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薄情犹未悔 > 一家三口温馨番外~

一家三口温馨番外~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旧月安好
    若是要问好久不见的之后呢?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之后了,人生的岔路分开后,就永远没有机会在合并,除非你打道回府按照她这一条追上她?

    追地上吗?她的路上早已经有人与她并肩同行。没有他位置了。

    那天景辛带着儿子去游乐场玩,因为人太多,她又鲜少在这一地带出来玩过,若不是跟着韩秦墨出差,按照她现在这宅女一样的性格,真是大门不迈。估反住扛。

    韩秦墨因为和别人有个会议要开,怕她无聊打发她出来逛逛,后面还跟一司机和带路的,说的好听是带路。说的不好听就一监控器。

    景辛觉得出来逛个街都要带个监控器她让她不爽了,于是抱着儿子走了两三里路找了个前后都通的试衣间,带着儿子偷溜了。

    其实她偷溜的技术并不高明,只是那监控器最近被一妹子喜欢上了,每隔三分钟就响一下,景辛趁着他好不容易钻个空子接电话这功夫,所以才偷溜成功的。

    韩策看见那边有木马,嚷着要去坐,景辛从韩策还没出生就打算要做个慈母,觉得不能让儿子不喜欢自己,只要是他要求,别说下海打怪了。就是上天捉龙,都要变条蛇出来让自己宝贝儿子乐上一乐。

    这小子从小也长得古灵精怪,韩秦墨本来是想要个女儿的,可景辛觉得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弄一这么大情敌放身边,还不能打不能骂的,她觉得会有点憋屈,叫嚷着只要儿子,要是是女儿她就要和韩秦墨离婚。

    她这叫嚷着,不知道是她信念太强了,还是怎么弄的。这老天还真给她一宝贝儿子。

    没给韩秦墨弄一前世的情人,反帮自己弄来一个小情人。

    她很满意,韩秦墨却不满意,因为景辛对于儿子关注远远超过他,吃味得不得了。

    韩策那时候正是吃奶时刻,景辛奶水足,那小子捧着两面团似的乳头,吃得很大劲。

    韩秦墨却坐在一旁。分分钟想要将这小子从景辛身上扒拉下来的冲动。

    韩策这小子从小就调皮,吃个奶都不安生,把她妈的乳头扯的老长了,韩秦墨就会满脸阴郁在隔壁警告道,“小子,你给我轻点,这东西我还有用的。”

    这个时候,往往会遭到景辛的最后通牒,那就是在客厅睡半个月,儿子独占老妈。

    这个家俨然就是景辛的大,于是韩策越长越大就越来越会和韩秦墨争宠了。

    两岁半的时候,会说的第一句不是妈妈而是爸爸是猪。

    你们不要怀疑这孩子是不是智力有问题,这句爸爸是猪可是有典故的,这典故我们还要从胎教说起,那时候韩秦墨不知道因为一个什么路子惹了他家夫人,她家夫人便一个星期没有理他。最后实在忍受不住这冷暴力了,道歉制造浪漫,一套一套的,要求夫人撤掉冷暴力。

    夫人说好,对方必须对着她未出世的儿子说上一千遍爸爸是猪,她才算放过。

    这胎教大概真是有点用,韩秦墨对着景辛肚子真的就说了一千遍爸爸是猪,在娘肚子里爱学的韩策不知道是像谁,爵士音乐钢琴曲听了一大堆,出生后没有半点音乐细胞不说,反而就记住了爸爸是猪这句话。

    景辛到底给他进行了多深的思想教育?才会让他这宝贝儿子从娘肚子里就记住了这句话?

    这个咱们就不去深究了,只是韩策从小就招女人喜欢,有个帅哥老爸,自己的儿子自然也就不差。

    长到五岁的时候,被一个大他十多岁的阿姨强吻了,跑回家哭天抢地说女人真恶心。

    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老妈和老爸斗气,哭着去求妈妈安慰,安慰没送到,倒是挨了一顿揍。

    当时就哇哇大哭,绝望的说,“你们女人就是吃人的怪物,心情好的时候就亲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要揍我,再也不和你们玩了。”

    可怜的韩策啊,他不懂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景辛差上韩秦墨很多岁,稍微打扮一下,就跟十八姑娘一样,去单独逛个超市都能碰上一艳遇,对方逮着她死活要电话号码。

    那时候韩秦墨正下班开车去超市接她,撞个正着,回来的时候两人大吵了一架,景辛觉得韩秦墨挡了她为数不多的桃花。

    于是韩策才会有那么一顿揍。

    跑偏了,咱们继续往回说。

    迷路的景辛抱着儿子玩遍了游乐场所有东西,小家伙还精力还特别充足要去鬼屋。

    景辛当时被儿子这提议吓的,差点没将人撒手就跑。

    左劝又劝才劝成功带到隔壁茶楼喝了一壶茶,点了几碟糕点,往了往渐渐散离的人群。

    韩策端着手中的奶茶喝呼啦啦的起劲,小嘴巴上圈了一圈的白奶,他奶声奶气道,“妈妈,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呀。”

    景辛磕了几下瓜子,道,“在等会。”

    便掏出想要查下自己目前正在哪里,该怎么回去。

    韩策怀疑的说,“你是不是带着我迷路了?你怎么那么笨,还好我像父亲。”

    景辛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她将手中的瓜子往桌上一撒,道,“什么叫你像父亲?你是我肚子里拿出来,和他有半毛钱关系,你才迷路了呢。”

    韩策问,“那我这么笨是不是也和父亲没关系?”

    景辛端茶的手一愣,“你怎么说话的,这笨肯定和你父亲有关系,我这么聪明,哪里生得出你这么蠢的儿子。”

    韩策低头喝了最后一口奶茶,黑溜溜的眼睛转的很快,道,“那我到底谁肚子爬出来的,你不是说我和父亲没有半毛钱关系吗?我的笨肯定就是因为你太笨。”

    景辛觉得自己说话有些矛盾,被绕了,立马就将话题转回最初道,“反正你妈比爸聪明,你快点喝,我带你回家。”

    韩策喝完热热的奶茶,景辛牵着他走了大概半个街,两人走的实在没力气了,韩策往地下一蹲,满脸要哭的表情道,“都怪你,你还说你不笨,如果是父亲我现在已经到家了。”

    景辛自己也被自己给绕晕了,这座陌生城市她还真没来过,又不肯承认自己太笨打电话求助韩秦墨。

    也随着韩策一屁股坐在地下擦着脸上的冷汗,骂道,“他娘的,这什么鬼地方,怎么走到哪儿都长成一个样啊,现在建筑师的灵感是不是都被吃了呀,还有没有点创意了。”

    韩策反而淡定了下来,一副年少老成的模样道,“是你的问题,还怪别人连我都记得这条路我们走了三回不下了,我都提醒你了,你还说没来过没来过。”

    景辛刚想反驳,伸手就要在这一小子脑袋上给一巴掌,这个时候沉默了很多年的终于响起了。

    电话是韩秦墨打来的,景辛接听后,韩秦墨声音就从电话那段传来,“听说你又人给甩了?最近长本事了。”

    景辛狗腿道,“哪能啊,是你儿子要去什么地方玩,人太多我们就走散了。”

    韩秦墨也不戳穿她谎言,只是问,“没迷路吧。”

    景辛立马笑道,“哈哈哈,怎么可能!我现在很好正和你儿子蒸着桑拿,先不说了我蒸完就带你儿子回家。”

    她正想将电话一挂,韩策就爆发出一阵大哭,便哭便嚎啕道,“父亲,你老婆就是个骗子,她带着我在一条街上走了三四回,还怪我和保镖叔叔们走散的,你快来救我,我好累好饿,好想睡觉。”

    韩秦墨听到电话那边的控诉声,揉了揉眉头,很淡定问,“现在哪里。”

    景辛忙着去捂住韩策嘴巴,一边含糊回道,“你听他胡说,不用你来接,我自己能够回去!”

    可景辛这次逞强显然没成功,韩秦墨打开导航仪一开,便闪现出景辛所在的具体位置,看了一下具体多少公里,离他所在的位置就隔了半个街。

    韩秦墨一阵头疼,也只有她有这个本事将一条街走个三四回,把自己给转晕的。

    他想到韩策那哭声,只能无奈一笑。

    起身自己去开车接迷了路的老婆和儿子,他刚走出会议室,郑敏抱着一堆文件跟在他身后,两人刚想出门,这次合作商走了上来笑容满面道,“韩总这是急着去哪儿?可否有空请您吃个饭?”

    说完,便将跟在他后面的一个满面娇羞的姑娘往他面前一推道,“这是我的小女儿今年二十岁,从小对韩总特别敬仰,今天正好您来这里开会,她吵着要来所以带她来见见您,和您学习一下。”

    韩秦墨看了她姑娘一眼,长得很美观,很年轻,他对她微微一点头。

    那姑娘见了立马脸红的说不出话来,躲在合作商身后通红了脸,韩秦墨低头看了一眼时间,道,“不好意思温总,我今晚有点事,我老婆带着我儿子迷路,需要去接一下,有空在请您吃。”

    说完,将手中公文包扔到郑敏手中,也不管那本来满面娇羞的姑娘一瞬间煞白的面孔,身姿挺拔,脚步匆匆转身走了。

    等韩秦墨开车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他家一向闹腾的儿子倒在自家老婆怀中累的不省人事,景辛正坐在一街边上打着蚊子。

    嘴里边骂骂咧咧道,“搞什么鬼,连蚊子都要来欺负我。”

    顺手在韩策脸上重重给了一巴掌道,大概是想要打掉韩策脸上正吸血的蚊子,这一巴掌有点重,本来熟睡中的韩策被这一巴掌打的哇哇大哭,从景辛怀中爬了起来道,“你为什么要打我,都怪你!我们现在跟个乞丐一样!”

    景辛刚想解释,就看到不远处站了一个人,她定睛一看便看到那男人从光亮处走了出来,俊朗的面容,沉稳的气质无论是在哪里总能吸引住了别人的目光。

    她一愣,对方道,“累不累。”

    景辛把怀中的韩策一推,拔腿就跑了过来抱住韩秦墨,嚎啕大哭道,“哇,你总算来了,我好累啊,好饿啊。”

    韩策刚跑了一半的路程,小肥腿悄悄收了回去,想要嚎啕的哭声刚到嘴边也咽了去,看到自己妈妈在爸爸怀中哭的跟个泪人一样。

    他觉得有些委屈,明明累死的是他,饿死的是他,跑过去求安慰的本该是他,最后都成了她。

    他憋着脸,想哭又不敢哭委屈的模样,想着等着韩秦墨注意他。

    可哪知道,他那无良的老爸,只顾着帮自己的老妈擦眼泪去了,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 c 薄情犹未悔

    一边温柔的擦着她眼泪,一边温言细语道,“以后不要自己单独行动,很危险知道吗?”

    景辛委屈点点头,在他怀中擦了一把鼻涕道,“我走不动了,你背我。”

    韩秦墨很无奈弯下腰,将她稳稳的背住,景辛这才绽开笑脸。

    韩策跟在后面,跟了一路,可是自己的老爸最终连看都没看他,到家后,才似乎是问了一句,“韩策呢?”

    景辛指着后头跟着幽怨的韩策,道,“在那呢?跟了一路。”

    韩策愤怒道,“你们现在才想起我!迟了!”

    这本书大概就结局了,感谢大家陪我走到这里,这是新书大家要是觉得书荒就点点,哈哈哈,韩策真悲催的,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