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新欢旧爱一起来 > 第一百零六章 大结局 爱你一生一世

第一百零六章 大结局 爱你一生一世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月夜未央
    “拿出去扔了!”柳月娥瞄了一眼莫擎苍手中的燕窝,冷冷的说:“我怕有毒。[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800”

    “好!”莫擎苍点点头,折身出去,把整盒一公斤重的燕窝扔进了垃圾筒,连眼睛也没多眨一下。

    冷幼微把炒好的胡萝卜盛出锅。听到脚步声,回头询问莫擎苍:“打发走了?”

    “嗯!”莫擎苍点点头:“送的燕窝妈让我拿出去扔了。”

    “那就好!”肯定得扔,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放毒药,冷幼微对伍宗盛充满了戒备,虽然她没将车祸的真相告诉柳月娥,但柳月娥也已经对伍宗盛死心了,卖掉房子也算是个了断,以后不欠他了。

    柳月娥抱着已经开始蹦跶着想下地走路的小念念若有所思。时不时的朝门口看一眼,伍宗盛走了好久,她悬着的心才慢慢的落了地。

    有一天晚上。她起来上洗手间,听到冷幼微和莫擎苍在聊天,提到车祸的事,如果他们不说出来。任她想破头也想不到,竟然是伍宗盛做的,害死她,就可以不分给她一分钱的财产。

    柳月娥只允许自己难过一晚上,第二天,又像没事人似的,既然女儿女婿不愿意让她知道,那她就假装不知道,事情埋在心里,时刻提醒自己。

    吃饭的时候,众人各怀心事,没人多说一句话。

    莫擎苍做饭,保姆洗碗,冷幼微就像少奶奶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过她并不觉得很开心,因为莫擎苍待在家里的时间实在太少了。连周末也有事。

    一家人好久没吃完饭出去散步了,冷幼微牵着小宇,莫擎苍抱着念念。保姆推着柳月娥,浩浩荡荡的出了门。

    刚到附近的人民广场,莫擎苍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眉头就蹙紧了。

    似乎不想让冷幼微听到他的谈话,拿着手机,走出去十米远才接听,那神神秘秘的样子,让冷幼微更是心情郁闷。

    他真的有事瞒着她!

    电话是昨晚那个女人打来的?

    她找他干什么?

    盯着莫擎苍接电话的背影,冷幼微越来越烦躁,松开小宇的手,朝莫擎苍走了过去。

    莫擎苍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下意识的回头,看到冷幼微,就挂了电话。

    冷幼微的心迅速的下沉,冷冷的问:“谁给你打电话呢,神神秘秘的,难道还怕我听到?”

    “呵,当然不是,那边跳舞的人太吵,我才到这边来接。”莫擎苍尴尬的笑笑,虽然他极力表现出平静,可冷幼微还是发现了异样。

    手机揣进裤兜,冷幼微飞快的摸了出来,想翻开他的通话记录。

    “幼微……”莫擎苍伸出的手被冷幼微一瞪又缩了回去,他呐呐的看着她,眼神很是古怪。

    翻开通话记录,冷幼微首先就看到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通话时间就是方才。

    “这是谁的电话?”没有存名字,但莫擎苍一看号码就知道是谁打来的。

    呵!

    真当她是白痴吗,连这么明显的事也看不出来!

    握着手机的手在颤抖,冷幼微缓缓的抬起头,专注的盯紧莫擎苍。

    两个人站得那么近,不过半步的距离,可她却觉得很远很远,远得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瞒着她。

    说好了没有秘密,有什么事都要摊开来说,可他终究还是瞒了她一些事。

    莫擎苍呐呐的伸出手,把手机从冷幼微的手中扣了出来,紧紧握住:“一个普通朋友!”

    多么简单的关系,“普通朋友”罢了,单纯得只是说几句话的朋友。

    选择相信他还是继续怀疑他……冷幼微纠结了一会儿,转身从他的面前走开,回到小宇的身边。

    虽然小宇改了名字,但小名还是继续用“小宇”,喊习惯了,要改口也不容易。

    冷幼微站在小宇的身后,冰冷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专注的看着广场中间的老年人跳舞。

    “老婆……”莫擎苍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冷幼微的身后,轻轻的唤她一声。

    听到莫擎苍略带了讨好的声音,冷幼微侧头冷睨他一眼,如果他不实话实说,她是不会原谅他的,甚至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

    真是辜负了她的信任,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莫擎苍欲言又止,脸上闪过些许不自然的神色。

    手不知不觉攀上了冷幼微的腰,若有似无的抱紧了她。

    紧蹙的眉,泄露了他纠结的心事。

    “把手拿开!”冷幼微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最受不了莫擎苍那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让人厌烦。

    掰开莫擎苍的手,冷幼微拉着小宇去旁边的超市:“宝贝儿,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

    小宇平时就没有吃零食的习惯,想了想说:“我什么也不想吃。”

    站在超市门口,冷幼微苦着脸说:“陪妈妈进去逛逛,好不好?”

    “好!”小宇乖巧的点点头,回头看向不远处的莫擎苍:“我们等爸爸一起去吧!”

    小宇向着莫擎苍,冷幼微也没辙,心不甘情不愿的等在原地,莫擎苍走近了,三人才一起进超市。

    “妈妈,你不要生爸爸的气了。”小宇看出冷幼微不高兴,拉了拉她的手,怯生生的说:“看到妈妈不高兴,小宇也会不高兴。”

    孩子越来越大,心思也越来越细了,冷幼微无奈的笑笑:“妈妈不生气了!”

    “你们握手言和吧!”小宇一手拉冷幼微,一手拉莫擎苍,把两个人的手拉拢到一起。

    莫擎苍快速抓住冷幼微的手,笑逐颜开的赞道:“小宇真乖。”

    这父子两真是一个鼻子出气!

    冷幼微轻轻的抽手,莫擎苍握得更紧了,她只能任他握着。

    “嘻嘻!”小宇笑着拉住莫擎苍的另外一只手,一大一小,都被莫擎苍牵着走了。

    两人各怀心事,同床异梦。

    冷幼微等着莫擎苍开口坦白,可他却什么也没说。

    平日里怕冷的冷幼微第一次没有紧紧抱着莫擎苍入睡,她远远的躲开他,睡到床沿边,莫擎苍似乎心中有愧,也没跟过去,紧挨着她。

    这一天晚上,两人都睡得不好,冷幼微化了淡妆,还是看起来无精打采。

    林珊珊看到郁郁寡欢的冷幼微,心底咯噔了一下,难道事情已经在冷幼微那边捅破了?

    后悔也来不及了,她真该以死谢罪。

    唉……冷幼微叹了口气,坐到电脑前,心不在焉的看这几天接的订单,看了订单又看财务报表,指出几个不明确的地方。

    一上午的时间,她没心情多说话,除了工作上的事,她就没再开口说别的。

    林珊珊观察了她一上午,终于忍不住了:“幼微,你怎么了?”

    答案她心知肚明,只是装模作样的不点破。

    冷幼微微微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了林珊珊一眼:“我看起来像有心事吗?”

    “是啊,不然我干嘛问你。”林珊珊起身走到冷幼微的身旁,坐在椅子的扶手上:“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莫擎苍……”

    话未说完,等着冷幼微接下去继续说。

    “除了他还能有谁呢?”她的心事,总是被他一个人搅乱,想要平复却很难。

    “快说说,他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一触到冷幼微忧伤的眸子,林珊珊立刻噤了声。

    忧伤了片刻,冷幼微不想再用坚强伪装自己,猛然抱着林珊珊的腰,眼泪哗哗的往外涌。

    “前天晚上……莫擎苍……凌晨三点才回来……换下的衣服上还有香水味儿和口红印,昨天……他很早就回来了,一直……心事重重……林珊珊,你说……他是不是出轨了……”冷幼微一边说一边哽咽,眼泪流得汹涌,霎时间就满脸的泪痕。

    听完冷幼微的讲诉,林珊珊紧锁了秀眉,该不该说出来呢,她很纠结,也许说出来,冷幼微不会原谅她,也怪她自作聪明,想试试莫擎苍对冷幼微的忠贞程度,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冷幼微肯定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也许还会恨她。

    沉吟了片刻,林珊珊问道:“为什么这样想呢,是不是觉得莫擎苍不够爱你,还是……他最近有些怪异?”

    冷幼微想了想说:“我相信他是爱我的,也许是受不了外面那些女人的诱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假装什么也没发现……”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莫擎苍一直这样下去呢?”林珊珊想起自己,过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以为很懂事,结果呢,尹振东越发的大胆,甚至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她忍无可忍,才会破釜沉舟。

    照现在这个状况来看,冷幼微的婚姻还有的救,莫擎苍毕竟还没到尹振东公然养情.人的那一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冷幼微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和莫擎苍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现在终于可以在一起,难道……他们的感情,就这样的不堪一击吗?

    正因为太在乎,冷幼微才不能冷静的思考,反而越来越乱,脑子像一团麻,理不出个头绪来。

    看到冷幼微这样的痛苦,林珊珊也在不断的自责,思前想后最终下了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

    抿紧了嘴唇,林珊珊终于开了口:“幼微,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抹了抹眼泪,冷幼微抬起头,呐呐的看着她,很少见到林珊珊这样严肃的表情,满腹的疑问,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对不起,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原谅我……”

    林珊珊认错的话让冷幼微倏然睁大了眼睛,胸口似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痛得她几乎窒息,嗫嚅的开口:“莫擎苍出轨的对象……是你?”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林珊珊大吃一惊,连连摆手,没想到冷幼微会往那方面想,她可做不出那种事情来。

    “真的不是你?”冷幼微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但心脏依然悬得老高:“为什么要向我认错呢?”

    只有做错事才认错,难道……林珊珊做错了什么?

    不管林珊珊做错了什么,只要不是和莫擎苍有一腿,冷幼微都可以原谅她。

    静静等待林珊珊开口,冷幼微悬着的心迟迟不肯落下。

    “唉……这事都怪我,不该自作主张……”林珊珊忧心忡忡的看着冷幼微:“你一定要原谅我。”

    冷幼微苦笑了一下:“你还没说什么事,我怎么知道要不要原谅你,快说吧!”

    说吧说吧,早死早超生!

    林珊珊终于下定了决心,坦白从宽,只希望冷幼微能念在她是好心一片的份儿上,原谅她这一次。

    昨天,接到电话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做错了,那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更不是冷幼微想知道的结果,可终究,还是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对不起,幼微,前天晚上,是我找人去勾引莫擎苍……”触到冷幼微震惊的眸子,她心虚的低下了头:“真的很对不起,没想到会这样,我只是想帮你试试他,对不起,对不起……”

    林珊珊虽然没有明说勾引的结果,可冷幼微已经猜到了。

    声音似乎已经不再属于她,颤抖得厉害。

    “这么说……莫擎苍真的上钩了……他背叛了我……”手紧紧的握成拳,长指甲陷入了掌心的皮肉中,掐出深深的甲痕。

    林珊珊耷拉着脑袋,没吱声,默认了冷幼微的推断。

    “你为什么要找人去勾引他,为什么?”冷幼微泣不成声,捂着脸呜咽道:“我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不想听到这个残酷的事实。

    一时之间,她接受不了,也不愿意去接受。

    太残忍,太残忍了!

    “幼微,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以为……莫擎苍不会那么容易上钩……”这一切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莫擎苍不是很爱冷幼微吗,为什么还会被一个美丽神秘的女人打动?

    他不应该历经千帆,只爱冷幼微一人了吗?

    也许真的应验了她的那句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莫擎苍说不定早就背叛了冷幼微,只是她们还蒙在鼓里,而林珊珊找来的那个女人,只是揭穿了莫擎苍伪善的假面具罢了!

    林珊珊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抽屉,取出昨天中午快递给她送过来的盒子。

    盒子里,是莫擎苍的领带,还有用过的避孕套和纸巾。

    冷幼微从林珊珊的手中接过盒子,不打开,她已经猜到里面装的是什么,莫擎苍出轨的证据,足以刺穿她的心脏。

    泪水滴滴答答的往下落,不多时,就在盒子的表面汇聚成了一滩。

    不大的办公室静得只有呼吸声和冷幼微的抽泣声。

    良久,冷幼微终于接受了现实,抽纸巾擦干眼泪,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手中的盒子。

    莫擎苍的领带,她不会错认,那条领带,还是她陪他一起去买的。

    用过的纸巾和避孕套,散发着浓烈的腥臭,冷幼微只觉得胃部一阵翻江倒海,她捂着嘴“哇哇”的干呕了两声,赶紧盖上盒子,像扔烫手山芋一般,迫不及待的扔在办公桌上。

    脑子里嗡嗡作响,她真的不敢相信,莫擎苍会背叛她,而且还背叛得这么彻底,这么容易。

    如果永远被蒙在鼓里,也许她还没这么难过。

    林珊珊也很内疚,抱着痛哭流涕的冷幼微,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

    哭得累了,可眼泪还是不断的往外涌。

    冷幼微的眼泪一直这样的不值钱,很容易流得不停不歇。

    莫擎苍,莫擎苍,为什么背叛我……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她在心中无声的呐喊着,可就算她喊破嗓子,莫擎苍也听不到。

    心痛得快要死去了,要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真得把她凌迟一千遍。

    冷幼微的泪水浸湿了林珊珊的羊毛衫,她甚至感觉到泪水的冰凉。

    说再多的对不起也无济于事,林珊珊也默默的流了泪,抱着冷幼微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良久,冷幼微猛地抬起头,迷蒙的泪眼专注的看着林珊珊,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你说我该怎么办,假装不知道吗,还是直接挑明?”

    知道了还要假装不知道,那确实很有难度,如果直接挑明,莫擎苍知道是林珊珊找人勾引他,肯定会大发雷霆。

    冷幼微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珊珊也很为难,紧蹙着眉,陷入了沉思。

    “这样吧,你假装不知道,我再让那个女人去找莫擎苍,露出马脚让你撞见,你就可以质问他了?”

    “好……”冷幼微想了想又连忙摇摇头:“不好,我不想这样。”

    “怎么突然想起出来吃西餐?”莫擎苍语中带笑,专注的看着冷幼微:“是不是吃腻了我做的饭,出来换换口味?”

    冷幼微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笑容很浅淡:“偶尔出来吃也没什么吧?”

    “嗯!”对上冷幼微幽深的眼眸,莫擎苍突然觉得看不清她的想法,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找了个安全的话题,问:“今天不忙吧?”

    “不算忙!”冷幼微定定的盯着莫擎苍,试图在他的脸上发现蛛丝马迹。

    到现在,她还是不相信,那个深爱她的男人,已经背叛她了吗?

    拥着别的女人,在别的女人身上驰骋。

    他还是真心的爱着她吗?

    想了很久很久,也想不出结果,只能等着他来告诉她。

    慢慢的放平心情,冷幼微笑着问:“莫擎苍,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嗯,当然记得!”他怎么可能会忘,别说才过了十二年,就是再过二十年,他也不会忘。

    初夏的雨,将城市中污浊的空气清洗得干干净净,也把她的脸深深的印刻在了脑海中。

    她认真的看着他,看到莫擎苍陷入了沉思,嘴角不知觉的扬起了好看的弧度,就像新月,点缀在黑夜当中。

    “那个时候,你肯定想不到吧,蹲在路边哭的我……会成为你的老婆……”她又何尝想得到,只是在路边哭,也会被人记住,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不是别人,是他!

    兜兜转转,又转到了一起。

    “是啊,我真的没想到……”没想到自己会一直记得她,长长久久,似在寻觅着属于他的泪眸。

    想想他可以安排的那三次相亲,不由得笑了起来。

    认定的人,他努力的追求了,却没彻底,那个时候,真该再接再厉,先占据她的心再说,而不是因为她的一封信,一句话,就把她的心还给了她,不再强求。

    “莫擎苍,你会一辈子爱我吗?”如果是以前,她真的不会怀疑他的心,他说会一辈子爱她,就真的会一辈子爱她,可现在,她怀疑了,他的真心,可以持续一辈子吗?

    在经历了大风大浪,生离死别之后,她竟然还会怀疑他,这让莫擎苍心凉,更心痛。

    伸出手,宽厚的大手握紧了冷幼微的小手,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好似在喉咙中转了许多圈才脱出口:“会,我会一辈子爱你。”

    莫擎苍的手还是那么的温暖,而冷幼微的手,冰冰冷冷,握在掌心,柔若无骨。

    一句话而已,很容易说出来,可是,要付诸行动,那可是一辈子的忠贞。

    冷幼微满腹的委屈,眼底迅速的氤氲了雾气。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莫擎苍紧蹙了眉,他觉得冷幼微有些奇怪,耐着性子询问:“你今天是怎么了?”

    不像平日里的她,伤感得让人心痛。

    “没怎么,只是……这里太浪漫了,想和你好好的浪漫一下。”冷幼微低下头,偷偷擦去眼眶周围的泪花。

    她想了一个下午,才鼓起勇气来见他。

    不在家,在外面,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万一火山爆发,也不能给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父母吵架,受伤害最深的还是孩子。

    实际上,她不想和他吵,更不愿意和他吵,忍气吞声,想听他自己说出来。

    只要莫擎苍以后不再出轨,她真的可以原谅他,不是嘴上说说,而是真的原谅。

    “还记得第一次相亲的时候,我觉得你的眼睛就像宇宙黑洞,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去万劫不复,所以我不敢看你,只看着手机。”冷幼微盯着两人交握的手,兀自笑了起来:“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紧张,坐立难安,好难受。”

    “我还以为你不看我,是因为看不上我呢!”回忆往事,莫擎苍也笑了:“我就说,自己长相也不算差啊,入得了眼,你怎么连看也不想看我,为了让你对我改观,我可是费了不少劲儿。”

    有了第一次的相亲,才会有第二次和第三次,相亲了三次,她终于有勇气抬起头看他。

    往事总是那么的美好,回忆起来,两人都是笑容满面。

    如果,只记得那些美好的记忆,痛苦的记忆都统统忘记,人生应该会快乐许多。

    这边才刚刚甜蜜完,那边,她又想起了不好的记忆。

    莫擎苍背叛了她,给那些甜蜜的回忆蒙上了一层锥心刺骨的阴影。

    牛排红酒还有水果沙拉很快上了桌,莫擎苍吃牛排总是吃五分熟,切开中间还带着红血丝,肉质鲜嫩,他吃得津津有味儿。

    冷幼微有心事,没什么胃口,盯着莫擎苍切牛排,他的动作,是那么的优雅,那么的轻快,看在眼中,好似一幅画卷。

    感觉到冷幼微的视线,莫擎苍蓦地抬起了头。

    对上她迷茫的眼睛,心沉了又沉。

    “怎么不吃?”莫擎苍眨了眨略带困惑的眼睛:“牛排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我马上吃!”冷幼微拿起刀叉,动作非常粗鲁的把牛排切成几大块,然后叉起最小的一块塞进嘴里,嘴里塞着牛排,就不用说话了,免得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更加的尴尬。

    牛嚼牡丹,吃不出好味道。

    冷幼微被牛排咽到了,猛喝果汁,使劲儿的咽,才顺了气。

    “又没人和你抢,吃慢点儿!”莫擎苍说着把冷幼微的盘子端到自己的面前,细心的把大块的牛排切细切小,然后又递还给她。

    “谢谢!”他还是那么的温柔体贴,令人心痛的温柔体贴,曾经撼动了她的心,而现在,刺痛了她的心。

    为什么男人可以这般的若无其事。

    即便是背叛了自己的妻子,也依然不会流露出一丁点儿的愧疚。

    伪装得那么好!

    如果不是看到那些证据,她真的以为,他没有背叛她,只是一场胡思乱想的梦罢了。

    吃着莫擎苍切碎的牛排,冷幼微的眼泪在眼眶中不停的打转,好几次,要落下,又被她硬逼了回去,

    不能哭,一定不能哭!

    她不断的对自己说,哭,没有用,解决不了问题,也改变不了现状。

    握着刀叉的手在颤抖,时不时的碰触到盘子的边沿,发出清脆的声响。

    深埋着头,不敢抬起来,就怕他发现她眼中的泪,更怕他发现,她已经知道了他的背叛。

    莫擎苍端起红酒,喝了一口,目光若有似无的扫过她黝黑的头顶。

    今天晚上,他有话想说,可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让她不那么担心,纠结着,迟迟没说话。

    他看出,她也是欲言又止,没点破,等着她自己说。

    两个人怀揣着心事,对坐在一起,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咫尺天涯,说的,就是他们两个现在的状态吧!

    “幼微,你说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该从哪一天开始算?”莫擎苍突然想起什么,问道:“第一次还是第二次?”

    “第三次好了!”冷幼微眨了眨眼睛,让泪花散去,抬起头:“好事不过三。”

    莫擎苍失笑,连连摇头:“我觉得结两次就行了,用不着三次,老了,老了,经不起折腾。”

    “那就从第一次开始算吧,时间比较久。”这么算来,她和莫擎苍结婚就快十年了,哇,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真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啊。

    感觉相亲还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一眨眼,就快十年了!

    十年是锡婚,还算比较坚固的金属,只是不值钱。

    值钱的金婚钻石婚,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一起度过。

    想了好久好久,冷幼微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莫擎苍,如果……你哪天厌倦我了,就直接对我说……”

    “怎么突然说这种话?”莫擎苍眉头一蹙,不以为然的回答:“我绝对不可能厌倦你!”

    冷幼微在心中冷笑,淡淡的说:“别把话说得那么满,厌倦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在一起久了,都会有审美疲劳,不然哪来的四年之痒这种说法,现在不少人结婚不到四年就开始痒了,能坚持到四年开始痒已经算不错了!”

    暗含讽刺的话语听得莫擎苍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难道她的意思是说他已经开始痒了吗?

    拿着刀叉的手一顿,莫擎苍突然觉得,他以为能轻易看穿心事的冷幼微,已经变得不那么让人容易看穿了。

    就像现在,他真的看不穿她的想法。

    眉峰微微蹙紧,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有些气恼,有些委屈,有些……不知所谓!

    他定定的盯着冷幼微,在冷幼微的眼中,他也看到了气恼和委屈,甚至还有伤心难过。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怎么了?

    莫擎苍放下酒杯,清了清嗓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她也很想直说,可是,会牵扯进林珊珊,只能忍了。

    摇摇头:“我没什么话,只是有些感触罢了,最近看新闻,好多人出轨,就今天下午,火车站旁边,有个男人逼他前妻复婚,她前妻不同意,他就把他前妻给杀了,听说他们离婚就是因为男的出轨……唉……这又是何苦呢,不能复婚就算了,何必伤人性命。”

    “你说的那种是少数,以后别看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新闻了,影响心情。”莫擎苍眸光一暗,淡淡的笑着说:“以后多看看电视,上网只会觉得社.会很黑暗,但看电视,就完全不一样,社.会很光明,人们生活很美好!”

    “呵,是啊,我就不适合上网,心情真的被影响了。”

    闭上眼睛,再堵上耳朵,她的生活也可以很美好。

    放着美好的生活不过,她偏偏要纠结那些阴暗的事,不是自讨苦吃是什么。

    两人沉默了片刻,莫擎苍突然说:“我可能要去美国一趟。”

    “去美国?”冷幼微惊诧的瞪大了眼睛:“看你爸爸?”

    莫擎苍点点头:“嗯,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我没办护照也没办签证,想去也去不了?”

    而且去美国的签证又那么的难办,听说很多人被拒签,就算她马上去申请,也不一定能通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擎苍飞去美国了。

    “过去看看我爸爸,很快就回来!”这些天莫擎苍一直在纠结这个事,今天终于做了决定,过去见父亲一面,也许,是最后一面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冷幼微突然有种被抽空的感觉,整个人已经灵魂脱壳了,他还没走,可已经跟着他飞向遥远的美国。

    冷幼微突然有些害怕,万一他出去了就回不来怎么办?

    她不想和他分开,哪怕,他背叛她,她也不想和他分开。

    这辈子,她已经和他紧紧的绑在了一起,是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下个月吧!”莫擎苍幽幽的说:“现在还没最终定下来。”

    莫擎苍只是去看他爸爸,不是和别的女人私奔,用不着这么伤感。

    不断的告诫自己,要笑,要笑,可冷幼微却挤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

    就连说她笑起来非常漂亮的莫擎苍,在看到此时她脸上的笑容时,也不觉得好看。

    真的不好看,只觉得心酸!

    “我待几天就回来,别担心!”时隔半年,莫擎苍的财产已经解冻,他也恢复了人身自由,如果是半年前,别说去美国了,就算是去香港澳门,也不能成行。

    冷幼微叹了口气:“唉……”

    她一定会非常的想念他,一如不见如隔三秋,等着她的,不知道有多少个秋。

    “叹什么气呢,又不是去了不回来!”莫擎苍对上冷幼微忧伤的眼睛,立刻噤了声。

    “好了,不说这个,出来浪漫就要有浪漫的样子,别愁眉苦脸的。”莫擎苍端着盘子,挤到了冷幼微的身旁,紧挨着她坐下,单人沙发坐一个人很宽敞,但是坐两个人就拥挤了。

    挤一挤也不错,冷幼微没赶莫擎苍,反而还靠紧他,吃他喂过来的牛排。

    莫擎苍的出轨和他要去美国的事就像两座大山,压得冷幼微喘不过气,就连晚上也是噩梦连连。

    本想通过回忆往事,找回最初相爱的感觉,但却被莫擎苍打断,感觉一点儿也没找到。

    冷幼微还是和头天晚上一样,躺在床沿边。

    不过,莫擎苍却没有像头天晚上那般不管她,紧紧抱着她,似乎怕她从床上掉下去。

    入睡之前,冷幼微睁大眼睛,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她总觉得黑暗中有一张大嘴,要把她吞噬,心脏噗通噗通的跳,连身体也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莫擎苍,你会不会背叛我呢?”

    静谧的夜色之中,冷幼微突然开口,惊了莫擎苍,他顿时睡意全无,把她往怀里揉了揉:“不会,永远不会!”

    以前会和顾馥梅在一起,是因为他以为不会再有机会拥抱她,才会接受顾馥梅的感情,想藉由顾馥梅忘记冷幼微,事实证明,那是他做得最错的一件事,伤了顾馥梅,也伤了冷幼微,到现在他依然心存愧疚。

    冷幼微最想说的是,为什么要说谎,可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变成了:“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当然!”既然说出口,那就要贯彻到底,他不是个立场不坚定的人,更不是随便说话的人。

    十五的月亮,又圆又大,挂在天上,如银盘一般。

    月光悄无声息的潜入室内,在大床上洒下白茫茫的一片,真有霜降的感觉。

    冷幼微突然挣脱了莫擎苍的怀抱。

    “我想一个人睡,不要抱着我……好不好?”

    “嗯!”莫擎苍没问缘由,同意了,翻过身,背对着她。

    离开了莫擎苍的怀抱,寒意就从脚心不断的上涌,即便是厚厚的被窝,也不觉得有多暖和。

    冷幼微让林珊珊去联系那个女人,可林珊珊没联系上。

    不知莫擎苍还会不会和那个女人联系,两个人的关系,是否在那一夜终止?

    从什么时候开始,莫擎苍也开始沉迷于一.夜.情中寻找刺激,他到底睡过多少个女人?

    翻来覆去都是这些问题,让冷幼微的大脑没一刻消停。

    夜里噩梦连连。

    莫擎苍和别的女人在床上翻滚的画面无数次的出现在脑海,对他的信任,顷刻间荡然无存,他辜负了她的信任,也辜负了她的爱情。

    但她还是会原谅他,因为他是她最爱的人,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只要他的心中,还有她的位置,他不提离婚,她也不会提。

    不知不觉,她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

    她的要求也越来越简单,只要他还回家,还要这个家,那就够了!

    外面有多少的女人,她可以不管。

    “唉……”

    冷幼微不知道叹了多少口气,林珊珊终于到了办公室。

    看到愁眉苦脸的冷幼微,林珊珊急急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昨晚你套出话没有?”

    “没有!”冷幼微呐呐的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套出来,莫擎苍说他过段时间要去美国看他爸爸,让我跟他一起去,我没护照没签证,根本去不了,只能他一个人去了。”

    “他一个人去美国你放心啊?”林珊珊嗤之以鼻:“摆明了他就不想你去,明知道你没办护照和签证,还让你和他一起,嘴上说说而已,如果你真要去,他肯定还不愿意呢!”

    林珊珊的话有道理,冷幼微也是这么想的。

    “他不会和别的女人一起去吧,在那边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在一起,我也管不着。”冷幼微哭丧着脸,她发现和莫擎苍渐行渐远,他真的不爱她了吗?

    “那你赶紧去办啊,看能不能在他走之前办妥当,他前脚走,你后脚就跟过去,说不定还能抓到奸。”林珊珊比冷幼微还着急,也越来越不看好莫擎苍。

    俗话说得好,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与其被他骗,还不如防守反击的比较好,至少还能占个上峰。

    林珊珊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让冷幼微失笑:“我知道了,待会儿就去办,希望能顺利!”

    双手合十,冷幼微做了个祈祷的姿势。

    虽然她不相信神佛耶稣,但这个时候,还是希望能得到保佑。

    “找家旅行社帮你办,掏点儿钱,让他们帮忙办签证,会比较快,如果没被拒签,三周内就可以办好。”

    林珊珊以前办过去美国的签证,有她指导,冷幼微也没有那么迷茫,该准备些什么材料,也清清楚楚的打印出来一样样的准备好。

    如果签证被拒或是莫擎苍出去之前签证没办好,那都是她的命了,但就算是命中注定,也要拼死一搏。

    冷幼微把她办签证的事告诉了莫擎苍,莫擎苍看起来好像很高兴她能通往,但实际上心里怎么想,她就不知道了。

    事情并不顺利,冷幼微面试被拒,她注定不能陪莫擎苍去美国了。

    她很失望,抱着林珊珊大哭了一场。

    “那个女人后来还有没有和莫擎苍见面?”冷幼微擦干眼泪,拉着林珊珊,神神秘秘的说:“那天晚上之后,我觉得莫擎苍就开始有心事了。”

    难不成莫擎苍爱上那个女人了?

    所以才一直惦记着她。

    两个人后来还有没有后话呢?

    冷幼微密切的观察莫擎苍的一举一动,却没看出个端倪来。

    想寻个蛛丝马迹,却没那么容易。

    莫擎苍的衣服上,不再有不属于他和冷幼微的香味儿,口红印儿也没有了。

    不知道是莫擎苍越来越小心,还是他没再做对不起她的事。

    冷幼微当然希望是后者,如果是前者,那就实在太伤人了,她也不愿意相信。

    本来打电话就可以告诉莫擎苍她被拒签的事,可是,冷幼微还是想当面告诉他,以便观察他脸上的表情。

    “我被拒签了,不能陪你去美国!”

    莫擎苍刚一进门,冷幼微便走上去,接过他手中的提包,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他。

    “啊,那我只能一个人去了!”莫擎苍脸上浮现了失望的神情,可仅仅是一闪而过,好似他并不意外冷幼微被拒签,都是她意料中的事,所以才装模作样的失望一下。

    冷幼微紧盯着莫擎苍,把他盯得很不自在。

    “别不高兴了,我去几天,很快就回来,等我回来之后一定抽时间好好的陪你。”莫擎苍似乎误解了冷幼微的眼神,长臂一展,把她揽入怀中:“过去那边我会天天给你打电话,早中晚,一天三遍,好不好?”

    “嗯!”现在她还能说不好吗?

    他是过去看他爸爸,又不是去玩,不能拦着他,还要笑脸相送,如是不然,那她这个当儿媳妇的,就是大大的不孝。

    莫擎苍说过,他爸爸去美国治病,就永远不会再回来。

    原因他不明说,她也知道,能平安的逃脱,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名誉地位,过眼云烟,人活着才最重要。

    冷幼微还曾想过,等时局不那么紧张了,他们一家人去看莫擎苍的爸爸,老年人本来就是见一面少一面,更何况莫擎苍的爸爸得了重病,已经没剩多少日子了。

    “叮铃铃,叮铃铃……”莫擎苍的手机响了,他不会当着冷幼微的面接听,即便是她很想听,站在他跟前不走,他也会拿着电话,去别的地方接,用她听不到的音量说话。

    有问题,严重的有问题。

    冷幼微盯着莫擎苍的背影,他站在阳台上,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背对着她,连表情也不让她看有一眼。

    她了解莫擎苍,看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她就能猜到,打电话的人和他是什么关系。

    憋着一肚子的气,她真有冲上去冲着电话喊的冲动。

    不许打我老公的主意,贱女人,统统滚蛋吧!

    可终究,她什么也没做。

    没冲上去,也没喊。

    呆呆的站在原地,专注的盯着莫擎苍的背影,似要把他的身体盯出一个洞来。

    说了好久,莫擎苍才挂断电话,一转身,就对上冷幼微愤愤的眼,他心头一凛,满嘴晦涩的笑。

    “盯着我干什么,难不成怕我背着你偷情?”

    莫擎苍的话点破了冷幼微的心事,她怔了怔,语态迅速的回答:“是啊,我就是怕你背着我偷情,说,给你打电话的是谁,是不是女人?”

    “不是女人,是男人!”莫擎苍捏了捏冷幼微的脸:“怎么突然不相信我了?”

    “你要值得我相信才行啊!”冷幼微口不择言的讽刺:“男人?你不会男女通吃吧?”

    “噗嗤,哈哈哈……”莫擎苍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笑出来了。

    “笑什么笑,快说,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手一扬,抢过莫擎苍的手机,翻开电话薄,还是没存名字的电话号码,她快气炸了!

    悲愤的情绪在一瞬间爆棚。

    “天地良心,我绝对没做对不起你的事!”莫擎苍差点儿指天发誓了,不容易止住了笑,哭笑不得的看着冷幼微:“是不是我晚上应酬太多,你在家就胡思乱想啊?”

    “是啊,你不回来我就胡思乱想,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和哪个野女人去酒店开房了,哼!”

    不管了,不管了,心里的话统统倒出来才痛快!

    就算莫擎苍生气,她也要说。

    真的快憋死了!

    莫擎苍委屈的看着冷幼微:“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谁知道你的,男人不都是这样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特别是有点儿钱的男人,更是变本加厉,不出轨都不可能!

    不管男人的意志力再坚定,也有马失前蹄,阴沟里翻船的时候,他不去招惹那些贱女人,保不准那些贱女人不来招惹他。

    被动出轨也好,主动出轨也罢,出轨,既成事实,不可狡辩,如果莫擎苍敢否认,冷幼微就要把那一盒子东西砸他脸上,看他还有什么话好说!

    被冷幼微讽刺之后莫擎苍似乎也有些不高兴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争辩。

    无声胜有声,他决定沉默以对。

    转身进了房间,把冷幼微留在客厅。

    莫擎苍的反应让冷幼微伤心欲绝,这么说来,他是承认了?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握紧了双拳,冷幼微发疯了一般冲进卧室,抓着莫擎苍就打,拳头如雨点般的落下。

    冷幼微的力气虽然不大,可不断的落在身上,还是有些痛。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莫擎苍忍无可忍,一把抓紧了冷幼微的手,稍一用劲儿,就把她推倒在床上,自己也压了上去。

    “哼!”冷幼微气得眼冒金星,鼻子里喘粗气:“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外面的女人很漂亮吧,身材很好吧,床上功夫很厉害吧,很有新鲜感吧,是不是把你迷得晕头转向了?”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莫擎苍似乎发现了症结的所在,寒着一张脸问:“是不是有人找你说了什么?”

    冷幼微忍不住的冷笑:“怎么,你认为应该有人要找我说什么吗?”

    “难道不是吗?”莫擎苍叹了口气:“幼微,我们在一起不容易,为什么就不能把话摊开来说,要为那些莫须有的事情闹别扭,如果你觉得闹别扭很有情.趣,我也不反对,但至少让我知道,你在为什么事闹别扭,我不想被蒙在鼓里,ok?”

    “闹别扭很有情.趣?”冷幼微嗤之以鼻,冷笑更深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出去应酬,都要找小.姐作陪,难道你就没找个小.姐陪陪你?”

    说完就扭头看向另一边,才不听他说“没有”。

    绝对是骗人的!

    “没有,绝对没有!”莫擎苍仿佛受了莫大的冤屈,苦着一张脸:“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冷幼微就知道莫擎苍要否认,他会承认就怪了!

    话已至此,她也不想藏着掖着了。

    “还记不记得,上周,你有一天凌晨三点才回来?”

    “记得,怎么?”莫擎苍很纳闷,突然提那晚干什么?

    “我在你那天换下来的衣服上发现了几个口红印,还有香水味儿,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更不要编谎话骗我。”如果他坦白,她也愿意从宽,爱他,就原谅他。

    “口红印儿……香水味儿?”莫擎苍凝眉苦想,终于想了起来,大笑了出来:“哎呀,我真是比窦娥还冤,那天晚上陪客户在ktv唱歌,我嫌闷,就出去转转,有个女人喝醉了,抱着我不停的哭,我拉她去了服务台,肯定是她抱着我哭的时候留在我身上的。”

    “骗人!”如果林珊珊不给她看那些东西,她也许还会相信他,他明明就和那个女人翻云覆雨了,还要骗她,真是让人心寒,她也该好好的想想,要不要原谅他。

    “没骗你,真的没骗你!”莫擎苍猛的把冷幼微拉起来:“走,跟我去ktv看监控!”豆庄向划。

    “不去,不去!”冷幼微才不想去丢人,可莫擎苍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愣是把她拖了去。

    ktv的监控证明莫擎苍所说非假。

    监控显示,那天晚上,莫擎苍两点五十才离开ktv,三点十分到家,根本没时间和那个女人去开房。

    看完监控,冷幼微没吱声,拉着莫擎苍离开。

    被莫擎苍狠狠的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去公司的路上,就迫不及待的给林珊珊打电话,事情说了一遍。

    林珊珊很吃惊,突然恍然大悟:“哎呀,我被那女人给骗了,难怪一直找不到她。”

    “怎么给骗了?”

    “我说她能把莫擎苍勾上床就给她一万块钱,勾不上床就只有五千,开始还给了五千的定金呢,她肯定是骗我的钱,不知道去哪里找些脏东西给我交差,幼微,对不起,对不起……”

    林珊珊不停的道歉,冷幼微忍不住笑了出来,也怪她不相信莫擎苍,被骗也是活该。

    莫擎苍说,领带是被那女人扯去的,要不回来,就没要了。

    经过这件事,冷幼微吸取了教训,不再怀疑莫擎苍。

    之前他神神秘秘打电话,原来是想给冷幼微一个惊喜,在金店定了条有她名字拼音的项链,是金店的师傅给他打的电话。

    冷幼微带上那条定制的项链没过几天,莫擎苍就飞去了美国,刚刚到美国,就迫不及待的给冷幼微打电话。

    早上冷幼微起床突然觉得很想吐,她以为是慢性咽炎,结果中午吃饭的时候吐得更厉害了,这才想起去买试纸测一测。

    她忍着笑,轻言细语的说:“莫擎苍,我想告诉你一个消息。”

    大洋彼岸,莫擎苍的心猛的被揪紧了:“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我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努力的憋着笑,愣是让声音听起来平和。

    “那你快说吧!”

    吊足了莫擎苍的胃口,冷幼微才慢条斯理的说:“我怀孕了!”

    莫擎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失声惊问:“你说什么?”

    “你聋子啊,我不说了!”冷幼微故意板起脸,虽然明知道他看不见:“好了,就这样,再见!”

    “呃呃呃,别挂,别挂……老婆……”

    可冷幼微已经挂断了电话,莫擎苍站在美国的肯尼迪机场,像傻瓜一样,冲着电话大声的喊:“老婆,老婆,幼微……”

    他的声音太大,马上有保安上来制止他:“sir,pleasekeepquiet!”

    莫擎苍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脸上洋溢着的,还有极度的喜悦。

    “sorry,i'mveryexcited,mywifegotpregnant.”

    他又要当爸爸了,这个消息,真是来得太突然,让他,一时之间,不能适应。

    铺天盖地的喜悦将他淹没,只可惜,他不能抱着她,转个圈,再说一声:“老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