相信,现在,季薇然已经失去了理智,所以他更是应该保持理智,将哭的不成样子的季薇然拍了拍,他道,“然然,不要哭了,若是墨白知道你哭的这样伤心,他心中也是自责的。”

    叶锦宸受的伤不是很严重,所以没多久他就醒了过来,在询问了燕斯启之后,他便是知道了秦墨白所在的病房,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一来就听到了季薇然的哭声,心脏被扯着疼了疼,他想要进去安慰一个季薇然,却又害怕看到她抵制的眼神。

    也不知道在病房的门口站了多久,端木硕在出来的时候才看见了他,脚下的步伐顿了顿,他终是说道,“你也进去看看吧。”讨协余弟。

    叶锦宸之前的行为确实是让他不喜,只是,叶锦宸最大的错就是对自己身边的人太宽容了,以至于那些人对然然造成了那样大的伤害,说起来,当年的那些事情叶锦宸在这里面也不过同样是被算计的那一个,这些事情他当年就有查过,只是,叶锦宸这一次拼死救墨白,到底还是因为然然的关系,这几年,叶锦宸一个人照顾孩子,想来也是挺不容易的,只是,孩子如今也成了那样子,这一次的情况所造成的后果真的是让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然然现在还沉浸在墨白不再的悲伤里面,若是知道孩子被吓坏了,也不知道她又要伤心成什么样?忍不住轻叹一声,或许,也只是叶锦宸可以让然然的心态慢慢的安定下来了,其实然然这一次这样固执的要回来,她心中那么的恨,这一切的源头又何尝不是因为对叶锦宸的爱呢?

    点了点头,叶锦宸在几经思量之后终是走到了季薇然的身后,忍不住将季薇然抱进怀里,他没有说话,就那样抱着季薇然,任由季薇然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襟,他也是默默的没有任何动作,他其实很少见到季薇然哭的,可是这一次她在他的怀里哭的这样的伤心却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说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可是秦墨白那默默的守护却是永远值得他尊敬的。

    端木硕离开之后就是让人彻查霍成俊的势力,这一次,霍成俊手底下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也是因为之前就做了叮嘱,他更是知道了霍成俊竟然没有死,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他的眼中更是迸出了狠戾的光,霍成俊,真是不知道你是算计的好,还是因为其他的,竟然还没有死,既然这样,你让我的妹妹受到惊吓,你让一个无辜的孩子受到惊吓,你更是让我的好友离开了我,那么,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为此彻底的付出代价。

    “找,无论他在哪里,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还有,在c市,我再不想听见有关霍氏的任何一条信息。”

    这是端木硕在这之后就直接落下的命令,就是这一声嘱咐之后,整个c市都动荡了起来。

    叶家老宅里,当徐若瑗和季宏笙见到被送回来的叶念深是很高兴的,只是当他们欢欢喜喜的想要向叶念深介绍他们的身份的时候,却发现小家伙竟然呆呆傻傻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一幕太过反常,叶老爷子也是着急的不行,当即,叶老爷子便是将老宅里的家庭医生叫了来。

    “天天他这是怎么呢?”

    摆摆头,家庭医生心底也有几分忧虑,“老爷子,孩子并没有生什么病,只是,看孩子这样子,好像是受了太大的惊吓,所以自我封闭了。”

    受了大惊吓?孩子好好的和他的妈妈呆在一起,怎么会受了大惊吓,但是此刻却是容不得他来关心这个问题了,而是叶念深现在这个样子可要怎么是好,“那他要怎么样才会好起来。”

    “这个……有些不好说,孩子是出于自我保护意识才将自己封闭起来,所以要想好起来除非孩子自己有这个意识,再不然的话就是等时间过去,孩子的情况慢慢的复原。”

    这根本就是一个不确定的过程,众人都是担忧不已,孩子现在还这样小,要让他自己有主动承受这些惊吓的能力,这又怎么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立刻的,几人也是相继知道了秦墨白和叶锦宸的事情,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果见秦墨白已经不在了,这个小伙子,可是自己发自内心一直都喜欢的好孩子,他就这样走了,徐若瑗也是感伤不已。

    季薇然本是已经苦累了的,疲惫的睡了一会儿醒来之后她就是见到了徐若瑗和季宏笙,“爸妈,你们来了,墨白会没事的,是吧?”

    她这样期盼着别人说一句是这样的话,可是如今这样的情况,徐若瑗除了低叹之后根本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秦墨白的尸体需要收殓,秦父和秦母也匆匆的赶到了汉城,见到秦父与秦母,季薇然也是十分愧疚,送走了秦墨白之后她也是彻底的相信了秦墨白已经离开的事实了,也就是那一天,季薇然病倒了。

    病来如山倒,当天晚上,季薇然就发起了高烧,叶锦宸不眠不休的在她的身边守了两天两夜她的烧才退了,只是,她却是一直都没有醒过来,本来如今的情况已经是很糟糕了,老宅里再没有了孩子的笑声,季薇然的样子又是让人担忧,老宅也因此陷入到了一片死寂的局面之中。

    而对于季薇然的情况,医生的说法是她自己不想醒过来,这件事完全得靠她自己,这让众人在心焦的同时就只有慢慢的等待了,等着季薇然慢慢的醒过来。

    不过,每天叶锦宸都会在季薇然的床边坐上两三个小时,然后就是絮絮叨叨的说很多的话。

    “然然,你难道真的不打算醒过来了吗?然然,天天病了,病得很严重,他现在需要你照顾,你怎么可以就这样一直睡着呢?”

    “然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伤害你,是我不该骗你,若是我没有骗你,你就不会离开我,也不会离开孩子,也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然然,你怎么可以这样的残忍,你难道真的要将孩子扔下不管了吗?你不是说你最爱的就是孩子吗?难道你说的都是假话,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你怎么可以一直不醒过来呢?”

    “然然,你知道你回来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吗?这一辈子,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见不到你了,还好,你就是回来了,哪怕你恨我,可是,你还是回来了,恨我多好的,至少你还记得我。”

    “然然,我这一辈子就只有你一个女人,我也早就已经认准你了,所以你也别想轻易离开我了。你知道吗?当初你有了天天的时候,我是多么的高兴,我有孩子了,还是我最爱的女人给我生的孩子,我总是想着等他出来之后,我要怎么宠着他,他和你长的真是像呀,你离开的那几年,我总是睡不好觉,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见光的地方一直都睡不好觉,所以我的卧室里是从不会见光的,可是我这样的坏习惯也是因为你才改变的,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能睡得安稳,可是,我却让你离开了,我真是没用。”

    “还好你还给我留下了这个小家伙,我每天看到他,就像是见到你一样,我不用整天看着空荡荡的床边,那里再也没有了你的身影。”这是叶锦宸从不曾对任何一个人说过的事情,那是他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记忆,穆凝秋总是逼着他变好,她不满意的时候就会关他小黑屋子,以至于后来他都已经习惯了那种生活。

    “然然,小羽他其实并不是我的孩子,我早该告诉你的,其实从我说喜欢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动心了,我是那样的害怕你离开,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那时候的固执会给你带来这样大的伤害,早知道这样我一定早早的放你自由。”

    “然然,你知道吗?天天总是很羡慕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陪着孩子一起上学,以后我们也一起陪着天天上学好不好?”

    ……

    说来说去,反反复复的就是这些话,季薇然能够感觉到自己沉睡在一片深渊之中,而她的耳边一直充斥着的就是这些话,刚开始的时候,她不知道说这些话的人到底是谁,知道听的次数多了,她便是知道了在自己耳边说这些话的人其实就是叶锦宸。

    叶锦宸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到后来他直接就不再去公司了,叶念深因为太过封闭,在家中愿意亲近的人也就只有他,就连叶明羽他也不是多亲近了,也是因为照顾小家伙的时间长,所以小家伙的潜意识里还是对叶锦宸有感情的,所以,叶锦宸除了照顾叶念深之外,更多的时间便是抽出来陪季薇然了。

    而徐若瑗则是在一边尽量的帮着叶锦宸。

    叶念深退了学,老宅又是给叶念深请来了心里医生,可是孩子却是敏感的直接拒绝陌生人的亲近,到后来,叶锦宸也放弃给叶念深找心理医生了。

    季薇然在昏睡了九天之后终于是醒了过来,这几天,老宅里的人已经慢慢接受了叶念深得了自闭症这个事实,这几天,端木硕也彻底的将霍成俊的势力端空了,一把大火,霍成俊以及整个霍氏是彻底的消失在了c国,差不多事情办完之后,端木硕带着端木靖存来了一趟汉城,端木靖存在则之后又是和叶锦宸谈了两个多小时的话,最后才跟着端木硕离开了汉城。

    端木靖存和叶锦宸究竟说了什么,但是端木靖存之前一直都不看重叶锦宸,这一次来汉城却是没有将季薇然带走,他与叶锦宸谈话的大致内容却是应该能猜出一个大概了,恐怕叶锦宸是做了什么保证,所以端木靖存最终也是默许了他和季薇然在一起,而且,众人也是知道了另一个事实,当年叶锦宸和季薇然根本就没有离婚,那所有的一切都是萧映雪在后面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季薇然在彻底的失望之后与叶锦宸彻底的决裂。

    徐若瑗在知道这些真相之后也是无奈,说起来叶锦宸和季薇然如今走到这一步终究是因为两人之间的误会,甚至就连萧映雪最后那样的下场也是让她好一番震惊,叶锦宸这人对于自己不再在乎的人也真的是够狠的,而好在他对然然是有感情的,其实这些事情也是隐约可以想得通的,不然的话,当年的他也不可能会违背他母亲的意愿想尽办法娶了然然,可是若是说这误会和叶锦宸完全没有关系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若不是叶锦宸不能很好的将他身边的这些关系处理好,后面又哪里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只是,因为叶老爷子的再三恳求,再加上叶锦宸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让人看了也是不禁叹息,所以,徐若瑗最终也是松了口,决定再给叶锦宸一次机会。

    季薇然醒来之后见到的第一眼就是叶锦宸,在那一刻秦墨白因为失控直接叫出她的名字之后,即便她的身份已经被叶锦宸得知,但是那一刻过后却是再不需要任何隐瞒了, 但是她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锦宸,她昏睡期间,叶锦宸所说的话她也是全部都清楚了,大概也是能够将当年的事情的大概给摸索出来,可是,心中的恨被埋在心中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成了一种执念,现在突然知道从头到尾他们都被欺骗的那一方,她突然就泄了气,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的坚持不过就是一场空。

    不过,好在孩子还在的,那是她心心念念的孩子,只是,难道孩子真的病了吗?当即,她便是询问出声,“天天呢?”

    季薇然突然醒了,叶锦宸当即就是高兴的不行,“天天他睡着了,你是不是要见他?我马上就去将孩子抱来。”

    季薇然的眼光垂了垂,眼睑下留下了一片深深的阴影,看着叶锦宸那张布满笑容的脸,她的眼神微闪,“不用了,还是我自己去看他。”

    听季薇然这样说,叶锦宸又是连忙将季薇然扶着站起来。只是季薇然到底睡的时间太久,还没有站稳的时候腿就突然一软,叶锦宸将季薇然一拉,季薇然这才顺着叶锦宸手腕中的力量站稳。

    出了屋子恰巧就见到了徐若瑗,徐若瑗也是一喜,“然然,你终于醒了。”

    季薇然笑了笑,“是的,妈,我已经醒了,这些天让你和爸担心了。”

    “唉,你能没事就好。”

    叶念深睡得很沉,只是他小小的身子却是蜷缩在一起的,这也是因为小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季薇然的眼睛一阵酸涩,伸出手想要将孩子抱起来。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挨到孩子,孩子已经猛地醒了过来,依旧是那一双深黑色的眼眸,可是此刻这双眼眸里的光却是茫然的看着季薇然。

    季薇然一怔,眼中的酸涩越发的厉害,伸了伸手,她一下子就使劲将孩子抱在了怀里。

    “妈妈。”

    突然,孩子无意识的就这样呢喃了一声,叶锦宸却是一喜,孩子对自己的妈妈果然是有着特殊的感情,天天本来是有些封闭的,就连在他的面前孩子也不怎么说话,但是此刻见到季薇然孩子却说出了“妈妈”这两个字,这是不是就说明孩子的情况会慢慢的好转?

    孩子突然出声的消息当即也是被叶老爷子和徐若瑗知道了,叶老爷子也微微生出了一丝喜意,老宅里那种沉闷的气息这才微微消散一些,现在季薇然已经安然无恙了,孩子有他的妈妈陪在他的身边,他的情况一定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季薇然要去c国,她甚至要带着孩子一起去,这件事情她没有和叶锦宸说,只是简单的告知了一下叶老爷子,醒来之后,叶老爷子也是和她说了好一番话,不过,叶老爷子对于她要去c国的事情并没有任何的阻拦,秦墨白是为了季薇然走的,季薇然想要去见一见秦墨白,这本就是应该的。

    季薇然在第二天就买好了去c国的机票,徐若瑗和季宏笙因为不放心季薇然,所以也决定跟着季薇然一起去c国。

    自从孩子见到季薇然之后,孩子潜意识里对季薇然的亲近是最大的,几乎季薇然走到哪里,孩子都想跟到哪里,这也许是跟孩子在遇到害怕的事情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有关,当时,孩子和季薇然同时被绑,孩子心中又一直担忧妈妈的安全,所以有妈妈在身边,孩子心中才是放心的,这样他的心底或许就认为妈妈是安全的。

    孩子又多了一个亲近的人,这也算是好事,只是自从孩子在那天突然说出“妈妈”两个字之后却是又没有再开口了。

    季薇然和徐若瑗他们赶到c国之后就直接去了秦宅。

    这些日子,秦父和秦母的情绪也一直都不稳定,也是哭了好几场之后才送秦墨白离开。

    不过见到季薇然的时候,秦母只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儿子的心思她也是隐约知道的,所以她是不会指责季薇然的,因为她也不想让儿子不安。

    叶锦宸在得知季薇然去了c国之后本也是打算跟去c国的,只是,叶老爷子却是直接就阻止了他,“锦宸,你总得给然丫头一段时间,让她好好的静一静,而且,当年的事情该知道的她也知道了,她也需要一段时间好好的整理一下思绪,然后想想要怎样面对你,你们还没有离婚,她就始终是你身边的人,所以你担心什么,不管她走多远,她还是始终都是写在你身边的那个人。”

    “就让她一个人出去走走吧,天天有她带着,多散散心,他的情况一定会慢慢的好转的。”

    叶锦宸默然,最后才点头作罢。他知道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秦墨白到底是因为然然而离开的,所以然然的心中也会一直都藏着这件事情的,越是这样的时候,他更是不能步步紧逼。

    是呀,爷爷说的对,天高任鸟飞,他也应该让然然能够自由自在的飞一次,其实这些年来,即便然然没有在自己的身边生活,她心中围绕着的人也一直都是自己,可是,这一次,他也应该多给她一点时间去怀念秦墨白。

    季薇然带着孩子就在c国定居下来了,这里本来也是她生活了两三年的家,她将手中的工作也推了,偶尔的时候才会画一两幅图送去公司,更多的时候她则是陪着孩子到处走走。

    因为有她的关心,孩子已经开始会说越来越多的话,也与家里的人慢慢的融到一起去了,甚至孩子已经不再拒绝心理医生的探看了。

    一年后

    在c国,若是你想问在哪里可以买到最美丽的话,谁都会说在城外的一个小型山坡上有一户人家种的花是最漂亮的,那户人家的老板是一个爱笑的女人,她有一个四岁大的孩子,那孩子本来不爱说话的,到后来因为和周边的人都相处的很好,孩子便爱说话了,也是那时候起,大家发现那孩子还聪明的不行。

    那家老板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她每天卖出的花绝不超过四盆,她家里的花圃虽然小,但是每一种花都开得很灿烂,听说那女老板还是一个珠宝设计师,几乎每一个月都会有大公司的人到她的手中那一份图纸,然后也顺带着给她送来新的花种。

    那老板的孩子已经被送去幼儿园上学了,附近的孩子有时候也会好奇的问那孩子他的爸爸去哪里了,那孩子总是说他爸爸去给找着世界上最美的花去了,总之,大多数情况下,孩子都是和那女老板两个人生活的,女那老板长的漂亮,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可是这附近还是有不少的人借着买花的名义想要追她,可是那女老板总是会说,她大老公很快就会带着这世上最美的花来找她的,所以这一辈子,她只等那个给她带来最美的花的人。

    什么花才是最美的花呢?所有的人都认为玫瑰花才是最美的,可是,当有人将一盆盛开的鲜艳的玫瑰花带到那女老板的面前的时候,那女老板只是说,不,那还不是最美的花。

    那是一个极小的别墅,别墅的周围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圃,这花圃的旁边开着一家小型的花店,可是,那花圃的中间却是有一个小型的空地,而此刻,一个孩子正欢喜的在那场地上慢慢的跳着,“舅舅,舅舅,我要那个飞机。”

    那个孩子的话音刚落,他身后那个带着西方面孔的男人便是笑着点点了头,“好,舅舅马上就教你折一个。”

    “舅舅,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听到舅舅要教,孩子当即就是欢呼着鼓了鼓掌。

    从那花店的门出来往左看,当即就是能够看到那个花圃以及那个花圃里的玩的开心的孩子,女人穿着一件酒红色的旗袍,肩上披着一条深黑色的方巾,柔软的长发就那样随意的搭在肩上,看着女人走了过来,那本是在花圃中玩的开心的孩子突然就朝着女人冲了过去,“妈妈,你快瞧,舅舅又教我新的东西了。”

    女人温婉一笑,“嗯,妈妈知道了,天天明天到学校里去上课又可以将这个交给同学们哦?”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他们一定又会夸我聪明的。”

    “嗯,我的天天从来就是最聪明的。”

    女人说着弯腰将孩子抱了起来,准备往屋里走去,端木硕见季薇然有这样的动作便是知道季薇然这是顺被关花店了,“你今日关门的时间好像有些早了?”

    “差不多了,今天的四盆花都卖出去了,也没必要再将花店的门开着了。”

    听见季薇然这样说,端木硕点了点头,“那你带着孩子先进去吧,花圃这里的门我来关就可以了。”

    端木硕将花圃旁边的栅栏搭了起来,又是将铁门锁了起来,将暂停营业的广告牌挂好之后,他这才准备关门,不过,手中的钥匙还没有取下来的时候,一只手突然就搭在了那门上,他疑惑的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定定的站在那里,“我这里有一束这世界上开的最美的花,你们愿不愿意买?”

    那男人穿着一件深黑色的毛衣,下身也只是随意的搭着一条简单的悠闲裤,但是男人的姿容越是让人无法忽视,男人的手中捧着一盆盛开的鲜艳的蔷薇花,那娇艳欲滴的颜色简直是红的耀眼,夕阳的光打在那花上,更是洒下了一层层漂亮的光晕,端木硕瞧着男人轻轻的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会等多久才会找到这里来的,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男人挑眉,这也算是快吗?这明明都已经一年了好不好,天知道每天在一旁看着孩子和他妈妈笑得那样开心的样子,他是得多羡慕,不过,对于端木硕所说的话,他还是点头道,“是,我来了。”

    端木硕进了屋瞧见季薇然正在一旁给叶念深讲故事,好像这故事很精彩,小家伙也听得很起劲,本来端木硕也是不打算打扰的,不过,想到屋子外面等着的人,他还是看着季薇然说道,“然然, 外面有一个人想要卖花,他问你愿不愿意买?”

    卖花?季薇然皱眉的同时抬起头看向端木硕,“哥,你去告诉他吧,我这里是卖花的地方,可并不是买花的地方,若是他想卖花,让他去别的地方吧。”

    “可是那人说他要卖的花是这世界上最美的花,估计也只有你这样会最喜欢这样的花了,而且,我看那花也有些与众不同。”

    话都说道这份上了,若是某人还不明白,也只能怪他无能为力了。

    季薇然怔然的定住,却是突然又站了起来,然后她便牵着孩子的手走了出去,屋外,男人正沐浴在夕阳的光晕下,即使时光流走,男人英俊的面容依旧是那样的清晰,看着季薇然和孩子走出来的身影,男人忍不住一笑,那火红的蔷薇花此刻本是被安放在男人的脚边的,可是此刻却仿佛也在他的微笑下又添了一份光彩。

    孩子却是在看见男人的时候猛地就奔了过去,“爸爸……”

    男人扬眉,高大的身影也是朝着孩子趋近,紧接着,他便是接住了那孩子,带着那孩子好一圈旋转才将步伐顿住,孩子早已圈着他的脖子笑的眉飞色舞了。

    季薇然没有动,这一刻的阳光是这样的耀眼,倒映在她眼底的那鲜艳的颜色也是新鲜的让人欢喜,唇角忍不住勾了勾,她从来最喜欢蔷薇花,也只有他才知道在她的心中蔷薇花才是这世上最美的花了。

    叶锦宸抱着孩子,这才一步步的朝着季薇然走去,直到在她的面前站定。

    “我听说你是想要将这世上最美的花卖给我?”瞧着那再熟悉不过的轮廓,季薇然微微挑眉笑开。

    “不,既然这是世上最美的花,那么这花一定是无价的,你这里从不会买花,所以我这花也不是要卖到这里的。”

    “那你想怎么样?”

    “送给你,只有最无价的东西才是送给你最好的礼物。”

    季薇然凝神,却也是将目光又投到了那一盆正开得灿烂的蔷薇花上,突然间,她瞧见了那花间有一阵金色的光芒闪过,仔细的瞧便会发现那花心中就藏着一枚镶着七彩心型的钻戒,微微怔然间,身旁的男人已经拉住了她的手朝着那一盆蔷薇花慢慢走去。

    夕阳下,是他们三个人的影子被折射的老长老长……

    屋内,端木硕见到这样一幕也是不禁微微笑开,墨白,你总是希望看到然然能够幸福,这一次,你会安心的,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