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痞臣 > 第二百八十章 悲欢离合情常在,不白人间走一回!

第二百八十章 悲欢离合情常在,不白人间走一回!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龙虎山顾问
    弹指间五年过去了,在这五年里,徐乙已经将手里的全部权利移交,只保留了国师的称谓,护国战神温代渠自从与徐乙会晤之后,就再也没出现。

    杨老、古铁鹰寿元已尽,与世长辞了,令人万意外的是曾国藩在处理天津洋教案时,意外身亡。已经远离官场的徐乙唏嘘不已。

    转眼又是十年过去了,徐乙也已经四十多岁了,年轻时脸上的稚嫩和灵动,此刻变成了中年人独有的稳重,他和普通人家里的家长没有什么区别,每日里和古月以及岳父岳母聊天的时候,说的最多的总是早已成人的儿子徐文天。

    古善元夫妇也七十多岁了,已经显出了老态,不过身体还算健康,老两口今年还去了一趟美国,当然这都是库欣做的安排。

    三十年后,惠亲王逝世了,享年一百零一岁,对他的一生,大清国给予了极高的礼遇。

    惠亲王的逝世,也代表着那一辈人物的落幕,当年的奕羚,此时早已嫁做人妇,儿子都已经三十多岁了,不过对徐乙这位大哥哥,她还甚是依恋,拉着徐乙整整叙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第二年的时候,张之洞在淞沪无疾而终,享年八十五岁,近十年未出京城一步的徐乙来到淞沪,参加了张之洞的葬礼。

    参加完张之洞的葬礼后,徐乙被萧天皊接走,去了太一教在淞沪的大本营太一堂,现在的太一教,已经是享有非常高的声誉。

    “你做的比我好!”

    回到徐乙在淞沪的宅子之后,徐乙只对萧天皊说了这么一句话。

    “师父,您已经显老了!”拜在徐乙门下将近四十多年,彼此间早已像亲人一样了,萧天皊发现,徐乙脸上的皱纹比几年前多了很多,眼中似乎露出了一丝沧桑的感觉。

    “是啊,大哥,你不会这些年一直都没有修炼过吧?”

    胖子张明看着徐乙也皱起了眉头,修道就如同逆水行舟一般不进则退,红尘历练并不代表要舍弃自己这身修为,以徐乙的修为,岁月不应该在他脸上留下这些痕迹的。

    要知道,就算张明和孙文这些年没有刻意进行修炼,但他们的相貌都一直保持在二十多岁的样子。

    “两位兄弟,我们身处尘世间,生老病死应该都经历一番的!”

    徐乙脸上露出笑容,追求长生大道,并不应该忌讳死之一字,这世间有生才有死,这也是世人都无法回避的,但死亡中同样孕育着生机,每年徐府中枯死老树新芽的时候,总是会带给徐乙很大的震动。

    “说的也是,倒是我们着相了,红粉骷髅,白骨皮肉,不过都是过眼云烟而已!”听到徐乙的话后,孙文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位兄弟,近期我会给你们再炼制一批丹药,希望能有助你们突破到化神期!”徐乙微微一笑道。

    转眼间六十年过去了,时间是把无情剑,随着时光的流逝,很多人都会无声无息的离去,任你生前是王侯将相还是无名之辈,死后都不过是黄土一钵,很快就被活着的遗忘。

    自咸丰皇帝之后,大清国已经经历了同治、光绪、宣统三任皇帝,不过都是由慈禧皇太后垂帘听政,宦海变幻无常,但是唯一不变的是,每一任的皇帝,总是会在很隐秘的情况下,最先拜访京城什刹海附近的徐府。

    在三年前,徐乙在去拜访蒙古的方程英的时候,无意解开了短剑的秘密,获得了进入永恒国度的通道。

    同时,徐乙也知道了萧元子前辈所提的“益海的土默特氏家族”,正是叶赫那拉氏慈禧的家族,于是,他又暗暗地肩负起了保护慈禧的重任。

    这些年很少再有异族邪修入侵,护国战神徐乙已经响彻五洲,震慑魔族,慈禧稳坐幕后,垂帘听政,估计她怎么也想不到,当年在杭州救助他们家人的徐乙,还有保护她的使命……

    五年后,徐乙的老朋友杨林、杨宇、苗超等人皆是无疾而终,往日里来往的人顿时少了,徐府中变得冷清了许多。

    徐乙唯一的独子徐文天并没有走修真这条道路,成了一名普通的文官,而且主动调离的京城,徐文天在三十岁的时候才结婚生下了一个儿子。

    七十年后,古善元夫妇也终于走到了人生的终点,在一百二十多岁的高龄的时候,同一天告别人世,他们的葬礼隐秘而隆重,慈禧太后也派人出席。

    在这一天之后,徐乙像是骤然间变老了许多,两鬓间满是白发,额头生满了皱纹,和古月相互搀扶着离开了父母的坟前。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五年后,徐宝山夫妇、赵虎、莲姐、玲儿也离开了人世,送走了众人,徐乙望着满院的秋叶,眼中满是萧索。

    百年光阴弹指而过,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个个都去世了,满头白的徐乙,此时生命之火像是也要燃尽,他的脸上满是老人斑,肌肤已然失去了弹性。

    在这百年中,徐乙没有进行过一次修炼,他完全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凡人,在体会着人世间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送走着父母亲人,看着儿孙辈的出生长大,这一切都在徐乙心中留下的深深的烙印。

    “徐哥,我舍不得你!”

    在京城那几经修缮的百年徐府中,此刻聚集满了人,不过他们都呆在中院里,除了徐乙夫妇俩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在后院,就连徐文天都没能侍奉在母亲床前。

    活了一百二十多岁,古月的生命也即将走到终点,枯老的面容早已不复当年的那个美丽少女,瘦弱的身体生机正在逐渐淡去,唯有眼中还亮着一丝光彩。

    “徐乙,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厮守到老,我……满足了!”

    古月艰难的抬起右手,轻轻抚摸在徐乙有如老树枯皮的脸上,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其实不会变老的,你都是为了我,才变成这幅样子,徐哥,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古月虽然从来不过问徐乙的事情,但不代表她一无所知,从张明等人活了近两百岁依然年轻她就能看出来,徐乙变老,是为了和她厮守终生,不让其为了逝去的容颜而感到难过。

    “当然,我们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从纸婚到木、铁、铜、金、钻石婚,每一次我们都要大肆庆祝!”

    徐乙轻轻的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一脸柔情的看着妻子,他并不怎么注重传统节日,但只要是夫妇结婚纪念,徐乙总是特别的在意,百年中,他们也度过了百个结婚纪念日。

    百年来的风雨相伴,像是翻阅典籍一般在心头闪过,开封的不期而遇,京城的相互爱慕,百年间的不离不弃,让徐乙眼中噙满了泪水,嘴唇在不断颤抖着,心中有种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徐哥,不伤心,下辈子咱们还会在一起的!”古月轻轻拭去了徐乙眼角的泪水,说道:“我想再听听那首——传奇!”

    这首歌是三年前,徐乙从穿越到自己身体里的徐易脑海里搜索出来的。

    “好,好,我唱给你听!”

    徐乙请了一下嗓子,唱到: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随着歌声流淌,古月的眼中射出一道异彩,百年厮守百年风雨中的一幕幕,在她眼前飘过,一遍遍听着歌声,古月的眼神逐渐黯淡了下去,最后一丝生机从她体内消失掉了。

    “月妹,我会永远守护你在的身边!”

    紧紧握着妻子慢慢变凉的手,徐乙就像个孩子一般嚎啕大哭了起来,失去至亲的疼痛,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自此之后,天人相隔,他将再也见不到妻子的面容。

    天若有情天亦老,什么永恒国度,什么长生不老,这一刻都不重要了,徐乙在尽情宣泄着自己的悲伤,或许过了这道坎,他的道心才能真正的达到无缺的境界。

    “妈!”

    “奶奶!祖奶奶!”

    听到了徐乙的哭声,中院等候的人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拥而入,整个徐府哭声四起,顿时被悲伤笼罩了起来,早已进入化神之境的徐文天,跪在母亲床前哭的久久不愿意起身。

    “师父,节哀!”

    看上去仍然像是壮年人的萧天皊抹了把眼泪,将坐在床头的徐乙扶了起来,他们早已为古月准备好了后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过其后整整七天,徐乙都在为亡妻守灵。

    “大哥,你……”

    在古月下葬之后,张明、孙文文等人聚在了京城徐府之中,这百年间他们聚少离多,眼下看到徐乙枯瘦苍老的身体,也是忍不住有些担心,因为他们从徐乙身上,已经看不到有任何修者的体征了。

    而张明等人,此刻也显出了一丝老态,他们俩人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化神境界。

    “两位兄弟,无妨的,生老病死红尘炼心,以后的道路会越走越宽的……”徐乙摆了摆手,说道:“给我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我们一同离开这个世界!”

    “好,我们也要做些准备!”

    张明和孙文文重重的点了点头,百年时间过去了,太一教已然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的帮派,太一教的教义道更是遍及世界每个角落,成为了世界上的第四大教派……

    不仅如此,华夏在这百年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清国也早已不复存在,在夏历1949年的时候,华夏人迎来“新华国”,自此老百姓安居乐业,幸福安康,有时候徐乙心想这新华国,就是永恒国度……

    昆仑山最高峰在于青海和新疆交界处,名为新青峰——布格达板峰,海拔6860米,历来都是人类想要逾越的禁区,不过此时,在布格达板峰,却是端坐着一位满头白的老人。

    “你们来了?”

    听到下面传来的声音,老人缓缓的站起了身体,随着他头部的转动,奇异的一幕生了,老人干瘪的肌肤和苍白的须,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

    等老人完全转过身之后,他的皮肤变得润泽而光滑,一头黑发充满了弹性,除了那双充满沧桑的眼睛之外,谁都无法通过外表再看出这个人的年龄。

    “大哥,你恢复过来了?”

    看到眼前景象,张明、孙文等人均是松了一口大气,徐乙百年间从未修炼,他们都怕其再也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可是此刻,他们都能感受到徐乙体内澎湃旺盛的血气。

    “我从未失去,又何谈恢复呢?”徐乙闻言笑了起来,对两人身后喊道:“你们两人也现身吧!”

    张明和孙文十分惊讶的向身后望去,只见两位美女和葫芦娃飘然而至,不是奕彤和秦雪又是何人?

    “让大家久等了!”

    徐乙眼中满是暖意,葫芦娃、孙文、张明、秦雪、奕彤每人身上散出来的庞大气场,将昆仑之巅上的灵气尽数拒在外面。

    “天皊,太一教和守护华国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也能早日步入永恒国度,咱们在那里再见!”徐乙对在昆仑山半腰送行的徒弟萧天皊喊道。

    “放心吧师父,机缘一到,我自会去寻找你们的!”萧天皊回答道。

    “徐郎,你不对你的儿子和孙子说几句吗?”奕彤知道,萧天皊是带着徐天文和孙子徐达也前来送行了。

    “儿孙只有儿孙福,该传授的,该嘱咐的我都已言尽,剩下的就看他们的造化了!”徐乙豪情万丈,拉着秦雪和奕彤的两人的手,对大家道:“走吧,我们去永恒国度,遨游天际,逍遥异世!”

    葫芦娃欢声笑雀跃地跳到了徐乙的肩膀之上……

    但见徐乙双手抬起,朝万里无云的空中一挥,天空顿现出若有若无的缝隙。

    几人如嫦娥奔月状,朝缝隙飞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