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妹纸系统 > 第九十章 此间的少年

第九十章 此间的少年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阳神
    或许是我不够用心,不够努力,假如我愿意付出更多,是不是会好一点儿?

    所以我决定做一件事情,这也是我最后的办法。

    她的血脉已经没有生机。所以无论怎么清除风切巨兽的毒素,都毫无用处。

    那么,换血不就可以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也是人类自古以来就有的方法,可是没有经验的我们,真的可以吗?

    她的血很特殊,一般人的血不管用,那么我的呢?

    我不是一般人,血。自然也不是一般的血。

    之所以会如此想,是因为陈长生想到了一种可能救活她的方法。

    所以我作出了这样的决定。蕴含炎戈龙宝血精华的血脉,或许能够拯救她。

    换血,换的不是一滴两滴血,是全身的血,倘若要救她,至少得换一半的血液。

    我不是神明,但是有时候真的可以做一些事。今天,我真的不想她死去。

    清冷的月光照在少女的脸上,泛起一层冰霜的颜色。

    我没有时间去思考,也来不及去想这到底值不值得。但我知道,凡事要跟着自己的心走,那么将来哪怕被证明是错的,也不会后悔。

    我终究是开了口,忽然发现这好像是最认真的一次,最认真的一次。

    “我终于想到了一种方法可以救你了。希望待会儿你不要太吃惊。”

    少女看着我的眼神,也变得认真起来,问道:“什么方法?”

    她不惧怕死亡,所以先前才能表现的那般淡然。然而在绝望里忽然看到希望,任是谁都会有些情绪波动,不可能以儿戏视之,自当慎重。毕竟,她还不到二十岁啊,这样的年龄,很多东西都没有感受到,比如说,爱情。

    “这是个很古老的办法,但是也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了。”

    “到底是什么方法。”女孩儿蹙眉,生死大事,她不想含糊。

    “你的血脉既然已经枯竭。那就输血。你没有血,那就给你血。”我说话的时候,已经挽起了袖子。

    黄衫少女怔怔地看着眼前人。

    这个一袭黑衣,看起来神秘又神奇的男人,在这个秋夜的凉风中,他们遇到了一起。

    要珍惜眼前人,少女又想起了师尊的话。

    我自腰间抽出了催花雨,横在了手腕上。

    一只纤柔的手握住了我的左手腕,拦在了长剑的剑锋之前。

    “你,真的要把血给我?”她盯着我的眼睛,非常认真说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血脉非比寻常,和普通人不一样,那又何必再试?”

    “正是因为你的血脉很特殊,我才想到,或许我的血脉可以救你。”

    女孩儿的唇角微翘,那是一丝微嘲的笑容——她不是在嘲笑眼前人的痴心妄想,而是自嘲,她身体里流淌着的真血是所有力量与荣耀的源头,然而当她失去那些真血的时候,才发现这种真血,从她的骄傲,变成了她死亡的源头。

    眼前人的血就算有些不同,但真的能与自己的真血相媲美?

    我没有理会她,此时的决心更加坚定。虽然少女抓住了我的手,但是此时长剑也脱出了我的掌心,向着另一只手的腕部射出。

    淡淡的一道白光,‘夺’地一声,催花雨干脆利落地插入了岩壁之中,火亮的剑光直没至柄。

    浅浅的白色痕迹留在了我的手腕处,紧接着,一丝鲜红的血溢了出来。

    “你,你这是……”黄衫少女吃惊地捂住了嘴巴,因为她从那一丝的血液中嗅到了浓郁的生命力与火热元气。

    当我的血液渗出,然后一点点地浓郁起来的时候,整个空气中飘散出一股霸道凛冽的炽热,就像是空气中多了无数的小太阳,炙烤着空间。

    我不知道体内的炎戈龙宝血还有多少,但是我相信,足够拯救少女的命。

    “你,你这到底是什么血?”黄衫女孩儿惊骇地瞪大了双眼,空气中甚至燃起了火星,她浑身上下的冰冷在触碰到这种火星的时候,奇迹般地消散,甚至体内深处的冰冷都已开始消融。

    我没有说话,单手一招,催花雨铿锵龙吟飞入手中,同时反手一剑,刺破了少女的手腕。

    剑锋破开她的肌肤,割开她的血管。没有血喷溅而出,甚至一丝血都没有流出来,因为她身体里的血已经基本上快要没有了。

    紫火真元催动,一道血线从我的手腕处出来,更像是从虚无里生成一般。那道血线非常细,似乎比发丝都还要更细,向着她的血管里缓缓地灌进去。

    整个过程,我都小心翼翼,对真元的掌控更是精细到了极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味道。生命与元气的味道。

    紫火真元爆涌,鲜红的真血便如同生命之泉激射而出,流淌在少女的腕部,进入她的身体。

    滚烫与火热在体内渐渐流转,不断冲击着冰冷的毒素,她的脸色瞬息万变,在最关键的时刻,全身都亮了起来。叼坑名巴。

    少女此刻已经睡着了,她的睫毛很长,看着安详。

    明月隐入了云层,体内的血液少了一半,我觉得有些头晕,丹田气海里的神华似乎不那么充沛了。

    如果没有雅咩当年得到的那一滴炎戈龙宝血,我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雨,一开始很小很小,到后来已经有黄豆大小。

    我抱起女孩儿躲到了岩壁下,前方巨大的青铜棺此刻安静下来,空气里仍旧弥漫着炽热的味道。

    峡谷外没有了风切巨兽的咆哮,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低沉地呜鸣。

    我抬起头望天空的时候,忽然发现这雨有些不同。

    这是红色的雨,淡红色。

    当它在我皮肤上流淌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熟悉的东西。

    剑意,观星客的剑意。

    那柄焚天巨剑化为漫天细雨飘落,每一滴雨水中,都饱含无穷剑意!

    这种剑意有些感慨,有些无奈,更多的是沧桑,就像活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的老者,面对天地苍生的一声叹息。

    当一滴滴雨水落入我的躯体,就像是甘霖,与炽热的烈火交融。

    真元不济,但仍旧出手一击。

    催花雨的剑气化作无数淡紫色,湛蓝色的光芒,‘嗡’地一声震荡开去,浩荡数十里。

    浩然气,这是浩然剑气么。

    只是在空中形成了淡淡的太极弧,并不清晰完整,但是那股磅礴的气势着实令人畏惧。

    我感悟剑意的时候,黄衫少女‘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她没有笑,怔怔看着我问道:“你把自己的血灌输入了我的身体里面?”

    “确切地说是,我把自己的血灌进了你的血管里。”

    少女有些无奈,有些伤感,又有些疲惫,说道:“我要谢谢你,谢谢你所作的一切,但是很抱歉,真的是没有用的。我的血脉太特殊了……”

    “这样能行,我相信自己。”没等她说完,我推出了手掌,一股紫火真元顺着她的脊背走向五脏六腑,同时另一股清亮的真气不断修复着她的组织。

    黄衫少女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与一袭黑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神情有些委顿,但是眼神很明亮,很干净,很自信,如初生的朝阳,虽被云雾遮着,却光华不减。他似乎对一切都充满了信心,有能力解决一切困难,可是他明明还这样年轻,为什么,又如此令人安心呢?

    此间的少年,神奇的少年。

    看着他的神情,少女突然生出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念头,喃喃说道:“这样也能行?”

    “好像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