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的幽灵前夫 > 第101章 有朋自阴阳来(大结局)

第101章 有朋自阴阳来(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六尘子衿
    林清说他最近总梦到红姑的哀怨哭声,甚至没睡着的时候也能听得见开始林清以为一切都是他的错觉,但是最近他越来越确定一切都是真的。红姑只剩下一条浅灰色的影子,据说是因为被王思睿那慑青鬼蚕食之后剩下的最后一点能量。

    这团浅灰色的影子死命的贴在墙上,试图隐藏自己的身体。绿色的头颅连着内脏飞在半空中。到处寻找她的踪迹。红姑一动不敢动,如果稍微一动王思睿一定能发现她。到时候她这最后一缕残魂也要被王思睿抓了吞了进行疗伤。

    王思睿被三味真火烧光了身体,最后一刻却仗着吃过的钨钼修炼成功的飞头降跳脱成功。

    王思睿失去了身体,他要抱住元神,一定得把遗漏的红姑的灵魂全部吃掉才有可能。

    三十厉鬼,没想到只是因为被红姑逃跑的那一小点灵魂,就害得他没办法彻底大功告成,王思睿想要重生的唯一指望现在都在红姑身上。

    红姑逃到精疲力尽,由于灵力太弱到了白天受不了阳光就只能躲避在林清的家里。

    有时候红姑哭泣,却根本不敢真正出来见林清一面。

    林清点燃了一炷香,又准备了清水跟一些吃的东西。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可是听到你的哭声,我心里还是很难过的。”林清跟王道士学了学怎么祭拜死人的法子,拜了拜说:“如果你能听到我说话,就请过来吃点东西喝点水吧。”

    红姑勾唇一笑。让她吃点东西喝点水?怎么林清不怕她了么?

    红姑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的过去,真的拿起水,喝了起来,但在林清看来那盛放水的盆子文丝未动,里面的水却一圈圈的正在减少。林清有点害怕,呆了半天。

    红姑心里暗骂,还说不怕她。见林清还是怕,红姑多少觉得伤心,懒得吃东西,就回到一个藏身的抽屉里面,重新躲了起来。

    “既然你真的在这里,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跟谁谈的恋爱?是不是你?”

    “哈哈哈,傻子,不就是她么?”

    一个诡异的声音,在林清背后说。林清转身时突然被一个巨大的球撞倒在地上。等林清醒过神来结果看到的根本不是一个球,他看到王思睿惨绿色的脑袋,脑袋下面连着一连串的内脏,肠子蛇一般拖在地上。

    夜里,李子衿本来躺在床上睡觉,突然被一个噩梦惊醒过来。刚刚她梦到林清死了。梦里林清正被红姑拖着狂奔,似乎正在躲避一个巨大的影子的追赶。李子衿本想说,让小馒头过去看看林叔叔,等刚想喊馒头,才意识到馒头已经不在了。

    李子衿拿起电话给林清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半天对方没有任何动静。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宜安大酒店的总经理打电话来说,“子衿。你今天来的时候,不要化妆,尽量穿素色的衣服吧。”

    “为什么?”

    “因为林总死了。”

    “谁?哪个林总?”

    其实李子衿第一个想到的是林宛瑜,可很快意识到,如果是林宛瑜经理一定不会说是林总,而会说是林主席。所以,李子衿立刻意识到,经理说的其实就是林清。

    等李子衿到达宜安,经理满脸悲痛,“等下你跟我去见林主席,陪着林主席把林总的遗体送到停尸房去。”

    “可林清怎么突然会死?”

    “早上发现的,人倒在了他家客厅的地板上人都僵硬了。医院的人说是急性休克。”

    “林清有心脏病?”

    “你不知道么?”

    李子衿摇摇头,她还是第一次知道林清有心脏病。

    “林总的心脏一直不太好,每天都按时吃药的。”

    林宛瑜突然从后面走来说:“林清小时候做过一次手术,那次手术影响了他的心脏功能,只是医生说过如果林清好好保养至少可以活到六七十岁的。看来都怪我,让林清太操劳了。”林宛瑜扼腕:“早知道,我就不应该让林清这么拼!”

    “林主席,您也不要太自责了。”经理说。

    李子衿心里一酸,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她得找林清出来问问,看看他到底怎么死的。昨晚她就梦到个不大好的场景,看来那正是要出事的征兆。送了林清殡仪馆,林宛瑜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李子衿看了却是有点心疼,林宛瑜其实已经失去了两个儿子。

    “林主席,林总小时候做的手术是分离手术吧。”

    林宛瑜突然愣住:“你说什么?”

    “我是说,他心脏不好,是因为做连体分离手术造成的吧。”

    李子衿说完之后突然后悔,她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

    林宛瑜却惊讶的合不拢嘴:“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您想不想再见到林清?”

    “你不说什么?”

    李子衿摇摇头:“我不是胡说,其实林清死的不明不白的,我们应该问问林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子衿拉住林宛瑜的手:“你跟我来,我们去见一个人。”

    林宛瑜觉得李子衿有点疯了,她几乎是被李子衿挟持着到了王道士这里。王道士听说林清死了,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林清那小孩怎么会死了?不可能啊!”自己让林宛瑜坐下来:“这就是林清的母亲,林宛瑜女士。”

    “那她不就是何”王道士本来要说,何今的妈妈。

    立刻化为一个点头说:“林女士,我们有办法让您再见到您儿子。”低坑以亡。

    “我以为是什么,没想到是神棍!”

    “我们可不是神棍。”王道说说,说完居然有点心虚,“也不总是神棍。”

    王道士也不管林宛瑜答应不答应,随手烧了张符纸,之后点燃了一炷香。很快,一个影子逐渐在白色的墙壁前面形成了,“子衿,王道长。”

    “林清,你怎么会突然死了?”李子衿疑惑问。

    林宛瑜揉揉自己的眼睛,耳朵,她怒道:“你们用了什么办法,是催眠术么?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没人对你做手脚,这真是林清的魂魄回来了。”

    “妈,你别怕,道长跟子衿都是好人。”

    “林清你是怎么死的?”林宛瑜将信将疑的问。

    “是王思睿跟,王思睿会降头术,他要吃我跟红姑的灵魂,最后一刻红姑为了保护我的肉身不被王思睿破坏,就把我的灵魂给拉扯出来,带我逃到了灵界。”

    林宛瑜听的一头雾水,李子衿却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还没死?”

    “是啊,道长,王思睿的头白天躲在一个下水井里面,我可以把地址写给你们,但是你们必须快点去除掉他,他没抓住我跟红姑所以现在非常虚弱。”

    说完,一支铅笔自动立起来,在白纸上写写画画,写的是一个小区的位置,还有王思睿躲避的那口井的位置。

    李子衿跟王道士对望一眼:“我们带着用灵根浸泡过的水去找这口井,然后把水泼洒下去,王思睿的头碰到灵水很快就会化为一团绿泥,他就彻底的被消灭了。”

    那口井也好找,李子衿跟王道士把井盖掀开一点,然后把一大盆的水倒进去,瞬间经历咕嘟咕嘟的翻滚冒泡起来,一股剧烈的恶臭传来。最后臭味消失了,王道士拿手电往里面照射了下,果然一滩绿色的泥水,“这次王思睿永远不能作乱了。”

    “我们得去把林清的身体接回来,如果林清离魂太久他会死的。”

    但是想把林清接出来太难了,火葬场方面不会答应死人回家的。

    正说着,火葬场那边竟然打电话说,林清诈尸了,本来已经在冰柜里的尸体突然惊醒过来。

    林清整个人被冰柜冻坏了,刚刚醒来直接被推进了医院。

    “病人身上多处冻伤,必须要在医院休息,可能要很久才能恢复下地走路。”

    “多久是多久啊?”林宛瑜爱子失而复得,十分的开心,但也担心林清的身体。

    “至少也要一个月。”

    原来只有一个月,这下大家都放心了。

    李子衿在医院里照顾林清,林清睡的昏昏沉沉的。

    突然,李子衿看到林清身边站着何今。

    李子衿还以为看错,揉揉眼睛,没看错,真是何今。

    “何今,你恢复了!”李子衿突然抓住何今的手,摸到冰凉的感觉。

    “子衿,我不是何今,我是林清。”

    “林清?”

    李子衿皱眉:“如果你是林清,那他是”李子衿看看床上躺着的林清,忽然意识到什么。

    林清点点头:“没错,他是何今。”

    “怎么会这样?”

    “是我要求阎王这样做的。”林清垂着眼睛说:“我已经想过了,其实我心里是爱红姑的。”李子衿皱眉:“你别傻了。”

    “不,我觉得这不是傻,这是我们的缘分。前世的时候,我跟红姑本来青梅竹马,可惜红姑的父亲还是把她卖去了青楼,所以我们分开了,红姑也就遭遇了她那个丈夫,铸成了这百年的罪孽,成为了一个厉鬼。阎王决定给我们一次机会,如果我们一同转世,下次就能重新绑定因缘绳。”

    “你的意思是,你准备跟红姑一起转世?”

    林清说:“我本来不该出生的,原本这肉身就是属于你跟何今的,是我以为可以在今生遇到红姑才骗了孟婆,加塞抱着何今一起出生了,如果我不死不去见阎王,是不会明白这一切的,现在我把肉身送给何今,一切都将恢复正常,你们就能重新在一起了。”

    “林清,你真的要选择这样么?”李子衿皱眉:“你不用为了我们牺牲你自己。”

    “这是注定的牺牲,过去我不懂,现在我才知道我必须要做这样的功德,才能帮助红姑转世,我这一生似乎都在等这一刻,等这个天大的功德,所以你不要难过了。”

    角落里一个温柔的声音说:“林清,我们走”

    林清点点头:“我们走了,只是这一切,不要告诉我母亲。”

    李子衿默然点点头,林清转身,牵住角落里的影子的手,两个人一同消失了。

    自己再看床上的‘林清’突然热泪滚滚而下。

    一年后,林氏婚礼。

    林宛瑜一边走一边接受媒体采访。

    “今天是我儿子大好日子,我的时间不多,你们还是去采访别人吧。”

    “林女士,听说您的儿媳是个隐形的富豪,而且还是丧葬业的翘楚?”

    “这个是我儿媳自己的事,等婚礼结束之后你们找时间问她吧。”

    林宛瑜随意的应付着媒体,已然笑着推开门,朝着里面正在打领带的男子说:“林清,这西装改过了,现在合适了没有?”林宛瑜干脆进来接收了儿子手里打领带的动作:“这个李子衿真的好么?年纪那么大,你到底什么眼光啊。”

    “妈,我娶老婆合不合适自己知道。”林清笑道:“提前说,你可别为难她。”

    “行了,还没结婚呢,就开始娶了媳妇忘了娘。”

    林清一勾唇,“怎么会。”

    李子衿换好婚纱,也从里面拖着一身白裙进来,林清注目半晌,展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漂亮。”

    李子衿竟然有点害羞,“废话,当然漂亮。”

    林宛瑜听到废话俩字刚想说,子衿啊,你以后说话能不能温柔点,能不能别总是对着我儿子呼来喝去的,只是刚开口,林清已经走过去抱住了李子衿的腰肢,低头落下一个吻。

    林宛瑜脸一红:“行了行了,随便你们俩吧,妈出去招呼客人。”

    林宛瑜走了,李子衿才悄悄把何今推开来:“别太过分。”

    “我历尽千辛万苦可不就是等着今天对你过分么?”他小声说:“晚上我还会好过分的。”

    李子衿脸色大红,却也不知道怎么回应。

    “儿子等着我们呢,你也得跟我一起努力,你肚子要是没动静,他可就回不来了。”

    李子衿弱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推门,婚礼现场,一股阴风吹来,阳间的婚宴间,不少阴间的朋友也抱着礼物,纷纷赶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