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三途志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归北游 相逢上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归北游 相逢上篇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崔走召
    李寒山当时真的好生愤怒,两只睡眼中血丝连成蛛网状的一片鲜红,漆黑的瞳仁在那片鲜红中放射着无法隐忍的愤怒。

    红白,黑珠,蓝光。

    灵子术身为精神之力最原始的释放手段,所以此时李寒山所释放出的灵子术,除了平时那种天地巫道的威严之外,更散发出一种浓稠的杀气。李寒山的衣袖翻飞,周身伤口处渗出的血液离体后随之向上飘去。

    而一旁的刘伯伦见李寒山心意已决便当真没再劝他,只是对着他说道:“好!那咱哥俩就一起留下来除掉这些妖怪,保护五爷他们的周全!”

    说话间,刘伯伦猛地弯下了腰,自身前焦土之中一拉一拽,只听喀拉一声,一条婴儿手臂粗细的长长锁链被他握在了掌中,这条锁链长约六七丈,乃是栓拉城门所用的那种链子,此时到了刘伯伦的手中,只见他将手里的葫芦朝着地上一丢,喊了一声‘大’后,那酒葫芦骤然膨胀到了一人多高。随后刘伯伦抓起锁链的一头在哪葫芦上捆结实了,这才握着另一头朝天上一挑。

    那一人多高的大葫芦被拽到空中之后,握着锁链的刘伯伦用手猛抡,此时的葫芦就好象个流星锤一般在空中飞速划着圈,一边旋转,一边朝外喷射着火焰。

    刘伯伦好猛的手劲,打远望去,就好像是一个火焰形成的巨大圆盘闪烁在半空之中,炙热之火扯动了气流。刘伯伦一边轮着葫芦火圈,一边与李寒山一起毫不犹豫的冲上了天空,面对着扑天数量的妖军。两人纵声怒吼:“来吧!!”

    战斗再开之际,大地又开始了剧烈的震动,方圆数十里皆是如此,而就在刘伯伦和李寒山与妖邪大军搏杀之际,两人的后方越二里处的土地上立着一块巨石,因为地震的关系,那块巨石上出现了些许裂痕。且听喀拉一声,一片巴掌大的石块脱离了巨石的边角。

    而那一小块石片剥落在地之后,巨石下方的土地随之朝下陷了一小块。原来这石头下面别有洞天。

    那块石头下方,是一个临时挖好的地洞,地洞之内传出忽明忽亮的火光,朝里望去。只见地洞之内竟躲藏着好多人。

    其中站着的那一个。是名赤膊上身的中年汉子,他立在一个火炉之前,左手用黑钳夹着一块长长的铁条,右手以特有的节奏朝着那铁条以三快二慢的速度不停击打。

    这人正是天下第一刀匠第五有信,而他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的五爷面色凝重,头上包裹了厚厚的一层白布,那白布遮着左眼,五爷渗出的鲜血已将那白布浸湿了一片。头顶尘土阵阵掉落其上,但仍难扰他的心神。此时的五爷虽然受了伤,但仍全身关注的盯着手中的兵刃,且见他一边敲打那铁条,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快了,就快了,阎王老子再给我些时辰,哪怕是要我的命也再给我些时辰啊……”

    说罢,五爷好似疯狂一般的进行着手里的活计,叮叮当当之声配合着大地的震动回荡在地穴之中,而在五爷的背后不远处,还有近二十余人,隐约可以看出,这些人中有北国的士兵,也有云龙寺的武僧和几名前来助战的猎妖人。

    半数的人都受了很严重的上,一些人甚至连坐都做不起来,只能依靠着土壁躺着,每个人眼中都有泪光,但没人说话,其中,一名身材苗条的女子在前排跪坐,脸上满是迷茫恐惧之神情,而她的身边,还有一名体型瘦弱面容憔悴的的女子正抱着双膝默默的哭泣,她一边哭,一边将双手握在胸前,口中似在不停祝祷着什么,但柔弱的声音在地穴之中被那铁器敲打和大地的震动所掩盖的一干二净。

    慢慢的,大地的震动更加剧烈,二里之外的激战也渐入了**。

    空中的刘伯伦如同战神下凡,将手中铁索飞速旋转,铁索连着的葫芦不停向外喷吐着烈焰,但凡被这巨大火圈扯进的妖兵无不被烧的吱吱怪叫,而李寒山则更是以灵子术毫不留情地将每一个闯入蓝光中的妖怪凝成了麻花。

    十个,五十个,两百个,三千……………………

    两人虽然受了重伤且身心疲惫,但仍以不知何由的怒火将那些不怕死的妖邪一一消灭,直到半个时辰之后,上万妖兵再次被消灭了个一干二净,当最后一只妖怪在刘伯伦的脚下被踏成了粉末之后,刘伯伦只感觉到眼前天昏地转,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转而一头栽倒在地。

    而李寒山也是如此,他眉心处的光点逐渐暗淡,此时正跪坐在地上,双手抱着断枪不住的喘息,刘伯伦苦笑了一下,刚想说话,可哪料到刚一开口嗓子眼突然一甜,竟哇的一声呕出了一滩血。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么?

    刘伯伦伸出不停颤抖的手想要撑起身子,可竟使不出一丝的气力,他很明白,这是由于严重的脱力所致,只见他当时强撑出一丝笑容,然后对着李寒山说道:“寒山,这是第几波了。”

    “算上那老贼,这是第七波。”李寒山喘息的说道:“老贼虽然遁了,但又这么好的机会能把咱们铲除,他自然不会放过。”

    “我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恶心过一个人。”只见刘伯伦咬牙切齿的说道:“即便是行云掌门我都没太过憎恨,但只有他,只有他我纵然是死都不会原谅的。”

    而李寒山吸了吸鼻子,随后神色凝重的说道:“留些气力吧,老贼派来妖怪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上一次是一个时辰多一些,而下一次………………”

    刚说到此处,李寒山猛地一愣。只见他丝丝的望着东方天机,阴霾的天幕尽头隐约出现了一片漆黑的细线。

    那是妖兵结成的乌云!

    他们刚刚清理了一波妖兵,可万没想到。如今气还没等喘匀,竟又有一群乌压压的妖兵再次踏境,这究竟是为什么?

    刘伯伦见李寒山神色有些不对,便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只见他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之后,想摸起葫芦再喝上一口,可是现在的他。连举起酒壶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李寒山所说,他们此时已经不间断的进行了七次激战。如此消耗,纵然是大罗神仙也要油尽灯枯。

    “这老杂碎倒也下足了本钱。”只见刘伯伦对着李寒山说道:“要召出这么多妖怪,不死都把它一层皮,寒山。你怕么?”

    先前的那场战斗早已将两人身上最后一丝的气力耗干。可以说他俩此时还能醒着就已是奇迹了,所以这一次的妖兵压境代表着什么,二人早已心知肚明。

    眼见着那妖云来的好快,待到妖云再次压顶之际,便是他两兄弟命归黄泉之时。

    李寒山听刘伯伦这么问,便叹道:“事到如今还怕什么?此时唯有期盼五爷他们能够逃过这一劫,等咱们做好了最后一件事之后,便携手上路吧。”

    说话间。李寒山开始用手中断枪吃力的划动地上的焦土,而刘伯伦见状之后。也咬着牙爬了过来,同他一起在地上挖坑,两人的动作很轻,花了许久的时间才挖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土坑,随后李寒山颤抖的将胸前细绳解开,把那由黑布包裹着的实相图放到了土坑里面。

    纵然是死,也不能断了这最后希望。

    天际的妖兵越来越近了,已经飞到了阴霾的边缘,时间越来越紧了,而两人瞧了眼实相图后,又互相对视了一言,之后,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笑容。

    只见刘伯伦苦笑道:“娘的,世生这小子在这画里不知道如何了,你说如果他回来见不到咱们,会是怎么样的表情,会不会一冲动又跑地府去救咱俩?”

    李寒山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倒不希望他这样做,毕竟现在…………也罢也罢,只希望他回来之后能够挺住便是,这个破烂不堪的天下,只能靠他了。”

    刘伯伦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笑了笑:“希望他能挺住吧,别白白浪费了咱们的努力…………真想不到,到了最后临走的时候都不能再见他一面,娘的,这个臭小子,自打认识他开始,他就总是喜欢玩失踪,总是不声不响的走了,又总是不声不响的出现,真他娘的不合群。”

    “是啊。”只见李寒山也苦笑了一下,随后叹道:“但不管怎么说,这一世能认识你们,我真的无憾了。”

    天边的妖云越来越近,行风吹起焦土,漫天的尘埃中,两人已经听到了那些嗜杀嗜血的太岁妖兵之怪叫。

    对两人来说,那无疑是死亡催命的勾魂之声。

    刘伯伦望着自己的这个兄弟,心中感慨伤怀之情难以表达,便含着泪花的说道:“你还行,还能想出遗言,不像我,现在脑子里想的还是爱失踪的那个臭小子,唉,你说这小子会不会也像之前那样,会毫无征兆的赶回来?”

    “应该不会。”只见李寒山叹道:“他才走多久?而且………………”

    李寒山的话还未说完竟再次愣住了,因为偏偏就在这一刻,那土坑中被黑布包裹着的实相图竟毫无征兆的开始抖动了起来,当时两人惊得话都说不出,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画卷慢慢漂浮而起,与此同时喀拉喀拉布匹扯裂的声音不绝于耳,粗布碎了一地,那实相图与半空中猛地打开。

    金光乍现!!

    刘伯伦张大了嘴巴,一颗心狂跳之余,不住想道:我的老天,还真让我给说中了?!那我他娘的怎么不早点说啊!!

    且见那闪耀的金光之中,实相图上的涡旋图案猛地一转,随后金光剧烈闪烁,刘伯伦和李寒山只感觉到眼前一片雪白,等那光散了以后,实相图如寻常纸张一般飘落在地,而满脸差异的世生正在惊讶的望着他们。

    是的,经过了三次时空因果之旅后。依靠着衣服上最后的一点血迹,世生终于回到了这个属于他的时代。

    且说在告别了幽幽道长等人之后,世生于黑暗的涡旋之中再次旋转下坠。同前几次一样,他分辨不出自己在哪旋涡中究竟过了多久,闭上双眼,仿佛能够感受到时光不受控制的奔涌而过,就这样,在身下又出现了一个光洞之后,世生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而这一次。他并没有感觉到那种无力之感,因为他先前的无力感,正是由时空穿梭所造成的。世生的力量源自精神之力,而正因如此,他精神之力的感知在不属于他的时空中会受到一定的限制。

    如今他回到了熟悉的环境之中,感受着北国冬季那久违的寒冷。世生精神不由为之一振。横跨近千年的旅途终于画上了据点,特别是刚刚回来就见到了自己的这两名好兄弟,世生心中喜悦溢于言表,但那喜悦也仅是一瞬,随之世生心里猛地一沉。

    因为四周一片荒芜,而两人,也受了十分严重的伤,于是。世生忙弯腰对着他们焦急的说道:“醉鬼,寒山!怎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何事?”

    不是梦,李寒山用力的擦了擦眼睛,可他的视线却因此越来越模糊,因为那是泪水,百感交集的泪水。

    “世生!!!”只见刘伯伦激动的伸出了手,大叫道:“真的是你小子,你回来了?!”

    世生见他如此激动,便握着他的手说道:“是啊,我回来了,我在那画里遇到了好多的事情,你们,你们这是………………”

    世生的话还说完,只见李寒山含着眼泪带着哭腔对着他叫道:“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

    即便面临死亡时,李寒山都不曾哭泣,可此时见到了世生之后,他再也忍不住痛哭了起来,那哭声中夹杂着无比复杂的情感,而他那番看似矛盾的话世生世生却越听越不对劲。

    于是他忙问道:“到底怎么了,乔子目那老贼呢?”

    “他逃了。”只见刘伯伦长叹道:“他受了伤,但事情还没完,你看。”

    世生其实也发现了那已经压顶的太岁妖兵们,他如今刚刚回来正满头雾水,甚至连自己走了多久都不清楚,但此时听刘伯伦讲那乔子目居然负伤而逃,心中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离开了便好,因为他已经回来了,而且看起来归来的正是时候,因为再晚半刻,恐怕刘伯伦李寒山的性命便会不保。

    嗯,赶上了就好,剩下的事情,还是等先料理了这些杂碎再说吧!

    想到了此处,世生便稳定了心神,然后起身说道:“其他人呢?他们在哪里?”

    “他们…………他们和五爷在一起。”刘伯伦叹道:“据你离开,才过了一日,我们挡下了六波妖怪,这是第七波,美人僵那畜牲要成精不能再用了,你要小心,还有…………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刘伯伦的几句话,让世生的心又安稳了不少,想他三次时空之旅花费了不少时日,可这画中才刚刚过了一天,不得不说,这着实如同黄粱一梦般的梦幻,可能这也是时间的玄妙所在吧。

    想到了此处,世生便对着两人说道:“不负众望,你们放心我已经找到两界笔了,而剩下的,就看我的吧。”

    刘伯伦和李寒山闻言之后,脸上表情震惊,但也不知为何,那三宝聚齐的喜悦此时仍没能压过哀伤。

    而说到了此处之后,世生从李寒山的手中取过了那半截钢枪,抬头望去,但见那妖云涌动,妖兵们显是按捺不住杀性,而大批大批的扑将下来。

    “就这点么?”世生晃了晃手腕,随后左手一挥勾起地火,地火乍现,以焚天之势冲天而起,而在那火光之中,世生腾空而起,身形化作一道流星在那妖群中肆意窜梭,所到之处,妖邪残肢如雨洒落。

    “不够看,还不够看啊!!”世生放生大吼肆意斩杀,地上刘伯伦和李寒山两人望着空中世生,心中隐约的发觉到,他自画中回来之后,仿佛又变强了一些。

    这是好事,因为他变得越强,现在世上的局面便越有可能被再次逆转。

    妖群之中,世生所向披靡,眨眼间便除掉了百十来只妖兵,而正在此时,那妖兵大军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忽然乱了起来。

    且见那些妖兵纷纷回撤到了天空,妖云猛地散开,紧接着,两只庞然大物露出了头角。

    刘伯伦心头一惊,心想道:这又是什么东西?

    那一直藏在妖云之中的,是两只彻头彻尾的怪物,虽然没有先前乔子目幻化出的魔之立像巨大,但望上去也似小山两座,左手边那个,一身好似鳞片的怪异玄甲,双手各生六指,身后有双翅,肩膀上顶着两个个红黑相间的巨大鸡头,而右手边的那个赤身**,浑身红毛,左手持着一棵大树,肩膀上肩膀上顶着确是一个四排利齿的巨大狗头。

    刘伯伦和李寒山并不认得这是什么东西,但世生却猜到了他们乃是何物。

    因为他在不久之前,也曾与这等相似的兽头妖魔激斗过,虽然形状不同,但它们身上所散发出的妖气确是一般无二。

    想那象头巨妖乃是鬼母罗九阴一条臂膀所化,而这两个妖怪………………

    想到了此处,世生双目猛地一瞪,随后抬头无比愤怒的吼道:“老贼!你竟敢如此作践图南师兄的身体?!我要你的命!!!”

    (两更并一更完毕,未修改版,今天身体不舒服,为了不影响质量所以就更这么多吧,下章开始解密,求票求推荐求打赏,就是这样,感谢大家的支持,拜谢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