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逃离封门村 > 第五十九章 封门鬼村(大结局)

第五十九章 封门鬼村(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流浪五少
    我看向丘一阳,开口问他:“咱们当初一起来到风门村的五个人,现在只剩下咱们三个了,你为什么还放不下?”

    丘一阳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紧紧的看了我半晌。看得我心里直发毛,最后说了一句:“你以前就傻,只是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你比以前更傻?”

    他的这句话,让我大为恼火。我不是傻子,我也听出了他话的意思,只是经历了这么多,难道就不能真的放下吗?难道死了这么多人还不够吗?

    他到底该怎样才能放下心里的负担?

    他也是不理我,径直往前走了。池边坑划。

    我虽然对他有些偏见,但是此处的山洞,我以前虽然走过,但是我对里面的路仍然是抓眼瞎。唯一的熟悉这山洞路的人,也就只有眼前的丘一阳了,现在唯一的饿办法只能是跟着丘一阳继续往下走下去,阎王观的地底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这个山洞设计的很好,虽然很大,却在山洞顶上开了个小洞,镶嵌了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珠子,珠子反射了阳光,将淡淡白光反射到山洞里。山洞设计得如此精巧,我再次坚定自己心里的想法。为知道这神秘的山洞肯定不会先天形成的,不过有谁会在这大山中开凿这样一个山洞呢?

    刚走几步,,我猛地停下了,吃惊地指着前面,说:“看?”

    我们当时所处的位置,差不多在大山的山腹,再往上走,山体变得陡峭,在上面形成了一块巨型岩石,岩石临河的一面,平平整整,仿佛刀劈过一般。在这个巨大的岩面上。竟然出现了一幅巨大的人形图案。那人有几层楼那么高,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撑满了整个岩壁,看起来分外古怪。

    我笑了笑,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它竟然还在这里。

    我笑了笑,早就发现岩面上不是雕刻成的人形。那岩面上在很长时间聚集了几十万只蚂蚁,蚂蚁密密麻麻趴在岩石缝上,阴差阳错,正好组成了一个古怪的人形图。

    我也暗暗称奇,蚂蚁天然聚集在巨大的岩壁上。还组成了一幅人形图,这真是闻所未闻的怪事情。

    我虽然早就见过这东西,但是心里有三分紧张,任谁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都是忍不住心里害怕起来,我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丘一阳,见他面无表情,伸出手来,用手摸了摸岩石,而且还放在鼻子上闻了下,我笑了笑,对他说道:“咱们又不是没见过,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丘一阳古怪的撇了我眼,哼道:“以前是我用糖治化成的人,只是现在这根本就不是糖,难道你没发现?”

    什么?

    我心里一愣,这难道不是糖?不是糖,那么蚂蚁还怎么会呆在这里?

    我好奇的摸了下山壁的液体,凑到鼻子上闻了闻,突然心里大骇起来,这绝对不是糖汁,鼻子上给我的感觉就是浓烈的血腥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绝对是血,绝对的血。

    我心里大吃一惊,这里怎么变成了血液?

    我记得丘一阳跟我说过,他以前用糖汁涂在山壁上,因为蚂蚁好甜,趴在山缝中吃糖,所以就组成了这样一幅人形图案。现在蚂蚁依然还在,人形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现在却变成了浓烈的血腥。

    那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有人动了手脚不成?

    “怎么?”我指着山壁的图案,心里害怕的不行,哆嗦的说道:“怎么变成了血?”

    我说完,丘一阳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我心里紧张的不行,看向丘一阳,试探问道:“难道已经有人来到了这里?是龙虎山的人还是茅山的人?”

    丘一阳看也不看我,冷哼一声,神情有些不耐烦,回道:“不管是谁,都对我们不利,不要在墨迹时间了赶紧下去吧。”

    我嗯了声,说了声知道了。

    我也不顾不得招呼丘一阳,连忙前面山壁的方向走去,慢慢的发现山脚一转弯,一根长长已经长满了铁锈的铁链在地上顺着脚下直直的往下。

    我此时早就不在那么好奇,知道这铁链的作用了,用力的扯了扯铁链,果然不出所料,铁链竟然直接被我扯动起来,随着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山壁上慢慢的就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接着从地底涌上来一阵水流,我来不及躲闪,一下子铺天盖地的水流扑在我的身上。

    这股水流直接让我一激灵,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只见一股水流不知从哪儿强劲冲入洞中,轰鸣如雷,待大水将要注满山洞,我和丘一阳已经是几无立身之地,水势又慢慢下降。突然,深水中咕噜咕噜几声闷响,一条小腿般粗细的大铁链子从水里露出来,我正奇怪,那深水中又猛喷出一股强劲的白气,冲得水花四溅,溅到我脸上,竟然是滚烫的,吓了我一跳。

    我结结巴巴地看着丘一阳说:“这水……水,怎么变成凉的了?”

    丘一阳紧紧的凝视着水面理都没有理我。

    我有些不耐烦,我记得之前的时候这水是热的,怎么一年没来,这水突然就变成如同冰水般这么冷了?再次问了句。

    丘一阳直接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这底下的蒸汽早就挥发干净了,现在变成凉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大吃一惊,心想果然现在这一切都变得,都变得这么物是人非了,也不知道那镇国九鼎到底还在不在。

    正在我盯着眼前的水发呆的时候,突然大地蓦然的响起了轰隆轰隆的响声来,紧接着就是脚下的地晃动的不停,轰隆轰隆的,声音就像是打雷一样,我险些站不稳。连忙拽住一旁的铁链,这才站稳了身子,我大惊失色,脸上的表情特别的难看,失声问道:“这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不好,咱们没时间了,快点。”此时的丘一阳竟然变得特别的暴躁起来,声音也有些嘶哑了,猛的一脚就把我踹进水流里面,大喝道:“快点。”

    “我靠,你你干什么?”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我就被丘一阳一脚踹到地上。

    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丘一阳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一下子就直接掉到了水流里面,我心里痛骂丘一阳,心道你不会温柔点嘛,也不跟我提前商量下。

    “喂,怎么了?”我好不容易站稳身子,因为刚才丘一阳那一脚太用力,让我到现在还晕乎乎的,所以我面色有些难看,说话的口气也有些难听。

    丘一阳的脸上难看无比,阴森森的看着前方,突然就笑了,哼道:“没想到,他们竟然引动了阵法,让九鼎突然现世了,刚才的地震就是九鼎现时的征兆。”

    我被丘一阳的这句解释,直接就吓了一跳,什么意思?

    引动阵法,难道是龙虎山的人或者是茅山的人居然提前引动了阵法?

    是张涵涵还是什么人?

    不对,丘一阳说过,我手里的那神秘的玉佩可是引动阵法的阵眼,一共有九块,一只铜鼎就对应一块,这是缺一不可的,缺少一块玉佩根本就不能引动九鼎的。

    我想到这,就对丘一阳说出了我的想法。

    丘一阳哼了声,点头说道:“不错,就是这样,但是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用他物代替了玉佩,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在路上这么耽误时间了,看来他们果然有些本事。”

    我嗯了声,就催促丘一阳,赶紧往前面去看看的。

    其实我心里很好奇,不知道丘一阳口中的他们是何人,是张涵涵吗?

    丘一阳也不再磨磨蹭蹭的,直接加快速度就往前赶去,我看到前面熟悉的场面,忍不住心里开始起来,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前面的路上横着几条粗铁链,密密麻麻缠绕在半空中,牢牢将几个黑糊糊的铁疙瘩吊了起来。

    我仰着头看了看,那铁链显然是从上面垂下来的,我仰着头看着看着,突然发现铁链似乎根本就看不到头,不知道他的尽头在哪?

    那铁疙瘩吊得倒不高,差不多离地有半米多高,有大有小,大的有一人多高,小的只有腌咸菜的小桶那么大,我数了数,一共有九个,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排列着。

    我越看越邪乎,仔细辨认了一下,才发现那六个铁疙瘩下还有三条腿,这竟是六个锈得不成样子的大鼎。

    真是稀奇了,到底是谁竟然会在这里引动了九鼎?

    这几只突然出现的大鼎,就是传说中的镇国九鼎。

    这时候,就听见邱一阳突然冷笑了一声。

    在这古怪黑暗的环境中,邱一阳猛然冷笑一声,吓了我一跳,只听见丘一阳冷声喝道:“既然已经出现了,何必要躲躲藏藏的,都一块出来吧。”

    我吃惊的看着眼前,不知道引动阵法的人到底都躲在了哪里?

    许久也不见有人出来,只听见丘一阳的声音不断的在山洞里回荡着。

    丘一阳哼哼笑着,又吼了两句:“不出来是吧,那么我就毁了这九鼎再说。”说完,就直接走向九鼎的方向。

    “别”突然从黑暗中传出了声音,我看着前面凭空出现的几人,张涵涵、龙虎山掌教,和茅山掌教以及两派门下的几人,我看到他们的脸色特别的难看,似乎根本就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容易被丘一阳发现。

    我看到张涵涵走出,心里忍不住喜悦的就要叫出声,看到张涵涵看着我陌生的表情,我张了张嘴,憋在嘴里的话没说出声来。

    张涵涵她已经变了,再也不是我那个认识的张涵涵了。

    丘一阳突然冷笑几声:“你们好大的胆子,不知道这镇国九鼎是我在守护吗?”

    龙虎山掌教突然笑了,看着丘一阳的眼神有些厉色,笑道:‘我当然知道,你应该就是守护镇国九鼎的上古神人吧,只是你感觉你现在能有这本事吗?”

    丘一阳沉默了下,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皱着眉,想了想,突然说道:“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完,便不再搭理他们,凑到我面前,轻声说道:“待会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顺着那条河上岸去,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

    什么?我一下子没听明白他的意思,我跟他说,咱们两个一起合手,绝对能对付的了他们。丘一阳却难得沉默了下来,最后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可能,他们都是有备而来,这次咱们是真的栽了。”

    我呸了声,正要开导他,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想丘一阳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我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你是我这么多年,唯一的朋友,你很好,继续活下去。”

    这似乎是交代后事的意思,我感觉到大事不妙,就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丘一阳摇了摇头,眼神变得狠厉起来,大喝道:“快走。”说完,就是一脚把我踹到河里面。

    我噗通一声,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直接掉进了河里,紧接着在我最后的意识里,我听见了轰的一声,声音特别的大,就像是炸弹爆炸了一番。

    震得山洞上的尘土不断的掉落下来。

    我最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了,我在河里面差点溺水而死,顺着下流被冲上了河岸,我好不容易爬上了封门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封门村高耸的后山此时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悬崖上的碎石堆成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了,山壁和阎王观废墟根本就看不出来,只有一片的废墟了,就好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眼前的一切都是碎石一片堆成的山堆了,封门后山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看到这,眼泪顺着眼角流落了下来,镇国九鼎没了,丘一阳、张涵涵、茅山掌教和龙虎山天师都已经消失在这片废墟中了。

    丘一阳作为镇国九鼎的守护人,怎么能忍受这些人触动阵法,守护者怎么可能会没有特别手段,只是这手段断送了镇国九鼎,以及断送了这些道家的人,最关键的是也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丘一阳,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无怨无悔。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只感觉这一切发生的事就像是做梦一样。

    我想起丘一阳最后跟我说过的话,我是他唯一的朋友,唯一。最后他把我送出生天。自己却和众人同归于尽了。

    他是伟大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么做呢?

    我无声的哭着,我突然想起,我一年前插青下队落户封门村的时候,那老汉的跟我说过的话,他说封门村是鬼村,进去的人永远都不会活着出来的,封门绝户,鸡犬不留。

    我笑了,封门绝户、鸡犬不留,或许从我进入封门村的时候,结果已经就是这样被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