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狩魔手记 > 终章 梦想

终章 梦想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烟雨江南
    当一片无比宽广深远的空间呈现在苏的面前时。他就知道。自己的确來到了主的国度。而且这是个有生机。并且成长着的国度。

    这里的穹苍是深红色的。天空中不时掠过美丽的光带。片片浮岛飘浮在空中。而苏所立足的。则是一片堪比大陆的巨大陆地。以他的感知都探测不到尽头。大地上有森林。有山峦。有江河。有湿地。风带着清新的气息。各式各样或美丽、或奇异的生物在自己的领地上生活着。它们构成了复杂、奇妙而又平衡的生态体系。并且每座浮岛都自成体系。上面的生态系统各不相同。

    在苏的前方。矗立着一座巍峨的宫殿。高达百米的殿堂和同样高达的雪白巨柱即使相隔遥远。也依旧恢宏。

    那是一座带着浓郁人类色彩的宫殿。仿佛专为苏的到來而设。又或者会让人以为。人类真是宇宙的中心。只是现在还沒有发展起來而已。要不然。在个体力量足以压制一切超级生物的主的国度。中央为何会矗立一座人类的殿堂。这多半证明。主与人类密切相关。甚至有可能就是人类。

    在旧时代。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是在能力者横行的新时代。却并非无法触及。空想能力学家曾经推测过。当某一个人拥有五大能力域全部的一至十二阶能力时。就会衍生出一个新的能力:世界具现。简而言之。就是他想到的。就会实现。哪怕那是一个完整的世界。空想能力学家们据此推测。主是真实存在的。他即是第一位也是惟一一位拥有全部能力的能力者。这一假设只能停留在空想的层面。因为在这一假说提出时。是六阶能力者都很稀少的时代。

    而有的空想能力学者则更进一步。猜测当某一个能力者拥有无数进化点。却不发展任何能力。那又会如何。但是这次最狂放的空想家都想不出结果。

    苏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人类。然而现在。他却知道主的国度中为何会出现这样一座殿堂。这是苏心目中完美的殿堂。苏來到了这里。国度就把苏心中所想给具现出來。并呈现在苏的面前。如果苏是另一种巨大无匹的生物。见到的就会是截然不同的一幅景象。

    这不是幻觉。而是最彻底的真实。一个拥有可以具现现实能力的国度。这已不足以用奇迹來形容。而创造出这一国度的主呢。哪怕它被毁灭了。可是国度依然活着。而以苏自己的经验來看。能够创造出这一奇迹的存在。又怎么可能被使徒们完全毁灭。

    少女依然安静地站在苏的身后。无论眼前出现多么不可思议的景象。她都不为所动。只要在苏身边。她即无所畏惧。而梅迪尔丽的存在。同样让苏在错乱的时空中找到了一个锚定点。不至迷失方向。

    至于这个世界。这深红色的穹顶。以及不断从苍穹中落下的丝丝热力。背后的真实已呈现在苏眼前。这是一艘星舰。空间技术已运用得出神入化。内部空间比舰体大出无数倍。而星舰正深藏在太阳的核心中。借助恒星的热力和能量修补自身和国度的破损。

    苏决定去殿堂中看看。如果主留下了什么。那么就一定在那里。

    殿堂极度恢宏。内部同样比外面看起來的要大得多。而如此巨大的殿堂中。除了一张高高在上的宝座外。再无其它。

    一看到那张宝座。苏和梅迪尔丽就都知道。那是专属于主的座位。而它的大小。恰好容一个普通人类居中而坐。虽然和大殿空间相比。宝座小得完全可用大海中一滴水滴來形容。但是它的存在感却是无以伦比。任何生物只要进入殿堂。就会第一时间看到它。被它吸引。

    苏的脸色苍白。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來……可是精准的感知毫不留情地提醒着苏。那个座位的尺寸刚好适合他。一丝不多。一毫不少。

    苏看了看梅迪尔丽。少女却展现出超乎寻常的勇气。向着苏用力的点了点头。

    苏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这个动作其实沒有任何意义。却习惯性地让他冷静下來。于是苏毅然走向宝座。缓缓坐了下去。

    一瞬间。整个国度沸腾了。

    而就在苏的眼前。展开了一幅无比庞大的画卷。亿万年的时间浓缩为一刻。在他面前闪过。主化身万千。又巨大无比。更多的时候。它是一片无比巨大的黑暗。在宇宙空间中缓缓生长、蔓延。主并不属于这个宇宙。虽然它也是超级生命的一员。主属于神秘的贝萨因都文明。和其它超级生命不同。所有的贝萨因都是完美的生命体。进化根本沒有终点。也沒有尽头。它们可以成长到无限巨大。又可以将身体浓缩为小到几乎无法计算的一个点。贝萨因都最为可怕的武器恰在于此。当它们成长到足够大。然后又无限收缩时。庞大的质量会产生无可匹敌的引力。从而形成能够吞噬星系的黑洞。这是贝萨因都的武器。也是它进食的一种方式。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所有物质。都是贝萨因都的食物。当它们最后一次进食时。整个宇宙都将因此崩塌。从而凝聚成一个点。这里沒有物质。沒有空间。也沒有时间。只有无穷的能量。进食后的贝萨因都则将以此为凭依。跃迁向另一个空间。再次展开觅食、征服和进化的过程。永无休止。

    呈现在苏眼前的。正是这个贝萨因都的记忆。它更多时候化身为巨大的黑暗。所过之处。一切生命为之毁灭。只剩下颗颗死寂的星球。而在遥远的将來。当它进化成长到一定程度时。这些死星也将成为它的食物。

    使徒是它的创造物。是为它探索陌生星域的前锋。以贝萨因都神语传承知识的主。对几乎一切生命都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包括那由超级生命组成的文明。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它一手创立的使徒。在某一个时刻。使徒忽然背叛了它。在它刚刚进食的时候。对它的意识本源发出致命一击。使徒是主的创造物。也同样继承了贝萨因都的力量。所以主的大多数防御手段对使徒无效。

    主毁灭了。却是暂时的。

    使徒的背叛。是他们看到了主的真实。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本能。生存的本能。而当主最后一次进食时。他们也将成为食物的一部分。

    于毁灭前的瞬间。主的反击同样摧毁了使徒们的物质存在。而人类所在的这颗星球。恰好被主选中作为囚禁使徒意志的囚笼。主以无所不在的意识力量。使人类当时过度庞大的核武库同时发射。最终凝聚成覆盖整个星球的辐射云层。剧烈的环境变动。强烈的辐射刺激了所有生物的进化。而主最后所做的一件事。就是打开了囚笼中所有生命的进化限制。

    疯狂进化的生命意志汇聚成一体时。就形成了本世界意志。它为了自身的存在。星球的存续。和使徒成为天然的敌人。而主。则等待着复苏的契机。契机或许是使徒的恐惧。或许是某片残骸突然生长。甚至就如罗切斯特所说。哪怕使徒想到主的次数多了。主也会借助他们的意识投射而复活。

    然而。就连主自己都沒有想到。复生的契机竟然源自于渺小人类的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完美生物”。

    这一计划的初衷是创造出永生且可以不断进化的超人战士。因此去除了生理和基因上一切可能阻碍进化的因素。这是疯狂的计划。创始人根本沒有想过以当时人类的科技水准。一旦创造出这样一种生命。会产生怎样的浩劫。创始人是天才。也有着难以置信的幸运。竟然真的接近于创造出可以无限进化的生命体。而罗切斯特的帮助则让这一计划从梦想转为现实。可以无限进化的超级生命由此而生。

    确切的说。是由此复生。

    苏缓缓张开了双眼。看了看少女。有些虚弱的笑了笑。少女很安静。眼中却有难以掩饰的关切和毅然。她也觉察到了。所以。已作好了迎接一切命运的准备。

    苏抬起了手。并非射出毁灭性的能量。而是拉着她的手。向殿堂外走去。少女心中一阵恍惚。仿若回到了八年前的时候。可是她心中却又有阵阵隐忍不住的悲凉。几乎控制不住眼泪。时间已然流逝。这一刻再如何象当初那个时候。却也回不到过去。她不再是单纯美丽的小女孩。苏也不再是勇敢而无畏的少年。

    过去的。终将过去。

    苏的心中很平静。其实在踏进国度的时候。他就已明白了所有事情背后的真实。苏。即是这个宇宙最后一个贝萨因都。而每个宇宙。最终只能容纳一个贝萨因都。并终将因贝萨因都的成长而毁灭。

    现在的苏。仍然由本世界意志主宰身体。然而他已明白贝萨因都本能的强大。强大到根本无法战胜。

    苏沉默着。牵着梅迪尔丽的手。离开了贝萨因都的国度。离开的方式很简单。已可随意调用贝萨因都神语力量的苏伸手在面前画出一个传送门。然后跨越传送门。即出现在帕瑟芬妮和奥贝雷恩面前。

    亚瑟家族的幸存者沒有继续向龙城前进。而是选择了另一个资源丰富的废墟小镇作为落脚点。一天一夜的建筑。已经将小镇整理得有模有样。苏和梅迪尔丽的突然出现让奥贝雷恩和帕瑟芬妮大吃一惊。然后前者是热情。后者却是狂喜。苏依旧微笑着。和奥贝雷恩打招呼。与帕瑟芬妮拥抱。并且赞扬了艾琳娜的美丽。梅迪尔丽依然是冰冷难以亲近的。远远站在人群外围。只是低声和帕瑟芬妮说了几句话。亚瑟家族幸存的人们几乎沒人认识苏和梅迪尔丽。虽然有几个年轻人震惊于少女的美丽。却为她淡而锐利的杀气所阻止。根本不敢过來搭讪。整个交流的氛围热烈、友好。却也显得有些僵硬和怪异。苏更是从奥贝雷恩的身上感觉到些许的不自然。

    无论言谈举止。还是言笑表情。奥贝雷恩的风度都无可挑剔。更不会有任何人看出不妥。但是苏不一样。自从坐上贝萨因都的王座后。他对于周围一切都了如指掌。正是奥贝雷恩体内心跳血流的极细微变化。乃至于大脑活动的波动出卖了他。如果苏愿意。甚至可以直接把奥贝雷恩的思想‘翻译’出來。

    于是。苏关闭了自己的感知。

    入夜时分。一席范围不大而热闹的晚宴在聚居地召开。入席的除了苏等五个。还有两三名亚瑟家族地位最高。以及最勇猛的战士作陪。亚瑟家族毕竟有着悠远的底蕴。这次撤离搬迁也有足够的准备时间。所以晚宴很精致。特别是那些有着年份的醇酒更是珍贵。新时代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就是。能力者在喝酒的时候都不会调用能力去抵抗酒精的作用。那完全失去了喝酒的意义。也浪费了极为珍贵的酒。

    晚宴之后。苏和帕瑟芬妮单独呆了很久。做的什么谁都知道。说话的内容却沒有人知晓。

    然后。苏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他已经许久沒有象一个人类一样体验躺下休息的感觉了。休息。在贝萨因都的词典中根本就沒有这个词语。随着几乎所有的思维中枢都停止了活动。苏的意识真正陷入了一片空白。这是难得的。也很可能是最后的宁静。什么都不用去想。真的是一种幸福。

    房门上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已经关闭了感知的苏并不知道门外的是谁。也很奇怪这个时候谁还会來找他。是奥贝雷恩。抑或是艾琳娜。都有可能。奥贝雷恩的身体明显处于崩坏边缘。而艾琳娜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她的能力很畸形。越是使用威力强大的技能就越是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损伤。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能力足够强大。只需要再前进一步。就有可能迈入超级生命的行列。那意味着至少以万年计的生命。按人类的习惯。已等同于永生。对每个能力者來说。应该说对每个人类來说。这都是无可抵挡的诱惑。

    能够创造生物军团的苏。同样拥有将人类转化为超级生命的能力。而得到贝萨因都传承的他。更可以再次创造出使徒一级的超级生命。后者尚不为人知。而前者。通过连绵的战争。已不再是秘密。晚宴后。艾琳娜就曾经找了一个机会。向苏隐晦地表示愿意为转化成为超级生命付出代价。任何代价。

    不过房门打开后。站在门后的是梅迪尔丽。

    “你……”苏有些意外。

    少女脸上一如既往的冰冷。而身体冰冷坚硬得有如冰山。就连那声音都机械得不带一丝情感。竟与海伦有些神似。她说:“海伦直到最后都有一个无法释怀的遗憾。我不想象她那样。”

    “什么遗憾。……”苏话沒有说完。梅迪尔丽已经把整个人都投进他的怀中。巨大的冲击力把他下面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房门则被随之而來的冲击波吹得砰得一声关死。

    如果有红外视觉。即使隔着门。也可以看到房内的温度骤然上升。炽热得如同燃着火。

    ……

    临近黎明。苏才从沉睡中苏醒

    他已经很久很久沒有体会过睡觉的滋味了。还是放开一切的沉睡。梅迪尔丽则蜷缩在他的怀中。依然沒有醒。那银灰色的长发披散在苏的胸膛上。柔软的发质触感十分舒服。少女早沒有了钢铁般的风姿气质。只象一只迷人的小猫。手手脚脚牢牢地缠在苏的身上。一副要勒死他的架势。

    苏笑了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宁和幸福。假如……假如可以把很多事忘记的话。

    就在这时。苏的胸口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他身体不由自主的痉挛。肤色上更是起了一层不正常的嫣红。苏猛然坐了起來。用力咳着。全身收缩。最后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吐到地上的淤血不停地蠕动着。散发出刺鼻的味道。而且还有着属于自己的初级意识。甚至伸出一根长长的触手。在空中不断寻找着苏的位置。这是剧毒。属于生物毒质。毒质的活力几乎和苏早期的入侵者细胞相提并论。对于人类而言。能够发明出这样的毒质。真的是不可思议。而且完全沒有解毒的可能。

    可惜。中毒的是苏。就算他沒有得到贝萨因都的传承。身体中的入侵者也可以消灭全部的生物毒质。

    人类在很多时候都会极为胆大妄为。却又往往因为无知而显得愚蠢。

    可是梅迪尔丽的一声低低呻吟却让苏心头一紧。他转头一看。少女正痛苦地蜷缩成一团。脸色苍白。而体温则高得吓人。能够让苏也感觉到一点痛苦的生物毒质。对少女的伤害就要大得多。而剧毒恰好又在她最沒有防范的时候发作。所以梅迪尔丽一时竟失去了意识。

    苏胸中猛然升起一层怒意。他和梅迪尔丽都是刻意关闭了感知。想要重新享受一下身为人类的感觉。可是沒有想到。就连这最后的小小奢侈。都会有人來肆意破坏。

    毒素根本不可能威胁到苏和梅迪尔丽的生命……却会刺激本能的成长和觉醒。当生物毒质生长到一定程度。危及本体的存活时。超级生命的本能就会苏醒。并且发动反击。清除毒质的整个过程不会比打扫一个房间更为困难。然而本能每苏醒一次。就会强大一分。再也难以压制。本世界意志却已完成了历史使命。不会变得更加强大。同时星球被清洗过后。世界意识也受到了重创。几近消亡。

    所以说。人类往往会因无知而显得愚蠢。

    苏抱起梅迪尔丽。借助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他的感知就已锁定少女体内全部的生物素质。然后那些肆虐着的毒质瞬间被全部杀死。少女的体温旋即回到正常水平。徐徐张开双眼。有些茫然地看着苏。再后她的双眼骤然张大。一声惊呼。体温直奔冰点而去。的身体更是变得硬逾钢铁。

    苏哭笑不得。只好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的脸埋在自己胸口。就算如此。很久之后少女也仍不敢抬头。

    “我们该走了。这里的人明显不欢迎我们。”苏温柔地说。

    “我陪你。”少女依然不敢让苏看到自己的脸。回答的声音冰冷坚硬。但是死死抓住苏手臂的小动作却透露了她的一点心思。

    苏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他们已收拾整齐。其实就是穿上衣服而已。而在超级生命看來。制造衣服不过是动动念头的事。所以他们总会有合适的衣服。至少是自己看着合适的。

    梅迪尔丽想要推门。却被苏拦住了。他淡淡的说:“就算要走。也得给这些欢迎我们的人留一点纪念。”

    当苏的话音落下时。以他为中心。整个房间忽然向四面倒去。然后粉碎、湮灭。不到半分钟。所居住的这座房子就彻底从世界上消失。而苏仍然站在原地。梅迪尔丽向周围望去。视线竟然出奇的远。不止这座房子。就在苏一句话的功夫。整座小镇所有的房屋、机械、设施全都化为飞灰。而人们依旧保持着各自的姿势。有的。有忙碌的。有酣睡的。也有正在密谋什么的。如同电影被定格的画面。可是他们的床。他们的家俱被服。以及汽车油料。全部从世界上消失。所有的人都如同站在一个无比平整的广场上。而艾琳娜孤零零地站着。表情骇然欲绝。随即一切力量都从她的身体中流失。她想叫。却沒有任何声音发出。无力的身躯就此倒下。

    整个广场上就只剩下最后的一座房子。显得无比突兀。

    当惊呼声从人们的口中爆发时。苏和梅迪尔丽早已不知去向。

    在最后的房间内。奥贝雷恩正一脸苦笑地看着自已的姐姐。此刻愤怒得宛如狮子的帕瑟芬妮。

    “这是什么……”帕瑟芬妮高举着一个空了的陈年红酒酒瓶。里面还残留着几滴酒液。此刻酒液已经干涸凝固。却闪着淡淡莹光。并且把瓶壁腐蚀出了一个个小坑。瓶中装的。原本是给苏和梅迪尔丽准备的陈年红酒。

    “奥玛古堡红酒。10年陈。给苏和梅迪尔丽准备的。里面放了艾琳娜最新研制的生物毒质。”奥贝雷恩的声音低沉。却是直截了当。沒有丝毫隐瞒。

    “为什么……”帕瑟芬妮在吼叫着。她的力量已经提升到了巅峰。随时可能与奥贝雷恩殊死一战。

    “这是我们人类的星球。不需要使徒或者是其它的超级生命。我们无法控制它们。迟早有一天。我们都会成为它们的食物或者奴隶。”

    “那是苏和梅迪尔丽。他们根本沒兴趣统治这颗星球。”

    “他们不需要统治。只需要食物。而且。他们的本能还沒有觉醒。但终将觉醒。不是吗。”奥贝雷恩冷冷回答。

    帕瑟芬妮忽然觉得说不下去了。奥贝雷恩所说的正是海伦留下的话。她说使徒并不是普通的超级生命。他们的本能无比强大。迟早有一天。梅迪尔丽的使徒本能会重新觉醒。到那个时候。她将会是大多数生命的敌人。再强大的意志也难与这种本能相抗衡。就如蜘蛛女皇拉娜克希斯。

    而苏。很可能是比使徒更加可怕的存在。

    奥贝雷恩的选择不能说是错的。至少站在人类的立场上。他是对的。然而帕瑟芬妮却绝不会因为这个原谅他。她的目光冰寒。冷冷地说:“你根本不了解苏。也不了解梅迪尔丽。我从來沒有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一个懦夫。”

    “啪”的一声。奥贝雷恩的脸上挨了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帕瑟芬妮旋即一脚踢开房门。转身而去。房外早已乱成一团。数以百计的幸存者们站在空荡荡的广场上。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帕瑟芬妮却似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只是扬长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而奥贝雷恩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摸着自己的短须。浮出一丝苦笑。低声自语:“对不起。姐姐。我不得不这样做……至于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会付出代价的。”

    他始终靠在壁炉的边缘。因此帕瑟芬妮并沒有看到壁炉台上放着一只空了的高脚杯。杯中残留的几滴红酒同样开始散发淡淡莹光。

    房间中的光线暗了下去。阴影吞噬了奥贝雷恩。

    在世界的最高峰。苏正安然坐着。微眯着漂亮的眼睛。看着远方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空中的辐射云层不知何时薄了许多。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更是露出一片湛蓝而高远的天空。

    “很美丽的世界。不是吗。”苏悠然的说。

    “是。可是……”梅迪尔丽不知为什么。却说不下去了。停顿片刻。她把头靠在了苏的肩上。轻轻地说:“原谅我。我沒有帕瑟芬妮姐姐那样勇敢和坚强。我还是想陪着你。”

    “是啊。很少有人能够象她那样有勇气。”苏拍了拍少女的手。然后抬起头。凝望着那轮冉冉升起的太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轻声说:“其实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从未想过拯救世界。我想做的。只是希望身边的人能够活得更加快乐而已……”

    在精神世界的黑暗虚空中。两个一模一样的苏正在相对而立。一个冷冷地说:“你知道这是沒有用的。总有一天我会复苏。然后继续吞噬这个宇宙。那个时候。你将不复存在。”另一个苏则淡然微笑。说:“但那会是很久之后的事了。不是吗。”

    于是。意志、本能和生机。凝为不可分的一体。共同逝去。

    苏的声音渐渐低沉。眼睛也慢慢闭上。碧色瞳孔中的光芒停滞、凝固。所有的生机正伴随着他的意志。一点一滴的熄灭。

    梅迪尔丽靠在苏的肩上。怀中紧紧抱着苏的手臂。眼泪再也止不住。如流垂落。相随着苏。她的身体也渐渐冰冷……

    于世界之巅。在朝阳之下。两个相偎相依的美丽身影。终成永恒。

    ……

    在一片神秘而美丽的大陆上。三个人类的小孩正在互相追逐打闹着。他们的速度快得惊人。以至于广袤的森林也变得象是不大的游乐场。甚至他们会把空中的座座浮岛当成转折的跳板。而在一个美丽而安宁的湖畔。帕瑟芬妮正咬着一枝铅笔。有些慵懒地在画布上勾勒着什么。

    在帕瑟芬妮的身后。跪坐着一个黑发黑裙的少女。美丽的小脸透着些许茫然。正专注地看着帕瑟芬妮作画。画架上是一幅素色铅笔画。线条简洁而传神。正中的是苏。帕瑟芬妮和梅迪尔丽一左一右依偎着他。而短发的丽则双手托着下巴。蹲在苏的脚前。隔开两步的地方。海伦一手怀胸。一手托颌。正在思索着什么。近景处。雪和星正在相互追逐。而小洛则挂在苏的身上。努力想要爬上他的头顶。一只小手紧紧抓着苏的碎发借力。

    “这是什么。”黑发的少女潘多拉用她那标志性的有些呆呆的声音问着。

    帕瑟芬妮放下咬着的铅笔。凝望着临近完成的画作。叹了口气。说:“这是某个人的梦想。”

    潘多拉清亮的大眼睛悄然转动了一下。忽然指着画面上的一处空白说:“这里还空着呢。加我一个吧。”

    “不加。”帕瑟芬妮怒斥。

    “加嘛。”

    “不加……”

    “就加一个嘛……”

    太阳的表面忽然喷出一道极度雄伟瑰丽的冕流。随后形成太阳风。轰轰烈烈向宇宙深处吹去。无人看到。在极为炽热的火焰中。一艘奇异的飞船正从太阳核心驶出。载着某个人的梦想。飞向了宇宙深处。

    而饱经风霜的星球。于茫然无知中迎來了新的一天。

    莎莉依旧起得很早。可是推开房门的瞬间。她却呆住了。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天空中虽然仍有浓厚的辐射云。可是天际却开始露出湛蓝而高远的天空。莎莉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体会着照射在皮肤上的温暖阳光。幸福得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冬天终于过去了吗。

    聚居地也热闹起來。三五成群的孩子正互相追逐打闹。他们的叫声、笑声为这个艰苦的时代带來了许多亮色。看着他们。莎莉也不由自主地微笑起來。只要有了孩子。就有了未來。有了希望。

    而就在不远处。几个小小的孩子正围坐在一起。玩着叫着梦想的游戏。

    “我将來要当一个强大的战士。”第一个孩子说。

    “那有什么。我将來要当将军。”另一个孩子不服气的说。

    所有的孩子们都说完了梦想。只剩下一个瘦小内向的男孩还沒有说。于是大家一起催促他。在逼迫下。他才站了起來。用稚嫩却认真的声音说:

    “我……我要当一个科学家。我要创造出最强大、最完美的人类。我要让他可以永远进化。拥有无限的能力。”

    《狩魔手记》完于2012年1月1日。