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特种教师(雷少爷的剑) > 第二百二十二章、二号动手(遗憾大结局)

第二百二十二章、二号动手(遗憾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雷少爷的剑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虽然死的都是玄冰帮成员,但淮海毕竟是一个特殊的城市,还是需要给民众交待,而上面又无法把那些杀手们绳之于法,因此只能把压力推给玄冰帮。让沈正迅速搞定此事,方便稳重民众信心,社会和谐。

    孙忠给沈正倒了杯开水,咬着嘴唇恨骂:“这伙凶徒是什么人?竟然敢来袭击我们玄冰帮?”

    话音刚落,沈正的手机响了起来,狼狈沈正看着陌生的来电,皱了皱眉,接听后,对面传来玩味的声音:“沈先生,别来无恙啊。”

    “你是?”

    “哦?沈先生派人来抄我的家,这份大礼我可是接着了,礼尚往来晚辈还是懂的,怎么样。沈先生对晚辈的这份礼还看得上眼吗?”

    “你到底是谁?”沈正听着对方莫名其妙的话再次问道。

    对方轻笑一声,道:“呵,既然沈先生跟我装傻,晚辈也会装傻,有缘再见喽。”

    “嘟嘟嘟……”

    “喂……喂……”

    沈正又吼了两声,看到对方挂了电话,愤怒将手机摔的粉碎。

    任沈正在好的修养。在强的定力,接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电话,难免上点火气,很显然,这次的袭击就是电话里的人做的。而沈正近期并没有抄过谁的家。树如網址:ёǐ.关看嘴心章节

    能有这样一批训练有素的手下,此人显然也不是普通人,沈正缓了缓,坐在了椅子上沉思着。

    孙忠并没有去打扰,良久,沈正突然抬头看着孙忠说道:“去给我查一查,有谁打着我沈家名号闯祸,还有沈家内部的人都有谁有所行动。”

    “是,沈先生。”

    孙忠说着走到一旁拿起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五分钟后,孙忠回到沈正身边说道:“沈先生,近期沈家五怪消失了。”

    “什么?消失了?”

    “没错,不过我猜他们已经死了,是大少爷……”

    听到大少爷这三个字沈正激动的说道:“这个混账又干什么了?”

    “大少爷派了沈家五怪去袭击了段家庄园。”

    “什么?燕京段家?”

    看着沈正激动的神情,孙忠也皱着眉点了点头。沈正深深的喘了口气说道:“看来,沈家五怪的确不在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段家也敢去闯。”

    沈正说着,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转移话题说道:“不对,阿忠你有没有感觉太巧了,我们的货跟总部同时被袭击,如果货是龙门劫的,这会不会太巧了,难道段家跟龙门有什么渊源?”

    “沈先生,战盟跟龙门斗了这么久,相信他们应该知道段家与龙门的关系。”

    阿忠说着,沈正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阿忠会意又拿起了电话。

    两分钟阿忠挂了电话。聊天的内容不用阿忠说,沈正也猜出个七七八八。

    沈正点了支雪茄,狠狠的抽着,扫过墙壁上的弹孔回道:“看来这一切真的是龙门所为,真想不到,段家的这位纨绔子弟,竟然有如此蜕变,消失了几年,摇身一变造就了龙门,都怪我们生活的太安逸了。”

    “沈先生,我们要还击吗?”

    “段然派人千里袭击我们,除了向我们昭示他也有能力报复,恐怕还想给我们经济来个沉重打击。现在总部被破坏的七七八八,死得全是玄冰帮的精锐与技术上的高级人才,也是信得过的成员,如果要让总部恢复正常运作,恐怕要等上十天半个月才行,期间的损失难于估计。”

    沈正说着脸上闪过杀机,双手握成拳头,恶狠狠的道:“想不到段然如此丧心病狂,竟然袭击我们的经济总部,沈先生,我们也调动精锐去燕京报仇,算是出口恶气,到时候那小子就会知道自己错得多么严重!”

    沈正苦笑着摇摇头,意味深长的道:“虽然我心里也很愤怒,但是我更知道现在不是报复,而是迅速的恢复经济秩序,现在的黑帮拼杀不像以前横冲直撞,更多的是金钱较量,沈家跟段家在经济上相比,相差甚远。”

    孙忠脸色依旧很难看,咬牙切?的道:“但这口恶气实在难于吞下,实在不行就去打龙门,不给段然惨痛的教训,我们玄冰帮还有何面目在江湖上立足?还有何面目向玄冰帮的兄弟交待?”

    见到属下如此义愤填膺,沈正坚持的摇摇头:“阿忠,仇是要报的,但不是现在,即使我们打了龙门又怎样?那不会让我们得到实惠,只会让段然更加疯狂报复,到时双方都不顾江湖规矩,全国的世家就会开始站队,如果变成古武者大战,那么地下势力就乱套了。”

    这番话显然很有道理,孙忠绷紧的脸稍微松弛,想想也是,如果双方都疯狂报复,恐怕以后连上厕所都要先检查有没炸药,就连跟女人做运动也要思虑子弹会不会爆掉脑袋,因此他无奈叹道:“现在怎么办?”

    沈正低头思虑,随即淡淡开口:“我去向段然求和,这个求和就是抹掉以前沈冰派沈家五怪去袭击段家,他派杀手袭击我们的恩怨,让双方重新走到正面战场来决斗,而不是无所不用其极。”

    “好。”

    “把沈冰给我从燕京带回来,禁足一个月。”

    孙忠郑重的点点头,轻轻叹道:“是,也就只有如此了。”

    等孙忠出去做事,沈正才再次锁起眉头。

    虽然沈正准备跟段然谈和,但对于袭击玄冰帮总部的人还是发出追杀令,动用淮海所有力量扼杀老K所带的寒风小队,玄冰帮众在码头遭遇老K,双方发生小规模火拼。

    等警察赶到的时候,地上已经横躺着数十具尸体。

    无奈寒风小队相当强悍,饶是见到警察依旧不依不饶,沉着的射杀最后十余名玄冰帮众才扬长而去,后来在海上两部巡逻快艇也遇见他们,示意他们停下检查,在这之前老K便让他们换上衣服,乔装成普通的工作人员,而老K则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成功的离开了淮海。

    潜龙花园,明亮书房。

    玄冰帮发生的事情全在段然掌握中,他甚至能够想象得出沈正的藏身,不过他对老K没有杀掉沈正并不可惜,此次袭击只是要起敲山震虎的作用,而且沈正可是内家高手,老K可不是沈正的对手。

    只是仗着寒风小队精准的枪法,沈正跟孙忠才没敢轻举妄动,帮派相争如果纯粹靠暗杀老大了事,那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万物尚且讲究花开花落,生死更是需要水到渠成。

    …………

    此时龙门总部。

    当老K他们成功的离开淮海后,段然便召开了视频会议。

    段然看着核心的高层风轻云淡的道:“玄冰帮这次算是雪上加霜,经济与信誉遭到重创,战局也会随之变化。疯子,有什么应对之策。”

    “我想,沈正会速战速决。”姜春峰说道。

    段然乐心宽气爽,哈哈大笑回应:“没错,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持,玄冰帮拿什么跟龙门消耗?”

    “没醋,沈正越是焦急我越淡定,如果来打,我们固守不出,再耗上十天半月,沈正就会烦躁不安。”姜春峰说完顿了顿。

    “他烦躁了,我们的机会就来了!”段然接着说完后,轻轻微笑

    姜春峰果然天生将帅之风,在之前战盟突然跟龙门对战时,段然等人还在罪区,姜春峰依旧没有急功近利,颇有曾国藩的屡败屡战风范。

    “好,浦江的事情,有你们几个人在,我很放心。先这样,时刻保持警惕。”

    会议结束,段然就靠在沙发上发呆。

    他心里在揣摩玄冰帮帮未来的反应,这次狠狠的扇了沈正两个耳光,那家伙只会有两种反应,要么是歇斯底里不顾代价的报复,要么就是忍气吞声跟自己求和,前者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后者是再度逐鹿中原的基石。

    思虑之下,他觉得后者成分居多。

    沈正是看重利益的人,所以段然断定他跟自己讲和。

    想通这点,段然的心情就变得非常愉悦,他亲自泡上仅存的大红袍,当香气四溢的时候,游月就握着资料走了进来,坐在段然身边先为他整理凌乱的衣领,然后柔声笑道:

    “今晚心情似乎不错,有什么喜事啊?”

    段然把游月搂进怀里,捏着她精致的下巴道:“当然高兴,不动声色就打乱玄冰帮阵脚,战盟与玄冰帮的结盟也会瓦解,这不算是个好消息吗?”

    正说着,段然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段然的面容僵了僵。

    “谁?”

    “是二号?”

    段然说完接听了电话,道:“二号。”

    “段然,你知道这次闯了多大的祸吗?打淮海就罢了,老K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暴漏了真实身份。”

    段然皱了皱眉头,真实身份,他们不止一次暴漏了,为什么偏偏这次不行,段然很明白只有亮出身份,才能安然无恙的离开。

    “二号,给你惹麻烦了吗?”

    “一句两句说不清,现在我得给一些人一些交代,给你们两天时间,叫上断魂的所有人来原部队找我。”

    “是。”

    “嘟嘟嘟……”

    仅仅几十秒的电话,段然犹如接了一年那么长,背后全是冷汗。

    “怎么了?”游月紧张的问道。

    段然无力的放下手机淡淡的说道:“看来,二号要动手了。”

    “什么意思?”

    “二号要我带着断魂的人回原部队,恐怕真应了老阎的话,他要对我们下手了。”

    游月抓住段然的手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去是一定要回去,但是我的兄弟不能白白送死,我一个人扛。”段然说着,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等等,你就这么去了,我怎么办,宁夏怎么办?你那未出世的孩子怎么办?那些爱你的女人怎么办?”

    游月激动的说着,段然愣了几秒,冷静的想了想,急忙问道:“月,我记得你说过,山野村夫的保险箱可以救我的命,现在是时候让我知道了吗?”

    听到段然的话,游月苦笑了下:“没想到你记得,在你回去之前,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你不会这么轻易死的,因为你是段然,那个保险箱在你爸爸的手里。”

    “在他的手里?你好像一点也不紧张?”

    游月嘴角扬了扬:“你不也一样吗?放心去吧,我会帮你安排一切,我绝不会让我深爱的男人在我之前离开。”

    拥吻过后,段然开着车,没有告诉任何人,没有在打过一通电话,独自一人返回了原部队。

    段然相信,游月会帮他转达,段然更相信,他的爸爸,师父,还有跟这个庞大的计划有关的人,不会让他这颗棋子就此消失的。

    第一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