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叔逼婚有新招 > 第106章 大结局

第106章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童芯
    洗完头发的孟小鹿一走出美容院,突然发现停在路边的车有些熟悉,啊,想起来了,这辆和她同款的车子是那个韩兵的。

    那天在猎场。她和韩兵同一组找温歆媛,当时她一不小心摔倒了,他还扶了自己一把呢。

    孟小鹿忙兴奋的跑过去,见开车的的确是韩兵,就更加兴奋了。

    “韩兵,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他怎么会来这里,他来这里当然是来找她的。

    谁人不知孟璠帝宠妹已经到了没道理的地步,还放出话,说只有沐之熙才能配得上他妹妹。

    如果他把这个女孩儿拿下了,不知孟璠帝会不会因为太过心疼,去跳河?

    跳不跳河那是孟璠帝的自由,但能让他心痛至极,他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看时间差不多了,韩兵这才慢慢悠悠的打开车门,让敲了半天车窗的孟小鹿上了车。

    早就听说韩兵不喜言谈,那天在猎场他也没和她说过话。

    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她喜欢他。

    嘻嘻……孟小鹿羞答答的上了车。就开始偷瞄韩兵。

    “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会来这的?”

    韩兵斜了孟小鹿一眼,指了一下自己刚刚剪过的头发,“我是来这边剪头发的。”

    哦,那就对了。因为在这座城市,好的美容院理发店都在这条街上。

    “我也是来洗头发的,”孟小鹿说着还把自己的长头发拿给韩兵看看,“我的头发太长了,自己不能洗,所以每两天就要过来这里洗一次。”

    在韩兵眼里,留有长指甲,长头发的女人都和废人没啥两样。果然吧,连头发都不能自己洗,不是废人是什么。

    韩兵启动车子前,还往外指了一下,“你确定不坐那些人的车回去?”

    孟小鹿很干脆的摇了摇头,“我确定。”

    原计划他还想多拿出几天时间诱她上钩呢,现在看。对付这种蠢女人,几个小时就足够了。

    韩兵一脚油门,车子如离弦的箭一样。嗖的一下就跑出去很远。

    等跟孟小鹿一起来的两个保镖反应过来,韩兵那辆车早不见了踪影。

    还不知自己已经变成了韩兵网里的鱼,孟小鹿回头一看两个保镖的车没跟上来,乐的直拍巴掌。

    “快点,韩兵,你在快点,这回他们就彻底找不到我了。”

    看着孟小鹿,韩兵摇了摇头,暗叹,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蠢。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我送你过去。”韩兵说着,轻轻按了一下录音装置,未来孟璠帝追究起这件事,他只需把这段录音给他听听就可以了。

    “去哪都行。反正只要不回家,我不想回家,我哥整天就想着把我关在家里,我又不是他养的鸟,我才不要。韩兵,你带我出去玩玩吧。”

    瞧瞧瞧,这位孟大小姐还真是配合他。

    “可你这样说走就走,你家里人是会惦记的,不然你还是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不然我可不敢带你出去。”多完美的台词,估计到时孟璠帝把这段录音交给最好的律师,都听不出一点破绽。

    “我不要,如果我打电话了,我哥一定不会同意我跟你出去的。”

    “为什么?”韩兵在这明知故问道。

    “还不是因为沐之熙,我哥就认准了只有他才能配得上我,可是我又不喜欢他,而且他现在已经有了温歆媛,我才不要当第三者呢。”

    韩兵点了点头,默默的给孟小鹿这番话点了三十二个赞。

    录音录到这,韩兵觉得已经够了,就在他要关掉录音的时候,沉默了一会的孟小鹿突然又道:“韩兵,实际我一直对你的那些传闻都挺好奇的,那天见了你,我又觉得你不像外界所传的那样,感觉你不是吃软饭的那种人,而且沐之熙已经和温歆媛在一起了,这也证明了他不是同性恋。那他不是,那也证明了你也不是。”话说到这,孟小鹿顿了一下,貌似是想了一下,然后转向韩兵又道:“韩兵,我承认我已经喜欢上你了,所以,咱们可不可以交往一下看看?”

    韩兵啪的把录音一关,目视着前方,就跟没听见孟小鹿的告白一样,继续开他的车。

    第一次告白就被人这样漠视了,这要换做别人,早不知如何是好,或者干脆就放弃了。

    从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要什么有什么的孟小鹿,也养成了喜欢什么就要得到的倔强性格。

    所以韩兵的漠视,并没有让她产生退缩的意思,反而更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韩兵,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韩兵嘴角动了动,不着痕迹的撇了一下,然后突然问了一句,“你是处女吗?”

    原来他在乎的是这个啊。

    孟小鹿小脖一昂,不免有些得意,“当然了,我哥对我保护的那么严实,我又不曾喜欢过谁,怎么可能不是吗。”

    目标已经很明确了,韩兵脚下的油门又加大了一些,很快,他和刘晨光为邻的的别墅就到了。

    韩兵把车开进院子前还在征求孟小鹿的意见,“你确定要和我进去吗?”

    虽然此时此刻小心脏有些直扑通,可孟小鹿还是没有一点退缩的点着头,“我确定。”

    他没有强迫她,既然都是她愿意的,那他还有啥可犹豫的。

    进门前,韩兵的大脑里也闪过一丝犹豫,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一点犹豫了。

    牛哄哄的人她见得多了,比如她哥,沐之熙,可还是没见过韩兵这样的。

    他竟然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径自下车,径自走了进去。

    孟小鹿屁颠颠的跟着韩兵走进他的房子,小脑袋只来得及四下转了半圈,就被韩兵拉着上了楼。

    两个人来到二楼,韩兵推开主卧的门,指了一下浴室的方向,淡漠的吩咐,“去洗一下。”

    她现在说后悔了不知韩兵会不会很生气?

    孟小鹿站在门口,眼睛滴溜溜的看着韩兵,用试探的口吻小心翼翼的问:“韩兵,我们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我们都还没正式谈恋爱呢,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

    “谈恋爱?”韩兵淡淡的笑了一下,“我想你可能想多了,我目前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没有谈恋爱的打算,那他带她来这里干嘛?

    “你不会只当我是个女人,解决你的需要吧?”

    韩兵已经脱下外衣,正从大衣柜里拿出衣服挂准备挂起来,不过因为孟小鹿的话,他顿了一下,转回身反问道:“你想和我谈恋爱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最终的目的?

    孟小鹿仔细认真的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如果两个人合得来,实际一定会合得来的,那最终的目的,当然是结婚生子了。

    韩兵此时只穿着一件v领薄t恤,健硕有力的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

    未来这个男人就是要和她共度一生的人,靠在他怀里的感觉,想必一定很安全。

    孟小鹿脸红红的走过来,没敢直接扑进韩兵的怀里,而是拉着他的胳膊不好意思的摇了两下,“韩兵,你亲亲我好不好,就算给我一些鼓励,要不然,我有些不太好意思。”

    韩兵顿了一下,不过也没在犹豫,弯腰抱起孟小鹿,直接走向了大床。

    微凉的薄唇没有一丝犹豫,含住孟小鹿的小嘴就吻了下去。

    原来接吻是这样的感觉,飘飘忽忽,好似这一瞬间她都不是她了。

    这是她的初吻,这件事说起来好丢人,都长这么大了,竟然才体会到这种幸福。

    幸福的感觉还在后面呢,韩兵虽然对女人很挑剔,但也绝对不是那种有需要就自己解决的男人。所以在他的带领下,被刺穿的疼痛很快就过去了,接下来对孟小鹿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娇娇女来说,只有幸福幸福更幸福。

    孟小鹿羞答答的去洗澡了,韩兵把那枚落红用手机拍下来,连同那段录音一起,都传给了孟璠帝。

    很快,孟璠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韩兵,你个混蛋,这件事要是真的,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

    “杀我,你也得有那个本事,我说过,这就是你骂我的代价。”韩兵说完啪的电话一挂,很快,孟小鹿放在包里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就知道这个电话是孟璠帝打来的。

    韩兵先按了接听,然后拉开浴室的门,把手机递给孟小鹿,“你哥来电话了。”

    刚打完沐浴露的孟小鹿赶紧摆手,“你先不要管他,等我洗完澡出去再给他回。”

    电话另一端的孟璠帝一直在声嘶力竭的大喊小鹿小鹿快点接电话,韩兵不无得意的一笑,啪的一声,干脆按了关机。

    孟小鹿洗完出来的时候,韩兵刚巧也裹着浴巾从另一件浴室出来。

    韩兵这里的房子还真是蛮大的,不过和孟家比,还是逊色了很多。

    “韩兵,等咱们结婚了,就搬去我家住好不好?”

    结婚?她可真敢想。

    已经穿好了衣服的韩兵回身看着还没穿衣服的孟小鹿,冷冷的问:“你应该不是那种上一次床就想要结婚的女人吧?”

    孟小鹿有些不解的摇摇头,“我不是说现在,我知道现在谈结婚有些太早了,我是说以后,等以后咱们结婚了,就住在我家好不好?”

    真是一个傻女人。

    韩兵摸了摸孟小鹿的小脑袋,指了一下放在床头柜上的药,“记得把药吃了,我先出去等你。”

    看着避孕药三个字,孟小鹿这才有些如梦初醒,韩兵不会根本就没打算和她结婚吧?

    不就穿个衣服吗,怎么这么久还不下来。

    等在车里的韩兵不停的在看表,终于忍无可忍的又回到楼上,当看见孟小鹿依旧围着被子呆呆的坐在那,不由得皱了皱眉,语气不善的问:“怎么了?”

    孟小鹿抬头看向韩兵,有些不确信的问:“韩兵,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想过要和我结婚?”

    “当然,我们又不熟,如果仅凭上过一次床就结婚,那我这辈子指不定结过多少次婚了。”

    心里一阵疼,眼睛一阵酸,孟小鹿狠狠的咬住嘴唇,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

    “你先出去吧,我要穿衣服了。”

    看着孟小鹿的双肩一直在颤抖,韩兵犹豫了一下,但也只是犹豫一下,然后还是什么动作都没做,转身就下楼了。

    和来时的兴奋不同,回城的路上,孟小鹿一直一言不发。

    韩兵也只是在车子行至一半的时候,歪过头问了一句,“避孕药吃了吗?”

    孟小鹿转头看向窗外,先是呼出一口气,才淡淡的回了两个字,“吃了。”

    车子进城前,孟小鹿拿出手机想给自己的保镖打电话,才发现手机关机了。

    不记得自己有关过机,又见电量还很足,孟小鹿只是皱了皱眉,什么都没说,如玉一样纤细的手指忙把手机打开,立刻,跳出一堆,反正已经数不清多少条短信了。

    短信都是她哥发来的,问她在哪,还好不好,是不是被韩兵胁迫了,见短信内容大致相同,孟小鹿只看了几条,就把剩下的短信都删除了。

    突然有些不想见自己的哥哥了,孟小鹿就把电话打给了张佳,“小孕妇,我现在想去你那里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我正憋的难受呢,小鹿,你快点来吧。”

    挂了张佳的电话,孟小鹿转头命令韩兵,“就在这停车吧。”

    知道她现在要去的地方是张佳那里,韩兵突然善心泛滥了一下,“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打车就行。”她现在一刻都不想和韩兵待在一起了,好在车子已经进了城,出租车到处可见,她终于得救了。

    不用就不用,韩兵把车靠边一停,孟小鹿赶紧打开车门跳下车。

    盯着她上了出租车,还刻意看了一眼那辆车的车牌,韩兵这才开车离开。

    为了躲孟璠帝,他也按了关机。

    韩兵拿过手机,打开,先给沐之熙拨了一个电话,“怎么样,你们是不是和好了?”

    “还算不上和好,温歆媛突然呕吐的厉害,我有些担心她,所以只能先搬回别墅了。”

    韩兵笑着吹了一声口哨,“秦昊过来瞧过了吗?是不是有了?”

    “还不能确定,等明天她吐的不那么严重了,去趟医院再说吧。”

    “好了,我现在有点事。”看着靠过来的几辆车,韩兵赶紧挂了沐之熙的电话。

    韩兵的车一停下,孟璠帝就杀气腾腾的赶紧奔过来,拉开车门见自己妹妹不在车上,当时脸色就变得惨白,“我妹妹呢?”

    韩兵斜了孟璠帝一眼,真想不告诉他实话,不过自从孟小鹿离开,他的心好似就一直没着没落的,还有些说不上来是啥滋味的慌。

    “去军区找张佳了。”

    “你竟然让她一个人去军区了?”

    “腿长在她身上,她想去哪,与我何干。”

    “韩兵,”孟璠帝火冒三丈的指着韩兵,“你等着,你等我把小鹿找回来的。”

    等着就等着,还真别和他拿出你死我活的那一套,因为他长这么大,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孟璠帝带人一离开,韩兵直奔医院,把正要进手术室的秦昊给拦了下来。

    “秦昊,温歆媛这次是不是怀孕了?”

    急着进手术室的秦昊随口应付一句,“基本差不多吧。”

    什么叫基本差不多啊,这事差一点都不行。

    “那你能不能在她明天来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在偷偷给她做一下别的检查,比如,她有没有被人强暴过,应该能查出来吧?”

    他明白了,秦昊指了指韩兵,很是无语的摇了摇头,“你是怕这件事沐之熙心里有疙瘩?还真难为你了韩兵,也不知沐家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怎么就把你这么个一心无二的好人留给沐之熙了。”

    他是好人?韩兵被秦昊说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是担心他儿子出生时找不到亲爹,那受拖累的还不是我。”

    秦昊拍了拍韩兵,“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了。”要是温歆媛真被强暴过,那沐之熙不会真的不要她吧?秦昊越想越不放心,赶紧又追出来喊住韩兵,“兵,如果万一真如你们猜的那样,那之熙会放弃温歆媛吗?”

    “那你会因为这个原因,就欺骗他吗?”韩兵不答反问道。

    “那当然不会了,我可是个医生,我自然要如实回答有啥说啥了。”

    “那就好。”韩兵扔下三个字,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那就好?那就好是什么意思?

    “秦医生,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见主刀医生站在手术室外发呆发傻,护士长忙提醒了一句。

    这一刻,秦昊心中已经有数了,如果明白检查结果真如大家所担心的那样,那他一定不会如实告诉沐之熙。医生是不能撒谎,但必要时,善意的谎言也没少说。

    温歆媛本来就没被强暴,检查结果自然啥事都没有。

    当秦昊喜滋滋把这个消息偷偷告诉沐之熙时,却惹来沐之熙一记白眼,“有病吧你,谁让你给她做这个检查的,我们来是检查怀没怀孕的,对了,她到底是不是怀孕了?”

    被骂的有些晕头转向的秦昊赶紧点头,“是怀孕了,而且已经四十几天了,你说你们家温歆媛也真是够笨的,都怀孕这么久了,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

    “说谁笨呢。”又扔下一记白眼,沐之熙赶紧奔向刚从检查室出来的温歆媛。

    从昨天看见她干呕,沐之熙就对她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都说孕妇爱发脾气,还容易多愁善感,昨天之前,她还不觉得自己有多委屈,现在反而因为沐之熙对她太好了,让温歆媛非常想大发脾气。

    “走开啦,我不需要你扶着。”

    “宝贝,我们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可不能太大意了,你没听医生说吗,你的体质,最好是静养。”

    静养静养,那她的学业怎么办?

    “我不要,我还要上学,我还要准备考研呢。”

    “考什么研,你读那么多书干嘛,难道你还不相信我能养得起你。”

    “我凭什么要你养。”没名没份的,她没名份也就罢了,孩子出生了怎么办,难道还要孩子背上私生子的名份过一生。

    “就凭你是我孩子的妈,我养你就应该。好了乖,马上就到家了,你这样,你妈妈会担心的。”

    是啊,妈妈这两天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要不是因为她和沐之熙闹别扭,她妈妈早住院了。

    看着被沐之熙小心翼翼搀进来的女儿,有经验的罗娟立刻笑开了花儿。

    “医生怎么说,多少天了?”

    罗娟的问话沐之熙赶紧抢着回答:“四十几天了,医生说媛媛的体质最好是静养,所以您看她的学业?”

    罗娟拉过女儿坐在沙发上,笑着回道:“那还啥学业了,女孩子读再多的书最终还不是要嫁人。”

    沐之熙得意的看向温歆媛,“这件事,我看咱们还是得听老人的。”

    “我妈说的是嫁人,你又没说过要娶我,万一我这边放弃学业了,你哪天在娶了别人,那我岂不是损失太大了。”

    罗娟也看向沐之熙,逼问道:“以前你们俩这样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也就罢了,可现在孩子都有了,你还没打算娶媛媛吗?”

    沐之熙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到了被逼婚的地步。

    见沐之熙还在犹豫,温歆媛的火气更大了。扔厅协巴。

    “沐之熙,这个婚你不想结就算了,反正我年纪还小,结不结婚,要不要孩子,我真没那么着急。”

    好好好,就算她不着急,他着急还不行吗。

    “好吧,我答应你了,我同意结婚了。”

    实际能让沐之熙下定决心结婚的原因还有一个,今天秦昊偷偷告诉他,说罗娟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温歆媛的小脾气他算是领教了,如果今天他不答应让罗娟看见他们结婚,未来的日子,他极有可能会天天听温歆媛埋怨他。

    “哼,答应的这个不情愿。”温歆媛嘟着嘴,还是很不满意。

    罗娟偷偷拍了女儿一下,笑着鼓励道,“实际结婚挺好的,结了婚,你们俩就是合法夫妻了,这样才算真正的一家人吗。”

    沐之熙抓抓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实际和媛媛结婚这件事我也考虑过多次了,只是一想到结婚那些繁琐的麻烦事,我就头疼,就想逃避,总想着,反正我这辈子也不会找别的女人了,那结不结婚还有啥区别吗。”

    头一次听说有人是因为怕麻烦不想结婚的。

    只要他不是因为孩子才娶自己的,那要不要那个仪式已经不算什么了,更何况,她又没有爸爸牵着她的手。

    “妈,您会答应我们只注册结婚吗?”

    罗娟含着泪点了点头,“只要你们俩是真心相爱的,妈妈也觉得那个仪式没什么重要的。”

    “我们当然是真心相爱的,我一直都是爱着小叔叔的,不对,我一直都是爱着沐之熙的。”温歆媛说完就满眼期盼的看着沐之熙。

    还要说我爱你啊?这样的话放在心里不就行了吗,或者回去他们俩的房间,在床上,一使劲一闭眼,或许他能说出来。

    见罗娟也眼巴眼望的看着自己,沐之熙一咬牙,脸都憋红了,终于说了实话,“我实际很早,好似在小媛媛刚进沐府不久,就爱上她了。”

    “真的吗沐之熙,那这样的话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原来沐之熙也爱她,温歆媛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

    “告诉你你该骄傲了,今天要不是你妈妈想听,我还是不会说的。”

    真是两个长不大的孩子,而且这俩孩子的个性又都很突出,不过好在沐之熙是爱媛媛的,这她就放心了。

    罗娟站起身,“我累了,回房间躺一会,你们俩有啥话,去楼上说吧,不过记住了,任何时候都不要吵架,有误会就说出来,都别憋在心里。”

    对对对,妈妈说的对,她现在就有好多的疑问想问问沐之熙。

    被温歆媛拉上楼,门一关上,沐之熙不等温歆媛发问,赶紧坦白,“我知道你想知道我为啥这么多天不回来。”

    “对,这只是我想问的其中之一,那你就先回答这个吧。”

    还只是其中之一啊?

    不知他孩子妈心里到底装了多少个疑问,最好不要太多,不然他这一宿不用睡觉了。

    “实话说温歆媛,最初我对你不给我打电话是挺生气的,你说当时我都急成什么样了,你没事了,竟然不给我报个平安,就这一点,温歆媛你一定要给我道个歉。”

    “好好好,我给你道歉,实际我后来也挺后悔的,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沐之熙,就这件事,对不起了。”

    沐之熙大手一伸,拍了怕温歆媛的小脑袋,“好了,看在你年纪还小,我就原谅你了。”

    这怎么变成他原谅她了,反应过来的温歆媛赶紧追问:“那后来呢?你总不会就因为这个,就气我半个月吧?”

    “后来啊……”沐之熙躲闪着温歆媛的注视,慢慢吞吞的回道:“后来我因为急火攻心,大病了一场,所以才会这么久了一直没回家。”

    啊?怪不得这次见他,觉得他瘦了很多。

    温歆媛又惭愧,又心疼的爬向沐之熙,“那你现在怎么样了?病都好了吗?”

    沐之熙搂过温歆媛,抚摸着她的头发,点头道,“我前几天就痊愈了,只是因为太气你,想给你个教训,后来又忙着调查那几个人,就又把回家的时间给延后了。”

    “对不起沐之熙,你一直在为我忙前忙后,可我却不听你的话。”

    “媛媛,你妈妈说的话是对的,我们有误会就都说出来,这样就不会给别人可乘之机了。”

    知道沐之熙指的是谁,温歆媛赶紧保证,“你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见孟璠帝了。”

    “这当然了,未来你需要的是静养,短期内哪都不许乱跑了知道吗?”

    “知道了,为了你儿子,我给自己判十个月的徒刑好了。”

    何止十个月,未来他已经决定了,他们最少要生四个孩子,两男两女,这样就能凑成一桌了。

    尾声:

    两个月后,罗娟终于还是离开了自己的女儿。

    沐之熙不顾沐老夫人的反对,坚持和温歆媛在罗娟死前注了册,而且突然又觉得结婚不麻烦的人,又在岳母面前做了保证,说等温歆媛生完小孩儿,一定补办一个隆重的婚礼给她。

    温歆媛静养期间,沐之熙可没闲着,这段时间他不但把逃走的三个家伙都抓了回来,也通过这几个人的交代,查出了幕后指使者竟然是温家的三口人。

    事情再深挖下去,沐之熙又把林娴雅和沐琛揪了出来。

    只是事情在最后一刻,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在沐琛拿枪指着沐之熙的时候,韩叔突然赶到,说出了真相,原来沐琛才是沐之熙的亲生父亲。

    当年沐琛的妻子因为受不了他的家暴,就经常找他大哥倾诉,以至于后来深深的爱上了那个男人。

    沐琛出国后不久,他的妻子发现自己怀孕了,细算了一下时间,那个可怜的女人就认定了这个孩子是他大哥的。

    为此她远走他乡,把沐之熙生下来,交给了沐老夫人抚养。

    当时知道这件事的除了几个当事人,就韩叔知道的最详细。

    后来在沐之熙长到十岁的时候,他亲妈才发现自己搞错了,所以又坚持想要回沐之熙。

    在这种情况下,当年为了要沐之熙,装了十个月孕妇的沐老夫人为了遮丑,就把沐之熙的亲妈私通他大哥的事都告诉沐琛了。

    知道沐之熙的狠随谁了吧。

    当时沐琛知道这件事后,盛怒下,就把他妻子的车子做了手脚,这样才有了那场车祸,沐琛的妻子和他大哥死在了一起。

    间接害死了自己的丈夫,沐老夫人这些年一直生活在悔恨中,也因此对林娴雅和沐琛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事情交代到这,好似就差不多了。

    好人终究有好报,坏人自然有坏人该去的地方。

    对了,还有韩兵和孟小鹿这一对,童童就一句话概括吧,反正不管多曲折,结局一定是完美的。

    还有就是沐之熙十岁死了爹,二十岁死了大哥,三十岁死了侄子,十年失去一个亲人,这样的打击,也造就了沐之熙多疑善变的个性。不过好在我们的小媛媛是来拯救他的,所以未来沐爷的幸福生活,仅凭大家去想了。

    蓝蓝的天,白云朵朵,沐府绿色的草坪上,温歆媛正拉着风筝在那奔跑,跟在她后面的,一二三四个小萝卜头紧追着她,嘴里大喊着,“妈妈,你在不给我们玩一会,我就要向爸爸告你的状啦。”

    沐之熙说了生四个,那必须得生四个。

    只是沐爷再怎么霸道,也只是能控制孩子的数量,所以当初他预计的两男两女就变成了现在的三男一女,而且他们的女儿还是最小的那一个,所以可想而知,现在在这个家里,真正的女皇就是这个刚满两周岁的小女孩儿,至于温歆媛,只能排在女儿的后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