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人,你被设计了 > 有钱办不到的?

有钱办不到的?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叫我女王
    午餐后,还有餐后甜点。

    甜品是些蛋糕,甜品,冰激凌之类的东西。

    天晴吃了很多。再吃不下东西。慕夜辰对这顿午餐已经很有意见了,哪会再吃垃圾的东西。一桌子甜点都是瑾瑜一个人点的。

    小孩子虽然胃小,但是十分的能吃。

    “这个……是我为你点的。”瑾瑜看着慕夜辰,将一个放着蛋糕的小碟子往他面前一推。

    一直在漫不经心玩着手机的慕夜辰,这才冷冷地抬首。

    “别看照片了。孩子给你点的,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天晴知道他一直在看手机里面的照片,他拍了他们很多照片。从吃完午餐一直在摆弄那些照片。

    慕夜辰收起手机,瞟了瑾瑜一眼,“确定里面没有毒?”

    瑾瑜不开心地鼓起脸蛋,“妈妈,老男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慕夜辰翘了下唇,插下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

    嚼了嚼,脸上的表情就开始变。

    那脸色真的是相当的难看。

    “怎么了?”

    他强忍着才没有吐掉。“这是什么蛋糕?”

    “芥末芝士蛋糕。”瑾瑜脆生生地说。小家伙报复心可是很强的,谁让老男人处处都针对他。给他点小惩罚,戳戳他的锐气。

    慕夜辰冷眉,这小子真是见缝插针。

    “好吃吧?”瑾瑜得瑟的问。他超级受不了芥末这种东西,相信老男人也是如此。看他那绿黑的脸,他就开心的合不拢嘴。

    “好不好吃,你不知道?”

    似乎闻到了空气里的烟火味,天晴无奈的看着这一大一小。这对父子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不过,这对父子已经不同以往,他们虽然看似不和谐,但是他们之间已经在微妙的变化了。

    天晴觉得好欣慰。

    吃过午餐后,慕夜辰在天晴的注视中,从裤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桌子上。

    天晴看着桌子上的盒子,不解的问,“这是什么?”

    “打开!”

    瑾瑜不客气的拿过来,打开。

    里面是三条同心锁。

    三个型号的。布协围圾。

    很多孩子在出生的时候都会戴这样的锁子。这种锁有很深的寓意,不过都是孩子戴的。还没有大人带过。

    显然这三条是他们一人一条。

    天晴拿出那根小的,“这是给瑾瑜的?”

    “嗯。”

    “瑾瑜,很漂亮。我给你戴上。”

    整个同心锁是白金打造,中间镶嵌了心形的宝石,做工精致,非常好看。

    不知道是出自什么知名设计师之手。

    天晴找了找,打不开链子。

    慕夜辰上手伸过来,掰开同心锁。

    这是他找人专门设计定制的,里面有定位仪。一方面是送给他们的礼物,一方面也是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

    “这个好独特。”天晴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特别的设计,接缝是在锁子中间。

    “这个是专门为你们定制的。”

    天晴的内心雀跃着……

    这是慕夜辰特地为一家三口准备的礼物。

    天晴垂着眸,帮瑾瑜带上。

    吧嗒,同心锁又合二为一了,戴在瑾瑜的颈子上,又多了一份天真可爱。

    “瑾瑜,这是爸爸送你的礼物。”

    瑾瑜抿着倔强的唇。

    “你应该说点什么?”

    “……谢谢。”

    慕夜辰讥讽地扬唇,“这可不是为你做的,你的这条只是顺便。”

    瑾瑜,“……”

    慕夜辰拿起一条,下颚比了比天晴,那意思很明确,他要亲自帮她带上。

    天晴脸颊一热,在孩子面前有些不太好意思,“我自己来。”

    “头发撩一边去。”

    这个………

    “快点。”

    天晴只好将头发偏向一侧,他忽然靠过去,好闻的气息扑入她鼻尖。

    吧嗒一声,锁子扣住。

    慕夜辰为她亲自带上,如果现在没有瑾瑜,慕夜辰肯定会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垂下头吻她的脖颈。

    不过碍于孩子在,他忍住了。

    “这个锁子,只有我的指纹才能打开,不然任何方式都摘不掉。”

    “是你让人做的?”

    “嗯。”

    “喜不喜欢?”

    天晴点点头。

    她当然喜欢。

    重要的不是这个同心锁好看的款式,而是这个男人亲自做的,而且他们各自都有一条。

    “爸爸,我不想走,你背我好不好?”隔壁座的小女孩儿撒娇地拽着男人要他背。

    那位父亲弯下腰,让女儿爬上他的背。

    瑾瑜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

    慕夜辰讥笑,“怎么,你也想让我背?”

    瑾瑜别扭地转开脸,“才不要,幼稚!”

    一整天慕夜辰都陪着天晴和孩子,中途,他有很多电话,他一个都没有接。

    最后索性将手机关掉。

    夜晚,霓虹灯亮起光,游乐场里是如梦似幻的光芒。

    晚上坐摩天轮,才能感觉到它的美妙之处。

    这也是他们玩的最后一个项目。

    这个项目结束,就可以回家了。

    确切的说,慕夜辰一直都在等着晚上的来临,目的就是为了坐摩天轮。

    摩天轮一格一格地上升着。

    瑾瑜趴在玻璃窗前看着脚下的景色……

    天晴的身体被慕夜辰照着,看着夜景。

    他高大的身形贴她极近,他的下巴就在她的头顶上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每一次呼吸。

    这一天,天晴都快被幸福的溺死过去。

    感觉他们像是真正的一家三口。

    孩子是她和慕夜辰的。

    他们和其他的幸福家庭一样。

    摩天轮上升到顶格,突然停住了。

    这时候,电停了,整个世界突然地黑了下来。

    所有人发出嘘声……

    天晴也惊了下,眼前黑得什么也看不见,“怎么回事?停电了?出故障了?”

    慕夜辰的大手压着她的肩,“我在。”

    天晴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是的,慕夜辰在,这个时候就算真的故障,他们的摩天轮被迫停在空中,她也不会害怕。

    “瑾瑜?”

    “妈妈。”瑾瑜的小手也握住了天晴胡乱在半空试探的手。

    “别怕……”

    “我才不怕黑呢。”小家伙倔强的说,其实很害怕。

    就在这时,突然某处亮起了火光。

    瑾瑜用小指头指着窗外,“妈妈,你看……”

    是晴字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定格了很久之后才灭掉。

    接着又是,我爱你。

    跟着心形的图案。

    整个游乐场突然亮起,地上到处都是艳红的玫瑰花,灯打在花上,十分的美艳。望眼看过去就像是花的海洋。

    “喜欢?”

    天晴瞪大眼,“是你做的?”

    “否则?”他低醇的嗓音在她耳边凝固,“你以为别人有这情调?”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天晴的心里有些感动。

    慕夜辰没有回答,在暗光下勾着唇。

    他早就想做这些了。

    一直碍于没有合适的机会。

    别的女人拥有的浪漫,他也想给她制造一次。

    “你是怎么做到的?”一整天他都和他们在一起,基本上除了上厕所的时候,他们都没有离开过。

    “有钱办不到的事情?”

    慕夜辰抽空打了个电话,然后下边的人直接买通一切。

    如果他一个人做这些,肯定是需要大量时间的。

    时间掐的刚好及时,没有一丝失误,很好。

    就在这时,又一个地方亮起灯光。

    许多的小丑拿了银光棒摆出一个鱼的形状。

    接着是一个魔术师开始变魔术。

    他从箱子里变出了一个真人版的变形金刚。

    “这个是送给孩子的?”天晴捏了捏瑾瑜的小手,“看见了没有?”

    瑾瑜闷闷的声音传来,“幼稚!”

    虽然嘴上说着幼稚,但那双大大的小眼睛却一直盯着变形金刚看。

    终于,所有的灯亮起来,通电了,整个游乐场继续运营。

    走下摩天轮,天晴整个人还是在漂浮的云端状态,“瑾瑜,今晚开不开心?”

    “勉强……开心。”

    “开心就开心,还非得加句勉强?”

    “就是很勉强嘛!”

    晚上回到家,也许是玩得太开心了,瑾瑜一直在床上滚来滚去,怎么都不肯睡。

    “妈妈,我睡不着!”

    “那给你讲故事……”

    “老男人送给我的那个变形金钢酷毙了。”

    “爸爸是不是对瑾瑜很好?”

    “哼哼,没看出来他对我哪里好,”

    “……”这孩子口是心非和慕夜辰是出奇的像。

    “妈妈,我们还能再去玩吗?”

    “当然了。”

    “那老男人也会和我们一起么?”

    不知道在瑾瑜说了多少个老男人后,他的呼吸声传来。

    天晴拢了拢被子,小家伙还说不喜欢爸爸,一晚上张口闭口都是慕夜辰。

    等小家伙睡着后,天晴轻手轻脚出了房间。

    来到他的房间,门是半掩的。

    她刚推开进去,一只长臂将她拉过来,慕夜辰只披着件浴衣,敞着结实性感的胸膛,整个人野性得像一匹在草原上驰骋的烈马。

    他冷冷凝着她,“怎么这么晚才来?”

    “孩子刚刚睡着……”

    “知道我等了多久?”他低哑的嗓音像触手撩着她,让她快要化成一滩泥了。

    “孩子今天玩得太兴奋了,所以一直睡不着……”

    “不准提那个臭小子,现在你是我的。”

    慕夜辰将她轻而易举地抱起来,是抱孩子的那种抱法。

    天晴的臀部半坐在他的手臂上,长长的腿撩着。

    他的胸膛好烫,烫得她浑身都在激昂。

    天晴被扔到大床上,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压下来,阴影笼罩。

    他就像她的一方小天地,让她无处可逃。

    大掌挑起她的下巴,“今天,高兴?”

    天晴羞赧的点点头,“谢谢。”谢谢他为她和孩子做的一切。

    “谢我的方式只有一种。”

    “什么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