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鬼话书 > 第十一章 离画

第十一章 离画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Tick
    李斯鸣的语气,有几分命令式的不容置疑,但同样的,这些话语背后,好像又有很深的无可奈何。

    但说实在的,我听完他粗略的解释,虽然也明白了不少,可详细说来,又还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

    我望着他摇摇晃晃臃肿不堪的身子,沉默了两秒,这才开口说道:“你别急,你先从头到尾,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给我理一遍,就现在这个样子,我就算出去了,估计也没那本事救你。”

    照理说,一个能把李斯鸣都给制住的人,我真觉得自己是没办法帮他的,那种有心无力的感觉,当真十分强烈。

    但李斯鸣似乎很着急,听了我的话,语气也急促了几分,忍不住的冲我嚷嚷起来:“还说什么!大概的经过,我也跟你说清楚了!”

    我连忙摇头,道:“不不,我的意思是,比如说那个制住你的人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他是单独一个,还是说另外还有同伙。再比如你被困着,是被困在你家里还是在哪?最后,那个困住你的家伙,你确定他是个人?”

    我一股脑的把问题说了出来,其实心里想不明白的地方还有很多,但也怕自己说太多话,把李斯鸣给弄烦了。

    不过他的反应到也挺出乎我的意料的,估计因为性命相关,所以他一冷静下来,也就谨慎得起来。

    “制住我的,自然是个人,个子不太高,身形也很匀称,长相十分普通。从始至终,我就只见到到他独自一人,同伙什么的,还真没发现,但也不能保证没有。另外我一直都在自己家里,那人也在,估计得看到你死在画里以后才会离开。所以你这一出去,得尽早到我家里去,只要他是个人,你还怕斗不过他吗?”

    我心里嘀咕说我还真没那个把握,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个人,那神算也不是完全没有,至少我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朋友还是能找到不少的。俗话说双拳难敌四腿,只要人多就有保障,这一切只取决于我是不是愿意把那些朋友给扯进这件事情里来。

    “对了,”我暗暗想着这一切的时候,李斯鸣忽然又朝我开口,道:“那个制住我的人,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很好辨认!”

    “什么特征?”我忙问。

    “这人的眼睛,瞳孔是黄色的,像只猫!”

    黄色的眼睛?我心头猛的一震,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之前在画里看到的那个人影来了。

    刚好我躺在床上所看到的那个影子,个头也同样不高,唯独那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隐隐发亮,十分诡异,让人印象深刻。

    “该不会……那人就藏在你给我的画里?”我不确定的朝李斯鸣问道。

    “余洛,我的画是联系在一起的,你忘了吗?这城市我早就画得差不多了,你住的地方,对我来说仅仅只是一页纸而已。画纸在哪里,哪里就可以当成个通道入口。那人就是从我家开始进入到画里,然后夜里从你房间墙壁上的画里出来,这一切,都很简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在想着自己只要人手足够,还有那么点胜算,可如今一想起那人在画中注视我的视线,我却又有点不自信了。这人就算不是鬼,单是这双不同寻常的眼睛,就足够让人心生不安了……

    我犹豫着没有出声音,望着有些潮湿的地面发了会呆,李斯鸣看着我局促的样子,不由把眼睛眯了起来,忽然开口问我:“怎么?你怕了?”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脑袋一动,才猛的惊醒过来,我现在面对着的人是李斯鸣,不是陈乐,再怎么样,也不能在李斯鸣面前露了怯。

    我急忙朝他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脸,也不管李斯鸣信还是不信,强笑道:“这怕嘛,倒是说不上,只不过有些担心而已。对了,你既然要放我出去,那至少让我把陈乐带上,你总不可能也把他留在画里。有他在,我也多个臂膀。”

    李斯鸣用一种阴沉沉的表情看着我,似笑非笑,让我捉摸不透,也不知道他信不信我这话。不过我虽然有转移话题的嫌疑,可我说的也是实情,我不可能把陈乐丢在画里不管,更何况他现在还在生病。

    可是李斯鸣却又说:“陈乐根本就没进到画里来,别人针对的,也只是你一个人而已。”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我就怕最后李斯鸣用陈乐来要挟我谈条件,如今确定陈乐平安,那我心里这一点顾虑也没有了。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快些出去,我这状态,撑不了多长时间。”

    李斯鸣说着,把他那臃肿的身体朝着边上挪了挪,将这被他挡住的通道露了出来。

    他的身后就是一个透着阳光的洞口,光芒很亮,在这幽暗的环境里显得十分刺眼。

    我慢慢的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挪动步子,越过他所在的位置,朝那洞口的方向走了过去。但刚刚走出几步,却又心疑的停了下来,回头问他:“我就这么出去了,那个制住你的人发现我不在画里,倒时候你怎么办?”

    李斯鸣眯着眼睛望着我,道:“你放心,我之前画里你那么多张画,这种时候,还能派上一些用场。问题在于,我所画出来这些假的余洛,瞒得了别人一时,但瞒不住太长时间。所以余洛,你一定要来救我!”

    我沉思片刻,重重的点了下头,最后没再多说一句话,直接回过头来,朝着那光亮的方向,三两步垮了出去。

    强光刺入眼底,让我下意识的把眼睛给闭了起来,大约过了十多秒钟时间,我才慢慢将眼睛给睁开。

    再度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让我有几分意外。那道强光已经消失了,但四周依旧很黑,而且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

    我定了定神,看清楚四周的环境,心里顿时一凉。

    我竟然呆在一个垃圾箱里,就是街边那种像个小房子似的垃圾箱。自己半个身子,眼下都被各种腐臭的垃圾给淹没了。这味道刺鼻,差点就让我吐了出来。

    我回头看了看自己背后正靠着的铁板,发现铁板上有很多颜料涂抹的痕迹,但如今又变成了一副普普通通的画。

    我心里忍不住抱怨,觉得自己真的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李斯鸣这家伙,好死不死的跑到这种地方来做了个出口。

    而且这出口绝对是以前留弄好的,我几乎已经脑补出了一副他在夜深人静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爬进垃圾桶里来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脑子有病还是觉得这个地方格外亲切,再或者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地方隐蔽而已。

    当我现在真是要吐了,我只能强憋着一口气,也不敢用这摸过垃圾的手去捂住口鼻,只能使劲翻身从垃圾堆里爬起来,继而伸手去推开头顶的盖子。

    可我的手刚刚和那垃圾盖接触,我都还没用力呢,那盖子忽然就自己朝上打开了。

    一道光从那口子里照亮进来,同时出现在我眼睛里的,还有一张四五十岁的脸。

    这是一个女人,皮肤蜡黄,穿着也很随意,她手里提着一袋垃圾,刚刚准备把这垃圾朝箱子里丢,目光就和我对视在了一起。

    我当时就懵了,整个人保持一个想要站起来,但又没办法站直的姿势,和这大妈大眼对小眼的望着彼此,脸上火辣辣的好像在被火烧似的,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刚好被人抓了个正着似的,恨不得重新把自己埋进垃圾堆里面去!

    这大妈估计也没想到垃圾箱里会有人,她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好像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似的,嘣的一声就把垃圾箱的盖子重新给盖上了!

    我依旧保持着刚刚那个姿势,脑子里一片空白,之后一想,看那天色,这还是大中午啊!我现在要从这垃圾箱里出去,那不得直接被围观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吗。

    我现在真的有一种想死的冲动,可不管怎么样,我总不可能一直躲在垃圾箱里不出来。犹豫了几十秒钟,我才再度将手朝着盖子伸了出去。

    推开盖子,尽量让自己保持一种格外淡定的状态,然后抬脚,慢吞吞的从这箱子里一点一点爬出去。

    但这整个过程中,我整个人还是处于一种煎熬状态。

    而且我很快发现,我如今所在的位置,竟然还属于城里最热闹的商业街上。过往的行人络绎不绝,尤其是这垃圾箱附近的人,一个个都跟逛动物园似的,我能感觉到他们那种火热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着我身上聚集过来。

    而我只能尽量低着头,不敢去跟他们对视,努力表现出一种大无畏的状态。但说来说去,还是很怕遇到熟人,不然这事估计会成我这一辈子的笑柄。

    因此我刚刚爬出来,脚步站定,深深吸了一口气,立马就撒丫子头也不回的跑了。

    迎着风,我还能闻到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阵垃圾的臭味。

    一想到我现在成了个有味道的男人,我真恨不得再冲回画里去把李斯鸣给狠狠折磨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